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41章 剑拔弩张

第41章 剑拔弩张

        “会不会是敌人的反间计?”

        陆战营的众将盯着那张纸条,纷纷嘀咕了起来。

        “不管是不是反间计,加点小心总没错!”

        “现在郡王殿下不在,咱们得替他盯紧了李旗!”

        “通知全军!提高警惕!”

        而此时的昱州刺史府,李旗也与几个副将研究着这封信。

        “大人,会不会是个圈套?”

        李旗摇摇头:“这手镯确实是墨儿的!”

        “信上说有人要杀墨儿,你们觉着这个消息是真是假!”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摇着羽扇。

        沉吟道:“真假不论,事关郡主的安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万望保密!”

        “保谁的密?整个昱州城,几乎都是咱们的嫡系啊!”

        “如果这封信真的是青莲剑宗所写,那只可能是保那帮陆战营的密啊!”

        “他们是李玉的人,李玉是二皇子的人,难道......”

        “是二皇子要杀郡主?”

        “如果这信上所说是真的,那想刺杀郡主只有可能是二皇子。”

        “杀了郡主,能嫁祸给大夏人,到时候就能把王爷您绑在他的战车上啦!”

        “所以,小生觉得,这个万望保密,是不希望让二皇子的眼线们知道,您用陆盈盈去换郡主!”

        众人闻言,皆表示认同,李旗示意那书生继续。

        那书生继续说道:“如果我是二皇子的话,我多半也会不同意。”

        “对他来说,这个陆盈盈可是很重要啊。”

        “有她在手上,说不定能招降陆长风,这可是大夏的封疆大吏啊!”

        “他降了,就相当于给其他的大夏官吏起了个好头啊!”

        “对于二皇子来说,利大于弊啊!”

        听罢,李旗点点头,自己和二皇子本就不是什么铁杆盟友。

        自己在立储这件事上一直不表态,而且手握六万精锐大军,掌控西方。

        二皇子一直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

        既想拉拢自己,又会抓住一切机会削弱自己。

        这次出征大夏,二皇子需要他的精锐海狼军攻城略地。

        作为回报,二皇子也答应,将南海国西北方向的四座群岛划归他的治下。

        可如果有机会能让自己跟大夏两败俱伤,他坐收渔翁之利。

        那岂不是正中他的下怀!

        “嗯...分析得不错。”

        李旗点点头,朝众人说道:“墨儿是不是在青莲剑宗手上,明天自有分晓。”

        “至于是不是二皇子想杀墨儿,也简单!”

        “只要看看这几天他会不会主动跟咱们说墨儿在大夏人手上。”

        “这事儿他肯定知道,有眼线来报,今日凌晨,李玉带着那个姓陈的将军偷偷去了帝都。”

        “如果他不说,又着急的要带走咱们手里的陆盈盈。”

        “那多半是二皇子捣鬼!”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李旗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明天之事暂时保密!”

        “派人看住陆战营那伙人,别让他们出营,明日调五百精锐跟我去换人。”

        “到时候,找个马车,把陆盈盈装在里头,别让那帮人看出端倪!”

        “是!”

        此时的城外乱葬岗,忽然传来一阵惊悚的猫叫。

        一块残破石碑缓缓地被推开。

        自那坟窟窿里,缓缓地爬出了一个黑衣人。

        自然是刚在昱州城捣完乱的南燕兮。

        只见他先漏出脑袋,左右观察了一下。

        在确认安全后,向前一个翻滚,钻了出来。

        随后将石碑推回原位,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再过一会儿就要天亮了,南燕兮回到藏马的树林。

        找了个粗壮的歪脖树,纵身一跃跳了上去。

        已经两晚没合眼的他,趁着天亮之前,赶紧休息会儿。

        一会儿天亮了,自己可是有大事要办。

        时间过得飞快,伴随着清晨第一声鸡叫,太阳从地平线下蹦了出来。

        而此时的南燕兮,已经和青莲剑宗的大部队汇合。

        此行的有南宫问剑沐轻烟两口子加陆长风。

        以及押着李京墨的凌亦寒叶飞雨和王胜。

        身后还带了大约两百的精锐青莲弟子。

        几人见面后,对了个眼色,缓缓朝约定位置走去。

        此刻的昱州城里,李旗率领三百海狼军精锐,护送着载有陆盈盈的马车,也缓缓走出了东门。

        早被南燕兮通风报信的陆战营马上得到了消息,舰队副帅顿时觉得不妙。

        昨晚那纸条上写着让自己注意李旗的动向,说他今早上会有所行动。

        自己还怀疑是什么反间计,没想到果然如此。

        那马车里装的肯定是陆盈盈。

        难道是要用她去换李京墨?

