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47章 陈年旧事

第47章 陈年旧事

        李玉正恨恨的想着,忽然船舱里有了些声响。

        紧接着一队昱州水师忽然从仓内冲了出来。

        将李玉和那几个亲兵团团围住。

        一身戎装的顾文昭腰挎宝剑。

        在李玉目定口呆的注视下,自船舱缓缓走了出来。

        “哟!这不是南海国的英郡王嘛,这是要去哪儿啊?”

        此时,海港内的战斗也接近尾声。

        一万多南海残军,死的死,降的降。

        在昱州水陆两军的夹击之下,一个漏网的都没有,全部团灭。

        他们的首领,英郡王李玉,则被顾文昭生擒活捉,秘密押送回了青莲山。

        昱州刺史府中,陆长风与李旗南燕兮等人纷纷入座。

        看着这熟悉的地方,想着自己昨日还在此发号施令,现在却成了别人堂下之客。

        昨日自己还是威震南海的镇西王,现在却成了他们口中的反贼降将。

        李旗心中不由的百感交集。

        一旁的陆长风自然是看的出来,哈哈一笑,打断了李旗的思绪。

        “哈哈哈...王爷,莫要再想了,先喝酒再说,来来来...”说着便举起了手中酒杯。

        众人纷纷响应,李旗也不好拒绝。

        饮罢,李旗一声苦笑:“陆大人把小王害的好苦啊。”

        “昨日我还是镇西王,现在却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啦!”

        听闻此言,陆长风不由得大笑起来:“王爷,事到如今,您还没看明白吗?”

        “现在的南海国,还是当年那个南海国吗?”

        接着,陆长风站起身来,亲自给李旗斟满酒杯。

        “下官听闻,当年南海国皇帝还是皇子之时,因夺嫡失败,被人扣在宫中,危在旦夕。”

        “是王爷冒着刀林箭雨,以寡击众,率部一举攻破皇城,才将现在的老皇帝扶上了皇位。”

        “可如今呢?人家二皇子掌了权,您现在是人家的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二皇子性格阴狠毒辣,王爷您树大招风,焉能独善其身啊。”

        陆长风所言句句属实,李旗也听得明白。

        叹了口气道:“我又何尝不知呢,可现在老皇帝已病入膏肓,太子又庸碌无能。”

        “这南海国早晚是二皇子的天下。”

        说完,李旗端起酒杯,自斟自饮了起来。

        陆长风与南燕兮对视了一眼,觉得差不多了。

        朝李旗拱拱手,南燕兮问道:“敢问王爷,这老皇上到底得了什么病啊?”

        “竟让这二皇子如此放肆。”

        “哎...不知道啊。”李旗叹了口气:“听说已经卧床不起,也不认人了。”

        “饿了渴了只会呜啦啦的叫,连话都不会说了。”

        “这样啊...”

        闻言,南燕兮沉吟了一下:“王爷,小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哦,但讲无妨。”李旗笑笑,示意他说来听听。

        南燕兮点点头,正色道:“谁说老皇上病重了?老皇上分明康健得很!”

        “明明是二皇子忤逆犯上,将老皇上囚禁了起来!”

        “请王爷速速发兵,进京勤王!”

        听此一言,李旗先是一愣,接着就明白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

        南燕兮嘿嘿一笑:“只是,二皇子残暴,眼看败局已定,竟丧心病狂的将老皇上与太子杀害!”

        “而太子又无后,镇西王无奈,只得暂管朝政!”

        “您觉得呢......?”

        “可...可是...”话到这份上,李旗哪能听不明白。

        美其名曰清君侧也好,进京勤王也罢。

        这明明就是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造反嘛!

        只是,多年为官的他,对南海国忠心耿耿,实在是生不起造反之心。

        “可是我...皇上对本王有大恩呐!我实在是...实在是不忍心断了他的血脉啊!”

        见此情景,陆长风呵呵一笑:“王爷真是对南海朝堂忠心耿耿啊,可敬啊可敬!”

        “既然如此,那王爷可以扶持其他皇子嘛。”

        闻此言,李旗痛苦道:“哎...可老皇上只有这两个子嗣啊!”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顿时一筹莫展。

        本来,南燕兮和陆长风打算的是直接将李旗策反。

        让他与南海二皇子鹬蚌相争,大夏坐收渔翁之利。

        等两虎相争之后,说不定顺势就能拿下南海国。

        可他两人却低估了李旗的忠心。

        今日他对着李玉喊得那句话只是被逼到份儿上了。

        若是等他冷静下来,为了表忠心,率军再与自己厮杀起来可如何是好?

        为了以防万一,南燕兮也就只能干掉他了。

        想到此处,看看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李京墨。

        南燕兮还真有点狠不下心去。

        正在众人都陷入沉默之时,坐在李旗旁边的那个军师忽然开了口。

        “王爷,您还记得那件事儿嘛,到现在...得有快二十年了吧...”

        李旗闻言抬起头看向他,试探的问道:“陈兄,你是说...当年文贵妃的事儿?”

        陈军师点点头:“如果...那个孩子还活着,只要咱们找到他,大事可成矣。”

        “呃...什么...什么妃”

        听那军师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陆长风二人顿时面面相觑。

        “哦,是这样,这乃是一桩陈年旧事了。”

        见他二人满脸疑问,李旗笑了笑,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朝二人缓缓道出一件陈年往事。

        十八年前,南海国文贵妃遭人陷害。

        被皇帝罚到京都城外,一座水月庵里带发修行。

        不想却被贼人袭击,那伙贼人极为残忍,水月庵上下一百多人一个活口都没留。

        而文贵妃的孩子,还未满一岁的五皇子也不知所踪。

        此事当时惊动了全国,因为文贵妃李姝文,是当时南海国最大宗门,青龙门门主的女儿。

        当年青龙门可了不得,那可是支持老皇上夺嫡的重要力量之一。

        皇帝震怒,下令刑部,京都衙门,京都巡防司,京都守备司等等各方势力,全力彻查此事。

        李旗那时还在南海国京都任禁军大统领。

        他跟李姝文算的上是刚好五服的远房表亲,当时也参与过此事的调查。

        只是那伙人做事太过隐秘,事发后一场大火,将那水月庵付之一炬。

        第二天众人探查之时,又天降大雨。

        根本没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朝堂与绿林道一同联手,查了整整一年,却毫无进展。

        不想皇帝又得了怪病,总觉得李姝文回来找他索命。

        众人便谁也不敢再提了。

        最后,随着李姝文的父亲,青龙门掌门郁郁而终。

        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据说现在皇帝得的这个失心疯加瘫痪的怪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