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32章 艾玛!真香!

第32章 艾玛!真香!

        一场大战终于告一段落。

        众军处理完尸体,打扫完战场,时间便已经临近中午了。

        陆长风下令,让大军驻于山下,埋锅造饭休整一番,晚上再拔营回城。

        其他几人则在青莲宴会厅里庆贺此次胜利。

        此时,坐在客主位的陆长风发话了,只见他端起酒杯道:“此次贼军突袭,对亏了南燕兮,提前识破那贼人的阴谋!”

        转头对南燕兮道:“燕兮啊!我与你师父乃是生死之交!”

        “老夫虚长了几岁,你叫我一声伯父老夫也是受得起的!”

        南燕兮赶忙道:“陆伯父谬赞啦!还是多亏了大家能够及时前来啊!要不然,只靠我们几个可顶不得大用啊。”

        “唉!燕兮啊,你太谦虚啦!来啊,咱们大家敬他一杯!”

        众人答应着朝他举起了酒杯。

        南燕兮赶忙站起身来一一行礼,南宫问剑则在一旁不失时宜的给他介绍着。

        尤其是顾文昭和叶晚秋,三人都是师兄弟,却是第一次相见。

        众人推杯换盏,洗刷着刚刚经历大战的阴霾。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近两个时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众人都有些飘飘然了。

        忽然,从山下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一个参将。

        人还未进屋便大喊了起来:“祸事啦!祸事啦!大人!出大事啦!”

        陆乘风微醺地拿着酒杯呵斥道:“慌慌张张!没大没小!不知道本官正与友人相聚吗?”

        “大...大人,祸事啦!昱州...昱州遭袭啦!”那参将惊慌失措的大喊着!

        “什么!”

        顾文昭一把揪起那参将的衣领道:“什么人干的?昱州城现在怎么样了?”

        “是南海军干的,现在怎么样,小人不...不知道啊!”

        陆长风脸色惨白,嘴里喃喃道:“竟...竟然是连环计!”

        南燕兮也在一旁震惊不已,自责道:“都怪我没能识破他们的阴谋,害大家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陆长风摆摆手:“唉?燕兮啊,这与你无关!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

        “让咱们不得不中他的计啊!好计策!好计策!”

        “唉!这都是为了我青莲剑宗啊!大哥!怪就怪小弟吧!”

        南宫问剑痛心疾首,对着陆长风当头便拜。

        陆长风赶忙将他扶起:“二弟!你这是说的哪里话!这本就是为兄应该做的!”

        “如今为兄大军在手,料也无妨!”

        说完,陆长风站起身来吩咐道:“传我命令!大军即刻开拔赶往昱州城!”

        “各郡县,等待命令,随时准备支援!”

        回头又对南宫问剑道:“二弟!我将那南海国俘虏暂时交由你看押,其他的等为兄回来再说!”

        “好好好,大哥你万事小心,如果不行就先退回青莲山,咱们再做计议!”

        南宫问剑朝众人拱了拱手,目送着他们下了山。

        驻外的弟子此时也已听到消息,全都陆续的赶了回来。

        再加上青莲山周边村落动员的青壮。

        此时的青莲山上已经驻有军队约四千人。

        看守一千来个俘虏绰绰有余。

        由于宗门刚刚遭此大难,现在管事的人手严重不足。

        几个外门长老,因为腿脚差了点,被烈武营一个突袭,砍了个干净。

        大二师兄又下山忙他们的大事去了。

        整个青莲山,就剩下南燕兮是内门弟子中,唯一的男丁了。

        老头子索性便正式授予他,主持战后重建工作与统筹全宗的权利。

        随后便回到后山别院跟沐轻烟卿卿我我去了。

        南燕兮撇撇嘴,心说这甩手掌柜当的。

        自己忙活了一晚上,还得帮他管着这么大摊子事儿。

        不过,想来也好,老头子不爱管,自己来也行。

        就跟小妍说的一样,等把南宫若雪那臭丫头搞到手,这青莲剑宗早晚还不是自己的?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离中山大殿不远的一套大院子的正堂上。

        南燕兮坏坏的想着,不知不觉的便做起了春秋大梦。

        眼前浮现出了无耻的一幕。

        南宫若雪捶着腿,凌亦寒捏着肩。

        司徒妍剥好了葡萄塞到他嘴里,甜腻腻的问道:“宗主大人,今晚您翻谁的牌子呀?”

