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55章 如此毒药

第55章 如此毒药

        雨越下越大,空中的雷电更是噼里啪啦的不绝于耳。

        趴在屋顶的三人没一会儿便已经浑身湿透。

        尤其是这两个女孩子,本来这夜行衣为了方便,就非常紧贴身体。

        而且现在又是夏天,为了凉快,都是用很薄的布料,里面除了内衣更是什么也没穿。

        幸亏南燕兮此刻正专心致志的盯着屋内。

        否则,他要是看到两女现在的情况,非得狂飙了鼻血不可。

        又喝了几口茶,贾仁站起身来道:“行了,你退下吧,本候休息了。”

        那仆人答应一声,便识趣的退到了外屋。

        过了不知多久,津南候贾仁睡得迷迷糊糊的。

        忽然,外堂似乎传来了一声闷响。

        贾仁有些不耐烦地朝屋外喊道:“谁在外面,扰侯爷我的清梦啊?”

        问了一声,没答应,贾仁顿时有些诧异,翻身朝门口看去,前方却是一片漆黑。

        窗外的雷雨依旧猛烈,许是门外值夜的下人没听到。

        贾仁朝着门外又喊了一声:“来人呐!”

        外面却依旧没有回应,贾仁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慢慢坐起身来,想下床去看看。

        由于屋内漆黑,贾仁两只脚在床下找着拖鞋。

        忽然,一道极为明亮的闪电划破了夜空,将屋内瞬间照亮。

        这一瞬间,贾仁清晰地看到了三个黑衣人,就站在他面前。

        顿时吓坏了,赶忙张嘴大喊:“有刺客...”

        可是话还没喊出口,就被捂住了嘴,紧接着脖颈处一阵冰凉。

        耳边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低沉地对他说道:“再多喊一个字,送你去见阎王!”

        “别...别...别...英雄...有话好说!”贾仁吓得哆哆嗦嗦的,赶忙说着软话。

        不一会儿,屋里的油灯被点了起来。

        透过昏暗的火光,贾仁看见了那三人,也看见了他们手上明晃晃的刀剑。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三位英雄!不知是小人哪里得罪了英雄?”

        “是...是缺钱了吧...小人有...小人有...”

        “只要不害小人性命,银子有的是...”

        说着便伸手朝怀中摸去!

        一旁的南燕兮将他揪起来,抬腿就是一脚:“谁要你的臭钱!”

        紧接着抓住他的衣领,狠狠地问道:“河洞村的两百多口子老弱妇孺!是不是你派人杀的!”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啊!”

        一听是为那个事而来,贾仁吓得浑身打颤,一个劲儿的朝南燕兮磕头!

        “这...并非是小人所想啊...是...是上命所差...小人只是听命行事啊!”

        “哦?”听他这么一说,南燕兮阴恻恻的笑了。

        将手里的匕首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问道:“你堂堂的津南候,谁敢命令你啊?”

        “说!如若有半句假话,将你眼珠子挖出来!”

        说着便将手中的匕首朝贾仁的眼睛凑了过去,作势要挖。

        贪生怕死的贾仁哪见过这个,吓得赶忙求饶。

        “是...是...是皇上密报,让小人如此的...真的不管小人的事啊...”

        南燕兮眉毛一皱,低声喝道:“一派胡言!陛下仁德爱民,怎会为了区区银两杀害自己的子民!”

        “定是你胡编乱造坑骗小爷!好!看我先挖你的左眼!”

        这一下,贾仁差点没尿了裤子。

        连连求饶,带着哭腔道:“这...这都是实话...我...我有证据...有证据...”

        听他这么一说,南燕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他一脚踹翻在地:“证据在哪?还不速去拿来!”

        “是是是...”闻言,贾仁不敢耽误,连滚带爬的来到床榻之前,一把掀开了被褥。

        那被褥之下竟然有个暗格,贾仁把上面的盖板打开,伸手拿出了几封信件。

        双手颤抖的递给南燕兮道:“英...英雄请过目!”

