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50章 板刀面儿您吃吗?

第50章 板刀面儿您吃吗?

        那白袍小将刚刚就是用长枪一侧的大倒钩将这猛虎拽开的。

        然而,那猛虎力量实在太大,只一个挣扎,那白袍小将手中的长枪便脱了手。

        受了伤的恶虎更加凶猛起来,仰头一声咆哮,整个山林都为之颤抖。

        接着便朝那人扑去,瞬间爆发的速度竟比那匹白色骏马还快。

        那人一边策马朝南燕兮这边疾驰,一边朝他大喊着:“放箭呐!”

        “快放箭!瞄准了啊!快!”

        南燕兮知道,越是如此就越要冷静。

        他深呼吸了一口,尽力平稳自己的心跳,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

        心中默默地数着…一,二,三!

        “嘭”弓弦一声闷响,利箭带着划破空气的呼啸之声!

        那猛虎的脖颈处瞬间翻出一片血花!

        紧接着一声哀嚎,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脖颈之处血如泉涌。

        那恶虎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儿,不甘的哀鸣之声甚是骇人。

        足足挣扎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彻底断了气息。

        惊魂未定的南燕兮这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擦着额角流出的冷汗,后怕之意不断袭来。

        “大爷的!你怎么来了?你平时就这么勇敢吗?”

        朝着那白衣人吆喝了一声,南燕兮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那人将自己的钩镰枪捡起来,擦了擦上面的虎血。

        回头朝南燕兮傲娇一笑:“切...要不是本将救你,你早变成一堆烂肉了!”

        “那天你不挺横的嘛?你欺负我那本事呢?哼!”

        这白袍小将竟然是李京墨。

        听她这么说,南燕兮顿时尴尬不已。揉着生疼的左肩道:“你...这丫头怎么还记仇呢!”

        “那时候你多硬啊,我又不能真打你...”

        说着,朝李京墨慢慢迎了过去:“你不好好睡觉,跑这荒郊野岭干啥?”

        “干啥!救你呗!”

        李京墨翻翻白眼:“快说!大晚上的鬼鬼祟祟干嘛去?”

        “从实招来,否则,当心姑奶奶的钩镰枪不认人!”

        说着将长枪往前一指。

        “哎呀...!干啥呀!你管的也忒宽了吧!”

        南燕兮一脸苦相的嘟囔着,拨开那骇人的大枪头无奈道:“我就是回趟老家,有点事情想确认一下!”

        “哦......是不是想确认一下自己身份?是不是我表哥?嗯?”

        李京墨嘻嘻一笑,凑过脑袋来,饶有兴致的说着。

        听闻此言,南燕兮瞬间一愣,赶忙狡辩:“哎呀不是啦...就是...一点私事儿!”

        “切,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

        李京墨狡诈一笑:“今天在酒桌上我就看你不对劲了!”

        “哎呀说嘛说嘛,这儿又没别人...”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李京墨早已发现了南燕兮的弱点,吃软不吃硬。

        自己再怎么强横,他都能得狠下心。

        可只要自己一哭一软,这家伙瞬间就能麻了爪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漂亮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抓住他的胳膊一顿撒娇。

        南燕兮终于是抵挡不住了:“我...我就是回去确认一下,这不还没确定的嘛!”

        “那我都是有父母的,虽然早已去世,但毕竟有名有姓的嘛。”

        “我总得回去探查一番呐,万一搞错了,那多尴尬。”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李京墨恍然大悟般拉着长音:“哦......我说呢!”

        “大半夜的不睡觉,悄默声的就往外溜。”

        “要不是本将军留了个心眼儿,派人盯着你,这回你早成老虎屎了!”

        说着朝南燕兮嘻嘻一笑:“表哥哎,带我一起去呗?”

        见她现在的调皮模样,再想想初见时那飒爽英姿,不屈的女将!

        南燕兮顿时大汗不已,连忙摆手:“别别别...你跟着去干嘛,你个姑娘家家的。”

        “我有正事儿!听话听话,回吧!啊!”

        转头看看月亮:“这会儿回去还能赶个回笼觉呢!去吧去吧!”

        “哎呀我就不!刚刚是不是我救得你!”

        见他这瞧不起自己的模样,李京墨顿时不依起来:“哎呀你就让我去嘛,我自己在昱州城闷都快闷死啦!”

        “嘿!你这丫头怎么不听话呢!”

        南燕兮眉头一皱,两眼一瞪:“是不是等我取蜂蜜去!”

        此话一出,李京墨条件反射似的一哆嗦,脖子一缩。

        一双大眼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小嘴一撇:“你...你就知道这么欺负我!”

        “枉我刚刚还拼命救你!你...呜呜呜...”

        眼泪在眼窝里打着转,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哎呀......行了行了!”

        南燕兮实在是看不得这女孩子哭,痛苦的一扶额头:“真的是怕了你了!”

        “行行行...跟着也行,但是一切都得听我的!”

        “否则......”

        “哦哦哦...”李京墨兴奋的直点头,抢答道:“否则就蜂蜜伺候!一大碗!”

        看着这变脸如此之快的小丫头,南燕兮一脸黑线!

        既然答应了她,那就准备启程吧。

        心有余悸的朝那恶虎的尸体处瞧了瞧。

        见没什么动静,随即将马儿唤过来。

        两人翻身上马,小心翼翼的蹭着边儿,从那虎尸旁边走过。

        忽然一阵微风袭来,那虎尸身上的毛迎风动了动,也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哎呀!活啦!”

        “妈呀快跑!驾!”

        一黑一白,两匹骏马一声长嘶,一溜烟消失在了远方。

        “活什么活!吓我一跳!”

        “你还吓我一跳呢!瞧你那胆儿!”

        “我胆儿怎么了?我胆儿比你大!”

        “大?大你刚刚跑什么?”

        “我...我那是看你跑了我才...”

        两人坐在马上斗着嘴,身下的马儿轻快的小跑着。

        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时间过得飞快,等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两人已经接近了昱州与清州的边界了。

        整整一夜,虽是小跑,但也经不住这么长时间不停。

        两匹马儿都已经累了,南燕兮两人的屁股也快顶不住了。

        就在两人人困马乏之时,不经意间抬头一看。

        只见前方有一茶铺,老板刚出摊,正在烧热水。

        茶棚里有四五个人,似乎是顾客!

        李京墨实在受不了了,忙朝南燕兮哀求道:“表哥,我好累啊,喝口茶再走好不好!”

        经过两人一夜的打闹斗嘴,互相早已相熟起来。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南燕兮在李京墨口中就变成了表哥。

        南燕兮本不想去,这荒郊野外的,总觉得不那么放心。

        可再看看小丫头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只得无奈的摇摇头道:“那好吧,就歇一会儿,但是要小心,这里......”

        话没说完,李京墨便欢呼一声,撒丫子朝那茶摊跑去。

        “老板,来壶茶,再来点吃食!”

        一句话,茶棚里所有人都朝李京墨看去,南燕兮暗叫一声不好!

        那老板闻声转过头,其中一只眼被个黑色的眼罩蒙着!

        只见他眯起另一只好眼朝李京墨嘿嘿一笑,呲出两颗金灿灿的大金牙。

        “好嘞!姑娘!板刀面儿您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