        南燕兮顿时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翻...翻什么牌子...一起嘛...啊哈哈哈...”

        “乐什么呢四师弟?什么一起啊?”

        “咳...咳...咳...”冷不丁的一声,差点把南燕兮呛死。

        抬头一瞧,竟是叶飞雨跟王胜,顿时尴尬不已。

        “呃...你...你们俩怎么来了?”

        “找你玩儿呗,话说那些个俘虏你准备怎么弄啊?”

        叶飞雨往椅子上一座,抓起个苹果一边啃着一边说道:“要我说啊,一刀一个杀了算!”

        “不行不行,人家都投降了,咱们可不能坏了规矩。”一旁的王胜赶忙摇头。

        叶飞雨撇撇嘴:“切!就你仁义!”

        “呃...我觉得吧...应该审讯一番,问问南海国究竟想干嘛!”

        南燕兮摸着下巴,掩饰着尴尬道:“就是不知道这几个家伙知道多少!”

        “对对,四师弟说得对,先审讯一番再说!”

        王胜对此甚是赞成:“你想先问哪个?我给你提去!”

        南燕兮琢磨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从容易得来。

        那个陆战营的统领看着不似个硬骨头。

        于是朝王胜道:“嗯...先问问那个陆战营的统领吧!”

        “好嘞,我给你提去!”

        王胜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

        南燕兮回过头,看看正在啃苹果的叶飞雨。

        朝他坏笑着耸了耸眉毛!

        “干...干嘛”叶飞雨被他盯得发毛,不由得结巴起来!

        “嘿嘿嘿...不干嘛...帮个忙呗!”

        此时,幽暗的牢房里,那陆战营的统领正战战兢兢坐着。

        也不知道对方会把自己怎么样。

        虽然说是留其性命,可谁知道这伙人到底遵不遵守诺言呢!

        说杀自己,那还不就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儿!

        正琢磨着,门一开,进来了几个看守。

        为首一人拉着大脸,上下瞧了瞧他,接着一挥手,冷冷道:“带走!”

        几个看守闻言,上前将他一把摁住,押着就往外走。

        “哎...哎哟...几位几位,这是干嘛呀这是...我们不是都弃暗投明了嘛...咱们不是自己人了嘛!”

        那统领吓得差点尿喽,赶忙求饶。

        王胜冷哼一声:“谁跟你自己人!带走!”

        “哎呦呦...大爷饶命啊...你们不讲信用啊...”

        在那统领的哀嚎声中,王胜将他押到了南燕兮的屋门口。

        见不是去杀头,那统领总算是松了口气。

        小心翼翼的抬头朝王胜问道:“这位爷,咱这是要干嘛呀?”

        “问话!”王胜拿眼瞥了他一眼,冷声回答道。

        那统领还想再问什么,冷不丁房里传出了几声骇人的惨叫。

        紧接着,一个穿着南海国军服的人,满身鲜血的被两个卫兵抬了出来。

        嘴里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血。

        王胜伸手拦住卫兵问道:“这是怎么了?”

        “嗨!这小子不说实话,南师兄沾着盐水抽了他三百鞭子!”

        “然后还是觉得不解气,就把他舌头挖了!让我们把他剁碎了喂狗!”

        “这会儿啊,正在气头上呢!”

        说完,那卫兵深深看了那陆战营统领一眼。

        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后便架着那人走出了院子。

        这一下,直把那统领吓得,差点又尿了裤子。

        两腿止不住的打颤,冷汗更是呼呼的往外冒,没一会儿,衣服都湿透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

        那两个卫兵,架着那奄奄一息的人刚出了院子,便停了下来。

        “啊呸!呸!这猪血真腥气!”

        刚刚还濒死的那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过来!

        只见他一边往外呸着血,一边接过那两个卫兵递过的水囊,疯狂的漱着口。

        “哎呀!这老四也忒损了,不就是吃了他个苹果嘛,让他这顿折腾。”

        抱怨了几句,三人随便找了个树荫,舒服的往下边一躺。

        接着从口袋里掏出半个没吃完的苹果。

        咔哧咬了一口,倍儿脆。

        “艾玛!真香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