        “上面有陛下他老人家的私人印章,英雄一看便知。”

        南燕兮接过来,将其一一打开,杨羽萱也凑了过来。

        信上的内容大体就是让贾仁自己看着办,并叮嘱他做事要干净些。

        对于那几个可能发现问题的鹰扬军,皇帝在信中也表示让贾仁自己处理。

        玩玩可以,但是玩完了必须处理干净!

        信的结尾有印章,乃是顺德二字。

        这个是他个人的私章,并不是国家文件上的公章。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南燕兮却很清楚。

        司徒妍曾跟自己说过,他父亲,也就是曾经的太子,叫司徒佑。

        二叔,也就是现在的大夏皇帝,叫司徒温,小名就叫顺德。

        看着这些信,南燕兮心中瞬间升起了无边的怒火。

        杨羽萱更是气的浑身打颤!

        这个无德昏君,为了些银子,将自己的子民如猪狗般屠戮!

        为了一个虚无的可能性,就要将自己的忠心禁军推入火坑!

        一个这样的皇帝,指望他能有如何的贤明?

        强压着心中的杀意,南燕兮转头看向趴在地上的贾仁。

        伸手将他扶起来,坐到凳子上,站在他身后扶着他的肩膀问道:“看来你倒是听话的很嘛。”

        “听说你强掳来了几个姑娘,现在在哪儿呢?”

        “还有那几个鹰扬军的姑娘!”

        贾仁不安的坐在凳子上,颤颤巍巍的回答道:“都...都关在...后院...”

        “哦...”南燕兮淡淡的一笑,凑到贾仁耳边说道:“那既然如此,我就送你去见阎王爷吧。”

        “不过你别急,我答应你,很快送你们家皇帝下去找你!”

        说完,南燕兮两手掰住贾仁的脑袋,一用力!

        “咔嚓”一声,扭断了他的脖子。

        门口警戒的李京墨转头看见这一幕,顿时不依起来。

        赶忙凑过来,朝那尸体上又补了几剑。

        几人将贾仁和门口那恶仆的尸体凑到一块儿,藏到了外屋的一个不起眼的橱子里。

        做完这些,三人又回到了屋内。

        纷纷趴在贾仁的大床上,好奇的翻看着那个暗格里的东西。

        这里面除了几封书信,其他的竟然全是各种珠宝和银票。

        这可把财迷的南燕兮馋坏了,赶忙回身去找包袱皮。

        而趴在一旁的杨羽萱却忽然发现了好东西。

        只见那箱子最底层,藏着一个特别漂亮的玉瓶。

        而且一看就价值不菲。

        随手便拿了出来,好奇道:“哎?这是什么?”

        说着将瓶塞拔了开来,凑上前闻了闻。

        一旁的李京墨顿时也来了兴趣,赶忙凑过去:“我看看我看看?”

        两女趴在床上研究了起来。

        转身去找包袱皮回来的南燕兮,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

        “乱动什么!万一是毒药呢!”说着,急忙跑过去夺。

        可能是因为太用力了,那瓶中的粉末一下子扬了出来,正好洒到了三人的面前。

        南燕兮暗叫一声不好,这要真是毒药,三人可都吸了。

        赶忙弯腰,想去那暗格里找解药,却已经来不及了。

        南燕兮只感觉眼前一阵一阵的犯晕,随即转头看去。

        却见李京墨和杨羽萱两女,此时已经意识迷糊的倒在了床上。

        面带红晕,眼神迷离,嘴里发出阵阵诱人的动静。

        南燕兮心中忍不住一声卧槽!

        完了,中招了,自己这清白之身要不保!

        看着眼前这两具完美的玉体,包裹在湿透的夜行衣之下。

        身体深处那种原始的冲动一瞬间击溃了仅存的理智。

        南燕兮血红着眼睛,低喝一声,扑了上去!

        瞬间,某种美妙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