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56章 熟悉之人

第56章 熟悉之人

        屋外狂风骤雨,屋内颠鸾倒凤。

        在药物的作用下,灵魂深处最原始的欲望彻底爆发!

        三人已经失去理智,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还身处敌窝!

        然而,危险却悄悄靠近。

        一队巡夜的家丁路过此处,见贾仁的房间竟然亮着灯,门口也没有值夜班的仆人。

        不由得起了疑心,那为首的皱了皱眉,疑惑道:“怎么回事?过去看看!”

        队伍里有两个家丁闻言,朝那房间小跑而去。

        来到门口,二人刚要张嘴问一声,屋内却传来了阵阵仙乐。

        两人瞬间会意,偷偷一笑,转身便退了回来。

        凑到领头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那头领表情瞬间精彩了,接着回头对众人呵斥道:“走走走,咱们去外头巡夜,莫要打扰了侯爷的好事。”

        “告诉其他的下人,去院门外候着,没事儿别往里边跑!”

        说完,便带着众人离开了这院子。

        屋内的三人并不知情,战斗依旧猛烈。

        过了足足一个时辰,三人意识才逐渐清醒过来。

        可体内的欲望却依旧强烈,他们只得继续疯狂的互相索取着。

        反正现在木已成舟,便也不再克制,将错就错吧!

        当彼此再一次达到顶峰之时,一切终于重归平静!

        将两女一左一右的抱在怀中,看着两人腿间还未干透的血迹。

        南燕兮还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看着两女眼角晶莹的泪水,他知道此时的自己绝对不能沉默。

        她们现在急需的,是自己的态度!

        使劲将两女往怀中搂了搂,南燕兮嘿嘿一笑,玩笑般幸灾乐祸道:“怎么样?让你们随便乱动东西!”

        “现在倒好了吧?我这快二十年的清白被你俩给毁了!”

        “你!”两女差点没被他气死。

        杨羽萱贴在南燕兮胸膛上嗔道:“把人家身子都占了还说风凉话!”

        “就是嘛!”李京墨贴在他另一半胸膛上不开心的蹭着。

        “现在怎么办!要是让我爹知道了,非得扒理你的皮!”

        说着,朝南燕兮扬起脸儿道:“你要对我俩负责!哼!”

        “嘿嘿,怎么办,凉拌呗!反正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了。”

        说着,南燕兮豪横的掰起她俩的下巴,一边啄了一口。

        嘿嘿笑道:“以后就是小爷我的女人啦!要乖乖听话!否则,小心哥哥对你俩始乱终弃哦!”

        “你敢!”两女异口同声!

        李京墨娇叱道:“要是你敢对我俩始乱终弃,我俩就给你咔嚓咯!”

        说着,一把朝某处抓去!

        杨羽萱则坏笑着一口咬向了他的肩膀。

        直把南燕兮疼的连连求饶......

        窗外的雷雨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趁着如此天气,三人刚好可以去救那些被贾仁关起来的姐妹们。

        几件夜行衣因为刚刚的冲动被撕扯了几下,不过好在还能穿。

        两女各自穿戴完毕,又不约而同的给南燕兮整理了一下,简直就是一对贤惠的小媳妇儿!

        虽然要走,但暗格里的财物可不能落下。

        俗话说浪费就是犯罪!三人将其全部掏了出来。

        当然,还有那瓶好东西,被南燕兮视若珍宝,直接塞到了怀里。

        一脸的坏笑道:“这可是小爷我的幸运之药,得留着!”

        “将来咱们可一起助个兴啥的,桀桀桀...”

        直把两女惹得一阵阵脸红,匆忙地低下头,往包袱里胡乱的装着东西。

        手忙脚乱中,一个什么东西从那一堆珠宝里掉了出来。

        李京墨弯腰捡起,不由得一声惊呼:“呀!表哥,你快来看看,这是不是你的?”

        南燕兮闻言转身,看清她手中的东西之物时,也忍不住一愣。

        伸手接过,忍不住疑惑道:“它...怎么会在这儿?”

        “什么东西啊?”杨羽萱看着两人的表情,顿时好奇起来。

        李京墨却神秘的朝她一笑:“暂时保密...不过,就凭这个,羽萱姐,说不定咱俩能变凤凰啦,嘻嘻...”

        “羽萱别听她乱说。”

        南燕兮将那物件胡乱塞入怀中,对着满脸疑惑的杨羽萱道:“现在不方便,等回去,我跟你详细说!”

        转头看了看外面的风雨:“趁现在,咱们先去救人!”

