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59章 幸福生活

第59章 幸福生活

        临走前,南燕兮沾着鲜血,在那山庄的大门上写下几行大字。

        昏君无道!走狗猖狂!视百姓如草芥,拿军士做刍狗!

        今日,屠灭走狗一门!明日,刀砍昏君之首!

        望君洗颈就戮!静待吾等来取!

        写完,众人冒着大雨消失在了黑暗中。

        瓢泼的大雨,刚好淋不到高深门楼内的大门。

        却可以洗刷掉众人离开的痕迹。

        四辆马车无声的小跑在林间,先去那破庙取回了马。

        接着,车队便朝翻江门浩浩荡荡的跑去。

        最前面的马车载着十几个河洞村女孩。

        中间两辆拉着财物,鹰扬军的姑娘们则坐在最后一辆马车上。

        南燕兮三人则冒雨骑马在前方引路。

        当众人赶回翻江门的时候,雨也逐渐小了下来。

        河洞村的老少相见,顿时哭成了一团,南燕兮却把陈石头叫到了一边。

        将今夜之事详细的告诉了他。

        翻江门的掌门等人,短时间肯定回不了,而他们几人在这里却很危险。

        虽然大雨在一定程度上能洗刷掉他们来时的痕迹。

        但万事无绝对,对于衙门里那些善于追捕的捕快们来说。

        很有可能会寻着蛛丝马迹找来。

        所以南燕兮建议,让陈石头他们将自己山门内的值钱之物和必要之物带上。

        然后跟着大家一起,明天天一亮,立马出发回昱州。

        陈石头倒是没什么意见,转头便吩咐人准备去了。

        南燕兮点点头,转身回到屋内告诉众女,先休息一会儿。

        让她们把身上的衣服退下来烤一烤,等天一亮就出发。

        自己则溜溜达达的朝杨羽萱和李京墨住的房子走去。

        来到门口,习惯性的将耳朵贴上,听起了墙根儿。

        “哎...京墨,你还疼吗?”

        “嗯...还有点儿,你呢?”

        “我也有点儿。”

        “都怪那坏家伙,那么用力!哼!”

        “切...刚刚不知是谁,叫的那么大声,嗯?”

        “哎呀要死啦!难道你没叫啊?怎么叫的来着?用力用力...哈哈...羞羞羞...”

        “你个死妮子敢嘲笑我...难道你不想...?”

        “哎呀饶命饶命...其实是有点想的...嘻嘻...”

        听着屋内的打闹声,南燕兮心中忍不住一乐。

        故意大声的清了清嗓子,紧接着推门而入。

        见他进来,两女瞬间安静下来,两脸通红的低着头不敢看他。

        这害羞的模样搞得南燕兮一阵心痒痒。

        一把扑过去,将两女摁倒在床。

        “我听说...两位夫人想我啦?”

        闻此言,李京墨脸儿一红:“呸!谁想你!”

        南燕兮嘿嘿一笑:“哦...不想啊...可我刚刚明明听到了...那一定是萱儿想我了!”

        “啊?我...我才不想嘞”

        杨羽萱脸更红,害羞的朝李京墨一指:“刚刚明明就是她说想你啦!”

        “你...你瞎说...明明是你说的...”李京墨顿时大羞!

        见此情景,南燕兮哈哈大笑:“那就是都想啦!来来来,一人赏一个!”

        说着便朝两人啄了过去,两女纷纷躲避,三人闹做了一团。

        闹着闹着,便过了火,屋内一瞬间,再次春意盎然起来。

        良久,南燕兮喘着粗气躺在床上,将两女搂在怀中。

        一侧的杨羽萱正把玩着那块黑色玉佩。

        “夫君...这是什么?你还没告诉我呢!”

        “这上面刻着的是只猫嘛?”

        南燕兮轻吻她的额头:“傻丫头,这是狻猊,龙神九子的老五!”

        “这是墨玉,南海国皇室专用的玉种,市面上很少见。”

        “这块玉佩,是现在的南海国皇帝赐给他第五个儿子的。”

        言罢,杨羽萱点点头,疑惑道:“那人家南海五皇子的玉佩怎么会在你手上?”

        “而且,也没听说过南海国有个什么五皇子啊?”

        “哎呀我的傻姐姐。”一旁的李京墨嘻嘻一笑,接过话茬解释道:“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呀!”

        “他就是南海国的五皇子!”

        说着伸手将南燕兮的屁股掰过来,指着那块胎记道:“你瞧,是不是很像只燕子?”

        “我听父亲说过,当年他有幸抱过幼年的五皇子...”

        “他那屁股上就是有块燕子型的胎记。”

        “再加上这块玉佩,肯定没跑!”

        “所以说呀,姐姐你有当凤凰的命...”

        说着,李京墨朝她详细的介绍起了这里面的是非曲折。

        还有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众人的打算。

        把杨羽萱听得两眼发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南燕兮。

        “夫...夫君,京墨说的都是真的?”

        南燕兮点了点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确实是真的!”

        “当时我为了进京赶考,将它递给了王保正换了三十两银子。”

        “所以我俩才从昱州来此,就是为了找到这块玉佩。”

        趴在南燕兮胸膛另一侧的李京墨偷偷一笑。

        忍不住朝南燕兮奚落道:“表哥...你也真是的...”

        “这玉一看就价值不菲,你竟然只当三十两银子!”

        “这要是让我爹知道了,不得气死?”

        直把南燕兮说的一脸尴尬,他也不知道,这个傻书生是怎么想的,这不缺心眼儿嘛。

        不过,设身处地的想想,倒是也能理解。

        自己三人是因为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才有此认知。

        可那时候的南燕兮什么也不知道,一块普通的玉佩能换三十两银子已经不少了!

        不由得叹了口气:“哎...谁知道呢。”

        “我只知道,有了这东西,我这平凡的江湖梦是彻底泡汤喽!”

        南燕兮自言自语的感叹了一番,忽然想到了什么,一巴掌拍在李京墨的小屁股上。

        “哎我说京墨,你是不是得改口了?”

        “你看看人家羽萱,这夫君叫的,又甜又软!”

        “来来来...你也叫声来听听...”

        这一下可把李京墨说的满脸通红起来。

        杨羽萱也在一旁添油加醋,让她更加害羞起来。

        俊俏的脸儿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

        “快叫快叫!再不叫,为夫我可要家法伺候喽?”

        “什么家法?”两女顿时好奇的朝南燕兮问道。

        “家法嘛...自然是...”南燕兮坏坏一笑,忽然朝二人扑了过去:“自然是再来一次啦!桀桀桀...”

        三人顿时有一次闹作一团。

        李京墨连连求饶:“夫君饶命啊...好夫君...墨儿知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