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40章 暗流涌动

第40章 暗流涌动

        根据叶飞雨的介绍,南燕兮来到山下一家农舍,将熟睡的老板喊了起来。

        直接扔给他一个十两的小元宝。

        嘱咐他连夜给自己搓一条麻绳,要粗一点的。

        要求用上好的麻来编,里面掺杂上一些结实的牛皮鹿筋!

        还要再隐藏着编进去一条细铁链。

        而且要快!明天中午之前必须做出来!

        收了巨款的老板连连答应。

        吩咐完后,南燕兮拨转马头,连夜向昱州城跑去。

        而此时,远在南海国的京都皇宫里,二皇子正在听着李玉的陈述。

        “糊涂!”

        听罢,二皇子呵斥一声,朝他怒骂道:“这种事情瞒得住嘛!”

        英郡王李玉却辩解道:“可万一李旗知道了,恐怕对咱们的计划不利啊!”

        “听说他也拿了陆长风的家眷嘛,如果实在瞒不住,要不就让他去一换一?”

        “不行!”

        二皇子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下来。

        “有那个女人在,咱们就可以威胁陆长风为我们所用,他是封疆大吏!”

        “现在昱州九成的土地还掌握在他手上。”

        “如果他能投降咱们,整个昱州就攥到咱们手里了!”

        “而且还能给别的大夏官吏开个头,将来作战不利时,他们才会望风而降啊!”

        沉吟一番后,二皇子作出指示。

        “这样吧,趁着李旗还不知道,派出杀手,想办法干掉李京墨!越快越好!”

        “那丫头自视甚高,又女扮男装,青莲剑宗那帮泥腿子,短时间肯定不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只要那丫头死在大夏人手里,那李旗可就彻底绑在咱们战车上了!”

        “你亲自去一趟,表彰他的功勋,想办法让他把那个陆盈盈送回京都来。”

        随后又对李玉道:“哦,对了,一会儿你拿着本王的手令,把本王的飞熊军再调过去一万。”

        “毕竟咱们跟他只是合作关系。”

        “监视好他,一旦他胆敢有什么异动,直接扣下,接管海狼军!”

        “是!”

        李玉答应了一声,匆匆离去。

        空荡荡的大殿就只剩下二皇子一个人。

        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物件,细细的把玩着。

        嘴里喃喃道:“你可真该死啊!”

        一路疾驰,用了大约两个多时辰。

        南燕兮来到离昱州城不远的一片树林里。

        此时已是后半夜,再过两个时辰天都要亮了。

        南燕兮将马藏好,身穿夜行衣,背插雁翎刀。

        悄悄地朝昱州城墙处摸了过去。

        轻松躲过了几路巡逻兵,顺利的来到了一处紧贴着城墙的乱坟岗。

        伴随着诡异的猫头鹰叫声,南燕兮找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孤坟,这是一条密道的入口。

        这个密道很隐秘,只有南宫问剑和陆长风知道。

        连师娘沐轻烟和大师兄顾文昭都不清楚。

        使劲将那残破的墓碑挪开,里面赫然是一个渗人的坟窟窿。

        南燕兮来不及多想,倒退着身子钻了进去,又将那墓碑慢慢挪了回来。

        掏出火折子,往后挪了没几步,身下豁然开朗。

        这地道宽敞的很,竟然还用砖铺了路。

        南燕兮顺着路往前走去,半天才走到尽头。

        轻轻挪开遮挡的石头,小心翼翼的探出了脑袋。

        在确认了安全之后,南燕兮呲溜钻了出来。

        左右看看,这是一处池塘中的假山。

        这假山设计的很合理,在外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发现不了石头后面的这块空地。

        南燕兮知道,这地道直通昱州刺史府,是陆长风用来保命的。

        现在自己身处的,就是昱州刺史府的后花园。

        悄悄钻出假山,南燕兮催动内力运起轻功。

        脚踩荷叶,无声的飞出池塘,隐入了黑暗中。

        此时,刺史府的大堂上,李旗正在对着沙盘研究着什么。

        “报...”一个亲兵打扮的人急匆匆跑了进来。

        李旗抬头看看他:“还是没消息吗?”

        那亲兵摇了摇头:“里外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郡主的踪迹。”

        闻言,李旗叹了口气:“这丫头,能跑哪儿去呢?”

        那亲兵想了想,轻声道:“王爷,会不会出事儿了?”

        “我可是听说,昨天北方水师一个分舰队在青莲山海域损失了四艘舰。”

        “整整一个陆战营,被人整建制俘虏!”

        “您说会不会...”

        “嗯?”李旗闻言一惊,赶忙问道:“哪个将军带的队?传他来一趟。”

        “小的问了留在军港眼线,就是那个陈将军。”

        “凌晨时分,英郡王带着那姓陈的登船匆匆回了京都。”

        那亲兵似乎是李旗的十足亲信,只见他沉吟片刻后又说道:“王爷,您说会不会是英郡王他们把郡主扣下来了?”

        “以此来要挟您?”

        听罢,李旗轻轻地捋了捋胡子,冷哼一声:“哼!敢动我李旗的女儿!借他几个胆子!”

        “这样,让咱们的人留个心眼儿,多多注意李玉的那一万陆战营。”

        “如果有异动,咱们就先动手!”

        “让留在家里边的弟兄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当心让被人钻了空子。”

        “埋在京都和北方军港的眼线全都给我动起来,任何异常都不要放过!”

        “放心吧王爷!”那亲兵行礼后边退下了

        南燕兮趴在屋顶上听得真切。

        心中不由琢磨起来,难道南海军内部也不团结?

        不过,这李旗还真不知道自己女儿的下落。

        那就好办了。

        南燕兮微微一笑,接着一个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此时,昱州城北方水师陆战营的帅帐里,几个将军正在抱怨着。

        “大帅,就刚刚,海狼军那边,又向咱们派出了两个警戒哨。”

        “你说他们是防细作呢还是防咱们呐?”

        那个被叫大帅的,正是北方水师的副帅。

        正率领着一万陆战营来给李旗助战,帮助防守。

        但名义上是来助战,其实是执行英郡王的命令。

        监视李旗的海狼军!

        那人皱了皱眉:“唉,郡王殿下去了京都,到现在还没回来。”

        “这样吧,咱们也朝他们派出几个警戒哨,多派些巡逻队!”

        “让弟兄们保持警惕,睡觉也给老子睁一只眼!”

        正说着,屋内忽然飞进来一把飞刀,顶在了柱子上!

        众将一惊,赶忙追出去,来人却不见了踪影。

        那大帅将飞刀摘下,刀上有一张纸条。

        上面赫然写着几行字。

        “明日一早当心李旗动向,欲与青莲山方面接触!”

        “小心防备,若有异动,先动手!”

        没一会儿功夫,站在沙盘上的李旗,也以同样的方式收到了一封信。

        信封内有一枚手镯,是女儿过生日那天自己送的。

        李旗心中一惊,急忙打开信观瞧。

        “若想救你女儿,明日早晨带陆盈盈来东门外小山丘交换!”

        “有人要杀你女儿,此事万望保密!”

        “青莲剑宗,南宫问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