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1章 正人君子?

第11章 正人君子?

        酒足饭饱,此时两人正一左一右,半躺在外间的软榻上。

        各自揉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打着幸福的饱嗝,开心的剔着牙!

        就在两人正大快朵颐的时候,隔壁的天字一号房里。

        行侠仗义翻了车的南宫若雪,正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

        自小娇生惯养,这种事莫说是经历,自己听都没听过!

        想着那被南燕兮吻上的瞬间!

        那种窒息般的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酥酥麻麻的,竟然...竟然...感觉有些舒服!

        “那张脸其实还挺帅的!”

        冷不丁冒出的想法把南宫若雪吓了一跳,摸了摸自己那发红发烫的脸蛋。

        自言自语地嗔道:“哎呀,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嘛!一定是中毒了!”

        说完,一下把脸埋在枕头下面!

        心里恨恨的想着:“竟敢如此轻薄于我,明日将此事告诉爹爹他们,定要将那小贼剥皮抽筋!”

        此刻的南燕兮二人自然不知道南宫若雪所想,只觉着肚子撑的慌!

        喝了口茶水,顺了顺,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儿,没一会儿小丫头就开始哈欠连天了。

        南燕兮哈哈一笑,揉了揉小妍的脑袋道:“怎么?困了就去睡吧,大哥睡外面!”

        “嘻嘻...一吃饱了就困!”司徒妍小脸红了红,挠了挠脑袋道:“那就麻烦我的好大哥给人家站岗喽,人家去睡啦!”

        说完便朝里屋跑去,临走还不忘把门口的屏风拉上!

        南燕兮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收拾着屋外的软塌。

        哪想到司徒妍却又从屏风后伸出了小脑袋,朝南燕兮吐了吐舌头,俏皮道:“嘿!大色鬼!可不许偷看人家哦!”

        听这话,南燕兮顿时不乐意了“切,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挖着鼻孔不屑道:“前不凸后不翘,我可不爱看小笼包!”

        “哎呀!讨厌!不理你了!”一句话,顿时把司徒妍羞得满脸通红,落荒而逃!

        只剩下南燕兮坐在软榻上,嘎嘎嘎地笑着,如同只鸭子!

        自尊心受挫的小丫头盘腿坐在床上,撅着小嘴,甚是不开心!

        用手揪起自己的衣领,不死心地往下瞧了瞧,自言自语地嘀咕着:“明明比小笼包大好多的嘛!哼!死燕子!臭燕子!”

        难得斗嘴赢了司徒妍,南燕兮不禁心情大好,嘴里一边哼哼着调调,一边收拾着软塌。

        随即脱下外衣,熄灭了外间的油灯!

        随口朝里屋吆喝了一声:“早点休息丫头,我睡啦!”

        “哦!”司徒妍答应着,也熄了里屋的油灯,屋里顿时暗了下来!

        累了一天的两人,酒足饭饱后,各自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时间不长,便睡着了!

        不知不觉的,已经睡了有大约两炷香的时间,按现在钟点来说,大约凌晨两点左右。

        也许是觉着身上有些凉,南燕兮悠悠醒了过来!

        借着月光,透过屏风的缝隙,南燕兮朝里屋瞥了一眼。

        见司徒妍床边的窗户竟然大开着,怪不得感觉有点冷!

        嘴里自顾自的喃喃道:“唉...孩子就是孩子,窗子开这么大也不怕冻着!”

        说着便下了床,顺手拨开屏风,迷迷糊糊的朝里屋走去!

        来到窗边,随手将窗户关上,回过身来,南燕兮下意识朝床上瞥了一眼,本想着瞧瞧这孩子有没有盖好被子。

        可这一看不要紧,映入眼帘的场景让目前还是个处哥的南燕兮顿时有些血脉喷张。

        映着朦胧的月光,床上熟睡的小丫头清晰可见。

        只见眼前的司徒妍抱着被子,夹在两条腿里,睡得正香。

        红扑扑的漂亮脸蛋儿,微微撅起的樱桃小口。

        虽然是因为男女有别,二人都是身着薄衣入睡,可还是不难看出小丫头那完美的曲线。

        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诱人的小翘臀,还有那初具规模的某处。

        无处不在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气息!

        小丫头恬静的睡着,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纸,洒在她的身上,就如同一个月光仙子般!

        这场面,直把南燕兮看的口干舌燥,睡意全无,心里竟忍不住升起了莫种冲动,差点就要化身成月下狼人!

        赶忙朝自己的大腿狠狠的掐了一下!

        小声怒骂道:“南燕兮你就是个禽兽!这丫头还是个孩子嘛!怎么可以这般胡思乱想!禽兽!禽兽不如!”

        说着还觉得不过瘾,又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使劲深呼吸了两口!

        定了定心神,还是硬着头皮俯身上前,轻轻给小丫头盖了盖被子,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可能是喝了太多茶水的缘故,来到前厅的南燕兮觉得有些内急,顺手将衣服穿上,准备下楼去解个手。

        蹑手蹑脚的走出门去,又轻轻的将房门关上,生怕吵醒熟睡的司徒妍。

        可就在房门关上的瞬间,原本躺在床上睡的正香的司徒妍却还是醒了过来。

        慢慢睁开眼,望着南燕兮离去的方向,小丫头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喃喃道:“倒是个正人君子...!”

        随即翻了个身,甜甜的睡去,那一直压在被子下的右手也松了开来,里面赫然是一把尖锐的簪子!

        南燕兮并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随手给这小丫头盖了盖被子,却在不经意间,消除了一些司徒妍对他的戒心!

        走出房门的南燕兮,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下了楼。

        来到酒店后院的茅厕解了个手,又在院子里与值夜班儿的小二聊了几句,顿时觉得轻快了些。

        便倒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往回走,想着再回去睡会儿。

        南燕兮倒背着手,优哉游哉的朝楼上爬去,刚爬到三楼的楼梯口,不经意的抬头一看。

        只见楼梯口正对面的软塌,歪歪扭扭地躺着几个衙役和丫鬟,睡的正香!

        刚刚自己迷迷糊糊的就下去了,光线又暗,还真没注意。

        南燕兮也没理他们,撇了撇嘴,一边往自己房间方向走着。

        “哼!这些家伙,真能应付公事,让他们站岗,竟然偷偷睡觉,哼!当年这要是在我的治下......哎呀!...什么东西绊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