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38章 一炷香

第38章 一炷香

        “嘿嘿...沐姐姐,咱们不是刚刚才见了面嘛,这么快就又想我啦?”

        瞧着那熟悉又婀娜的身影,南燕兮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那人闻言,转过身来,正是沐轻烟。

        看着一脸调笑的南燕兮,沐轻烟可不惯着他。

        伸手便揪住了他的耳朵,微微一拧。

        “哎呀?连姐姐我你都敢调戏啊?”

        “哎呀呀呀...姐姐姐...我错了我错了...”

        疼得南燕兮连连求饶。

        见他这一脸的惨样,沐轻烟忍不住噗嗤一笑,随即便放开了他。

        “哼,饶了你啦!”

        南燕兮一边哼哼着,一边揉着耳朵问道:“我说沐姐姐,你大半夜的喊我来,就为了拧我耳朵啊?”

        “怎么?不可以啊?”沐轻烟秀眉一挑。

        南燕兮嘿嘿一笑:“行是行,但是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又是这么的郎才女貌,我怕别人误会嘛,嘿嘿...”

        “唉,你这把嘴啊。”

        沐轻烟无奈的摇了摇头:“怪不得亦寒那丫头被你吃的死死地呢!”

        “行了,找你有正事。”

        言罢,沐轻烟朝他正色道:“燕兮,刚刚那事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看你似乎胸有成竹,但我可提醒你,现在的昱州城可是跟铁桶一样。”

        “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想救人比登天还难。”

        “瞧刚刚你那表情,说吧,有事儿瞒我?”

        见沐轻烟都这么说了,南燕兮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挠挠头道:“其实,我进城另有其事。”

        “至于陆盈盈那个事,其实我倒是有个十拿九稳的办法。”

        沐轻烟一听,不由得面色一喜,赶忙追问道:“什么办法?”

        “就是...今天在前边,闲着没事审了审南海军的那几个将领。”

        南燕兮对着沐轻烟神神秘秘的说道:“您猜怎么着?”

        “您记得那个挺横的副将了吗?竟然是李旗的亲闺女,李京墨!”

        此言一出,直接把沐轻烟惊得目瞪口呆。

        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南海国镇西王的闺女,怎么可能在北方水师的小小分舰队里当副将呢?”

        “你没搞错吧?”

        “放心吧我的姐,错不了!”

        南燕兮嘿嘿一笑,解释道:“她就是闲的,偷偷跑上船想过过打仗的瘾。”

        “本来以为自己赢定了,就是来玩儿的,没想到被咱们来了个前后夹击!”

        说完,就向沐轻烟介绍起了今下午自己是怎么折腾那小姑娘的。

        直把沐轻烟听得一愣一愣的。

        忍不住朝南燕兮竖起了大拇指:“哎呀呀...我的好弟弟,我是没想到啊。”

        “你是真的损呐!”

        “对个小姑娘,你能狠得下心?”

        “那怎么办嘛...”南燕兮也是一脸的无辜:“她刚开始横的很,啥也不说,问啥啥不知道。”

        “那咱总不能真给她上刑吧?”

        沐轻烟撇撇嘴:“哼,你倒是怜香惜玉,这心灵上的伤害更要命,她得记一辈子!”

        “不过既然如此,大家直接交换人质就行了。”

        “你干嘛还要去趟城里呢?”

        “因为我想看看这个李旗到底知不知道他女儿在咱们手上。”

        南燕兮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他知道,就目前整个南海军咄咄逼人的态势来看,这个女儿在他心里估计没什么价值。”

        “但如果,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那就说明有人故意瞒他。”

        “瞒着他,不让他知道,是不是侧面说明了这个女儿在李旗心目中很重要?”

        “咱们是不是在这上面可做做文章?”

        听他说完,沐轻烟点了点头可还是提出了疑问。

        “堂堂镇西王的闺女,这么大的事,能有胆子有能力瞒他的,估计只有二皇子。”

        “但这事儿早晚是瞒不住,我觉得他应该不至于这么傻吧?”

        南燕兮嘿嘿一笑:“他当然不会这么傻,但是这事儿太大。”

        “下面的人不敢自作主张,肯定是要将消息传递给远在京都的二皇子,由他来定夺。”

        “有的事往往就是这样,晚说跟早说,完全是两个效果。”

        “那咱们就给他打个时间差。”

        “桀桀桀桀桀......”

        看着南燕兮一脸的坏笑,沐轻烟心中顿时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这小子不仅损,而且坏!”

        两人又聊了会儿,便各自离去。

        南燕兮溜溜达达回到了中山大院。

        刚一进门,就有弟子迎上来道:“四师兄,您可回来啦。”

        “呃?怎么啦?”

        那弟子指了指关押李京墨那屋道:“那位姑奶奶,已经一天不吃东西了。”

        “早上中午倒是没工夫管她,今晚上听您的吩咐,特意给她弄了点儿好的,一口没碰!”

        “哦?”南燕兮听闻,眉毛挑了挑,心说李京墨这是跟自己闹绝食呢?

        随后在那弟子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两人会心一笑,朝着李京墨的屋走去。

        此时的李京墨,正无助的抱着腿,坐在床脚。

        眼泪划过美丽的脸颊,吧嗒吧嗒的掉到床上。

        她好恨自己,那贼子既没打,也没骂。

        自己竟然那么快就屈服了。

        而且竟然还......

        可是那个感觉她真的受不了。

        简直比打还要痛苦。

        她讨厌自己,恨自己,无能!懦弱!

        让那贼子如此凌辱,还不如死了算了。

        可贼子说,如果自己敢自杀,他就......

        “爹,我好后悔不听您的话,女儿想您了,您快来救女儿呀,女儿害怕!”

        此时的李京墨又害怕又无助。

        心中无比的屈辱,曾经的骄傲被彻底打碎。

        甚至错误的以为自己本就是个软骨头!

        忽然,门外传来了那个恶魔的声音。

        “什么?敢不吃饭?这是跟我叫板啊!”

        “你去!把老虎凳子搬来,把狗牵过来,这次直接给我牵两条!”

        “给我满满的盛一碗蜂蜜来!”

        这几句话无比清晰的传进了李京墨的耳朵。

        然后砸在了她的心上。

        每听见一个字,她就不自觉的颤抖一下。

        当那房门骤然打开时,当她看见门外的那个身影时。

        就如同看见了一个魔鬼。

        一瞬间哭出了声,使劲缩到床脚:“我不要...我不要...你走开...不要过来...呜呜呜...”

        眼神里有恐惧,又哀求,但更多的是恨!

        南燕兮并没有看她,而是转身关上了房门。

        静静地走到饭桌前坐下。

        伸手掏出了一根香,用火折子点燃,随手插到了一旁的花盆里。

        然后倒了杯茶,自顾自的喝着,冷冷道:“一炷香,桌上的饭菜吃完,饶了你。”

        “否则,东西我都备齐了,就在屋外!”

        “你...你就只会这样欺负我!我恨你!”李京墨缩在床脚,泣不成声的说着。

        对此,南燕兮不置可否,冷冷的说道:“那你就错了,爷我会的可多了,这么漂亮的女俘虏,用来暖被窝也不错!”

        “记住,你只是个俘虏!没资格讲条件。”

        李京墨恨恨的擦了擦眼泪:“我恨不得将你剁成肉酱!”

        “哦...”南燕兮点点头:“那可是个体力活,不吃饱了怎么剁?”

        说着低头瞧了瞧那枝香:“五分之一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