        可这事儿李旗应该还不知道才对啊!

        又或者,真如同那纸条上说的一样。

        李旗有反意,想偷偷跟大夏人接触?

        那舰队副帅觉得,得跟上去看看。

        如果李旗的人不阻拦,那多半是去换自己女儿。

        如果他反应强烈,阻拦自己,那估计是有什么预谋。

        想到此处,那副帅也不敢犹豫,立刻点起两百陆战营精锐,想追上去看看。

        可还没出营门,就被海狼军的人堵了回来。

        “对不住了副帅,王爷有令,今日他去巡查防务,请副帅留在营中,以防敌人反扑!”

        “请副帅回营,弟兄们给您站岗!”

        那海狼军的副统领虽然话语客气,手却一直摁在剑柄上。

        这舰队副帅顿时明白了过来,这里边肯定有事儿!

        尤其是昨晚那张纸条,让他不知不觉,总是会往李旗要谋反这上面想。

        见此情景,冷笑一声,那副帅转身回营,一边紧急集合部队。

        一边想办法联系港口的水师,让他们赶紧通知英郡王李玉。

        营外的海狼军副将见陆战营开始集结。

        也不甘示弱,仗着人数比他们多一倍,开始不断地朝陆战营的军营集结兵力。

        双方虽然都没说什么,但局势已经剑拔弩张起来。

        而此时,相比于城内的紧张对峙,城外山坡上却要平和的多。

        两伙人都不约而同的将大队人马留在了山下。

        镇西王李旗,带着四五个贴身的侍卫与副将。

        而南燕兮这边则是南宫问剑,陆长风,沐轻烟,叶飞雨,王胜六人。

        远远地看着李旗带着陆盈盈朝这边缓缓走了过来。

        坐在马上的南燕兮嘴角扬了扬,随即俯下身,朝李京墨语重心长的嘱咐了起来。

        “丫头,这次回去可一定不能再调皮了哈?”

        “你不知道,刚刚我听师傅说,昨晚足有两拨刺客要来杀你,都被我们击退了!”

        “这一看就是你们家的仇人呐!”

        “自己回家之后也要多加小心哈!”

        听着这语重心长的嘱咐,李京墨忍不住还有点小暖心。

        心里顿时觉得这小贼也不是那么的坏。

        虽然手被绑着,嘴巴也被堵着,可还是朝她点了点头。

        南燕兮心中暗自一笑,心说这就叫潜移默化。

        一会儿就让你知道知道这世间的险恶!

        两支队伍逐渐靠近,双方主帅互相打着招呼。

        “别来无恙啊陆大人!”

        “哈哈哈...王爷别来无恙!”

        两人互相客套着,南燕兮悄悄朝陆长风使了个眼色。

        陆长风会意,暗暗的点了点头,精彩的表演开始。

        只见陆长风忽然朝李旗笑道:“还是王爷沉得住气啊,令爱在我们手上待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着急。”

        “不像下官,小女在王爷那里住了一晚,便已经沉不住气了。”

        “还得下官派人去通知王爷,哈哈哈...”

        听他这么一说,李旗顿时有些尴尬:“惭愧惭愧,小王也是昨晚才收到的消息,之前并不知道小女在陆兄那里。”

        “啊?不应该啊?”

        陆长风顿时一脸的不可置信:“令爱在我们那里已经呆了一天一夜啦?难道没人给王爷报告?”

        “那个水师的将军不是逃回去了嘛!”

        “难道他向您隐瞒了什么?”

        “啊...”李旗笑了笑,并不想在这件事上跟陆长风过多纠缠。

        随便找了个借口道:“可能那将军不知小女的身份,所以并未告知小王!”

        “不能!不能不能!”陆长风却不依不饶。

        坚定地摆了摆手,肯定道:“侄女都跟我说啦,那将军知道她的身份。”

        “是不是啊丫头?”

        一句话把李京墨问的一愣,也不疑有他。

        虽然被堵着嘴,但还是朝李旗点了点头。

        她现在心里可是憋了股火!

        那个姓陈的,把自己丢下不说,自己出事的消息竟然还瞒着父亲。

        这就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正想着,只听陆长风继续说道:“而且啊,我们已经帮侄女挡住了至少两拨刺客的攻击啊!”

        “王爷回去可得好好查查,看看到底是谁如此大胆!”

        说着,又朝李京墨询问道:“是不是啊丫头?”

        李京墨被南燕兮刚刚的那几句话搞得,潜意识里就认同了。

        而且昨晚好像真的屋外有几阵打斗声。

        便也没多想,下意识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