        “好!”两女纷纷答应一声,熄灭了屋内的油灯。

        使劲克服着因刚刚的疯狂而发软的双腿,三人勉强运起轻功,朝后院而去。

        好在哗哗作响的大雨和隆隆的雷电,很好的遮挡了他们的身形,掩盖了他们的声音。

        知道大体位置的三人很快就找到了后院地牢的位置。

        几个稀松的守卫被他们轻松撂倒,随手将尸体藏匿起来。

        南燕兮朝李京墨交代了一番,便和杨羽萱钻入了地牢之内。

        李京墨则隐藏在门外暗处,等着接应他们。

        这个地牢并不大,四五个狱卒正昏昏欲睡的靠在墙边,趴在桌上。

        对这些没有防备心的人,南燕兮跟杨羽萱并未留情。

        悄悄走上前去,捂住口鼻,熟练地划开他们的咽喉,然后悄悄放到地上。

        当最后一个狱卒被放倒时,牢房内的众人没有一个被惊醒。

        牢房里关押着杨羽萱的二十个漂亮手下。

        可能因为怕这些姑娘反抗,每一个都被结实的绑在十字木架上。

        怪不得这牢房内的看守如此稀松。

        两人轻轻上前将她们唤醒,接着便挥刀砍断绳索,将她们放了下来。

        众女见是自己的统领,顿时开心不已。

        纷纷朝杨羽萱问道:“萱姐!他们说你造反了,是真的吗?”

        抬头看了看众人,杨羽萱点点头道:“对!反了!”

        “昏君无道!竟然将你们赐给津南候当玩物!”

        “咱们每天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给他们卖命,到头来落得如此下场!”

        “那昏君给津南候写信说,你们二十人他自行处理!”

        “玩可以,但玩够了就必须灭口!”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那昏君怀疑你们有可能知道,他将外面那个村子几百户人家灭口的消息!”

        “如此昏君,你们说!该不该反!”

        说完,将手中书信递了过去。

        其中一个女兵接过信件读了起来。

        听这那信中的内容,众女兵逐渐钻起了拳头,不约而同道:“昏君...昏君!该反!”

        “萱姐,这么多年,您对我们怎么样,姐妹们心里都清楚!”

        “反正咱们都是孤儿,无父无母,您就是我们的亲人。”

        “您下命令吧!我们都听您的!”

        看着众人真切的眼神,杨羽萱感动的点了点头。

        转头朝南燕兮问道:“南大哥,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嗯...我早有打算,不知诸位可曾见过被掳来的一些普通女子?”南燕兮朝众人问道。

        众女纷纷点头,指着走廊尽头道:“最里面还有一件牢房,关押着十几个女人!”

        闻言,南燕兮赶忙朝里面跑去,前方果然还有一个牢房。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不禁让他气血上涌,怒发冲冠。

        只见这不大的牢房里,竟然拥挤着十几个女子!

        她们年龄有大有小,大的有三十几岁的,小的却只有十几岁。

        虽然年龄不一,但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很漂亮。

        这些女子南燕兮几乎都认识。

        有自己儿时的玩伴,有念书时的同窗,也有邻家的姐妹嫂嫂。

        看着她们每一个都是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两眼无神,无助的靠在墙角。

        南燕兮心疼不已,他知道,这些姑娘少妇只怕已经遭了毒手。

        强忍着悲伤,南燕兮轻轻地呼唤着她们。

        告诉她们不要怕,要重新燃起希望,外面还有乡亲们在焦急等着她们的消息!

        此地不宜久留,南燕兮赶忙招呼外面的鹰扬军众女进来。

        让她们每人照顾一个,大家相互搀扶着,先离开此地再说。

        带领众人走出牢房时,南燕兮已经是双眼血红杀心四起了。

        不再故意隐匿行踪,手持雁翎刀大摇大摆的走在队伍前面。

        李京墨杨羽萱一左一右的跟他身后,身后十几个姑娘被鹰扬军战士搀扶着。

        余下的五六个战士则拿着刀剑,在队伍后方,负责断后。

        众人浩浩荡荡朝庄外杀去!

        三人冒着大雨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巡夜的家丁护院来一队杀一队!

        当队伍走到庄子门口时,身后的庄园里早已是血流成河!

        忽然,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南燕兮的眼前。

        那人同时也看见了他,顿时惊慌失措,转头就要跑。

        南燕兮自然不会任由他跑掉,手中雁翎刀掷出,一下子扎在了那人面前的庄门之上。

        紧接着一个闪身便来到了他的身后,阴恻恻的说道:“保正大人!慌慌张张的,去哪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