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46章 逃出生天?

第46章 逃出生天?

        “好...好好好...你给我等着!”

        看着李旗愤怒的眼神,李玉瞬间慌了神。

        自己好像玩砸了,不仅没能拿下李旗,还把他逼反了。

        可现在已经来不及想这个了。

        两军夹击,他的部队已经出现了溃败之势。

        眼前的海狼军在反冲击,而身后的昱州军已经占据了东西北三门。

        自己再不撤,这南门马上也会失守。

        到那时候,就真成了瓮中捉鳖了。

        狠狠地看了李旗一眼,李玉不甘地朝众军大喊一声“撤!”

        “快撤,出南门,去海港坐船!撤!”

        随着李玉的一声撤退,陆战营与飞熊军如蒙大赦。

        就如同那退潮的海水,呼呼啦啦的朝海边跑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看着敌军仓皇溃逃,陆长风与南燕兮相视一笑。

        命令挥下五千骑兵继续追击,另有一万步兵跟进。

        嘱咐领队的南宫问剑老爷子,不必追的太紧,只需袭扰驱赶,给他们制造恐慌便是。

        海港上,自有顾文昭率领的八千水师,三十条战舰等着他们。

        南燕兮指挥剩下的三万五千步兵,快速控制四门,城墙及关厢。

        然后南燕兮连同陆长风,率领着十几大车的酒肉与一队军医。

        带着被绑着小手,蒙着眼的李京墨,慢慢朝海狼军阵地走去。

        此时的李京墨早已是心如死灰,放弃了挣扎。

        认命般的站在南燕兮身边,任由其揽着自己肩膀朝前走。

        转头看向她,南燕兮忍不住问道:“恨我吗?”

        “不...不敢”李京墨有些惊慌的摇了摇头,似乎很怕他的声音。

        “哦?”看着如同个无助小鸡般的李京墨,南燕兮忍不住逗逗她:“那...今晚就让你给我暖被窝吧?”

        此话一出,南燕兮明显觉得李京墨娇躯一颤,蒙着眼睛的布条明显湿润了起来。

        “哎哎哎...怎么又哭了?不识逗呢你怎么?”

        南燕兮顿时大急,赶忙哄道:“好啦好啦,不逗你了,不哭了不哭了哈。”

        “虽然现在是更乖了,但我还是喜欢当初那个英姿飒爽的李京墨。”

        “要不你再恢复一下?”

        现在的李京墨哪有心情跟他开玩笑。

        一边抽泣着,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那个...已经死了...就...就死在你手上...”

        “哦?那我要是再让她活过来呢?”南燕兮神秘的嘿嘿一笑。

        李京墨闻言一愣:“什...什么?”

        “嘿嘿,你看呢?不要太感激我哦?”说着,南燕兮伸手摘下了她的眼罩。

        瞬间重获光明的李京墨还有些不适应,眯着眼朝前看去。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李京墨有些不可置信:“爹?”

        “墨儿!别怕,爹在这儿!”李旗被人搀扶着,踉踉跄跄的朝这边走来。

        南燕兮淡淡一笑,随手解开了李京墨的绳子,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去吧!”

        “啊?”幸福来的太突然,竟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今早上的那一幕还浮现在自己眼前。

        南燕兮心中暗自一笑,脸上装出一副凶狠表情:“还不快去!我可真缺个暖床丫头哦!”

        说着就要伸手去抓她。

        李京墨吓了一跳,撒腿就朝李旗跑去。

        阔别良久的两父女终于久别重逢。

        依偎在父亲怀里的李京墨终于绷不住,大哭了起来。

        “爹,墨儿以后再也不乱跑了,墨儿都听您的话,呜呜呜...”

        “好好好,都是爹不好...”李旗心疼的安慰着怀中的女儿。

        伸手想去拍拍女儿的后背,却不小心扯动了伤口。

        忍不住“嘶!”的一声。

        李京墨这才反应过来:“爹你怎么了?”

        说着指向南燕兮等人焦急道:“是不是他们干的?”

        “不不不...不是他们干的,是他们救了爹爹。”

        李旗淡淡一笑,松开李京墨,朝陆长风南燕兮等人走来。

        “哈哈哈...陆兄!当真是好计谋啊!”

        “短短两天,就把二皇子半年的谋划拆了个干净!”

        “王爷谬赞啦!”陆长风也哈哈笑着迎了上去,指着身旁的南燕兮道。

        “这计策大部分都是我这个侄儿所谋划,下官只是从旁建议了一番而已。”

        李旗一愣,转头看向了这个跟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年轻人。

        忍不住赞叹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呐,老夫输在如此英雄少年手里,不冤!”

        “王爷过奖了。”

        南燕兮笑笑,回礼道:“非是小侄多么的高明,若论计谋,十个我也比不上一个李玉,比不上一个您啊。”

        “只可惜,诸位之间裂痕由来已久,小侄只是在特定的时间里,恰到好处的推了一把而已。”

        “说的对啊!”

        李旗闻言,重重的叹了口气:“想不到我李旗,为南海国厮杀多年,却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啊!”

        见此,陆长风哈哈一笑道:“王爷,木已成舟,咱们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

        “现在已是中午了,我们派了些酒肉和军医过来,不如先让弟兄们修养一番。”

        “下官已经命人在府中备了酒水,不如就请王爷屈尊,咱们详谈可好?”

        事已至此,想别的也没什么用,李旗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好吧。”

        说完,回过身来朝几个将领嘱咐了一番。

        让他们安抚好兵士,休整完了就回营等待命令。

        南燕兮朝后挥了挥手,十几辆满载着酒肉熟食的大车和军医缓缓朝海狼军的队伍里走去。

        李旗父女二人则跟着陆长风等人上了马车,去了昱州刺史府。

        此时的昱州军港,李玉带着一万多残兵被昱州军追的抱头鼠窜。

        李玉连鞋子都跑丢了。

        众人踉踉跄跄的跑到军港,正要登船。

        军港两侧忽然杀声四起,等待已久的昱州水师杀了出来。

        他们坐着军舰,不断地朝港内的南海军放箭。

        身后的昱州陆军也杀到,海陆两军顿时对南海军形成两面夹击之势。

        昱州军港内一瞬间人踩马踏,拥挤不堪,哀嚎声谩骂声不绝于耳。

        “别...别挤...让本王先走!”

        “给我滚开...滚开!”

        李玉在几个亲兵的护送下,拼命夺得一艘小船。

        挥刀逼退还想要往上挤的兵士,使劲划着水,朝海中驶去。

        李玉劫后余生的往甲板上一躺,疯狂的喘着粗气。

        “李旗!你给我等着!等我回到南海,灭你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