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61章 一路向北

第61章 一路向北

        南燕兮走后大约半个时辰,轰隆隆的马队来到了翻江门的山门口。

        大约有两百人,其中有四五十人是捕快打扮,其他的全部都是跟昱州军一样的大夏军队打扮。

        为首的一人一身武将打扮,手提一把长杆大刀。

        这把大刀极为精美,刀身布满着奇怪的花纹,在阳光下透着幽幽的蓝光。

        刀背上镶了九个铜环,舞动起来哗哗作响。

        那人率众来到翻江门山门口,勒住马蹄,朝山门里挥了挥手。

        从队伍中立刻冲出一个捕头打扮的人,带着十几个捕快,将那山门砸开,冲入其中。

        过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众人又纷纷跑了回来。

        那捕头朝领头之人拱手道:“回禀将军,山门内空无一人!”

        “值钱的物件也都带走了。”

        这个将军叫王之忠,乃是津南郡的兵马统领。

        昨夜被剁成了饺子馅儿的王保正乃是他的叔叔。

        他此刻率军亲自前来,当然是为了给自己叔叔报仇!

        而且,皇帝的小舅子惨死,如果不能尽快将凶手捉拿归案,自己也难辞其咎!

        王之忠皱了皱眉,大手一挥:“查!”

        “是!”那捕头急忙答应,吩咐手下散开。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有捕快来报,东边道路虽然有些马蹄印和车辙印,但是很模糊。

        但北边的却很明显,而且路上发现了从侯府抢来的财物。

        捕头赶忙朝王之忠汇报道:“将军,贼人应该是向北而去了。”

        “您看这金锭子,从北侧路边的草里捡到的,一看就是官制的。”

        说着,将捡到的金元宝递了过去。

        王之忠伸手接过,沉吟一番道:“那些贼人将侯府洗劫一空,说明很是贪财。”

        “肯定舍不得用这金锭子当诱饵,定是他们慌忙逃窜时掉落的。”

        接着,手中长杆大刀一挥,大喝一声:“全速朝北追!莫要让贼人跑了!”

        “是!驾!”身后兵士答应一声,浩浩荡荡的马队朝北而去!

        而此时,南燕兮早就跑出去四十多里地了。

        临分开时,因为担心路上被行人看到,身后的追兵万一询问,容易露馅。

        南燕兮让大家全员出动,扎了好些个草人。

        套上衣服,竖在马车上,离远了还真像那么回事。

        南燕兮站在马车上,一手拿着长长的马鞭,一手拿着刀。

        但凡路上遇见过路的山民,张嘴便骂:“看什么看!转过去不许看!当心老子砍死你!”

        众人见他如此土匪行径纷纷吓得转过身去。

        等再转回来,便能远远地看到车队的背影了。

        似乎是拉着满满的货和人。

        身后追击的兵马一路上问了好几个过路之人,都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为首的大将王之忠果然中计,回头大喊着:“哪一个优先追上贼人,赏银百两!”

        一众军马追的更起劲儿,撒了欢儿的向前跑,如同一场赛马大会!

        但是再怎么全速追,大军也不得不每到岔路口便停下来分辨探查,耽误了不少时间。

        而南燕兮却是随心所欲,只一路向北而去。

        双方一追一逃,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时辰。

        细细算下来,估计最多再过上一个来时辰,李京墨等人就能到昱州城了。

        身后的这帮人,就算现在知道自己追错了,掉头回去,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

        南燕兮回过头满意的笑了笑,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又往前跑了一段时间,前方的路开始慢慢变窄起来。

        此处荒无人烟,道路高出两侧的土地有半丈许,下面是树林子。

        若是将此处道路一堵,大队的骑兵短时间还真过不来。

        南燕兮坏坏一笑,当即拽了拽缰绳,将车队停下。

        翻身跳下马车,先将自己的黑龙解下来牵到一旁。

        接着便指挥着两辆马车横到了路中央。

        将本就不宽的小路堵的死死的。

        做完这些,南燕兮便将那八九匹挽马驴骡解了下来。

        顺便把那陪伴了它们大半生的笼头与嚼子也给卸了下来。

        轻轻拍拍它们的脑袋,南燕兮笑道:“好啦!谢谢你们陪我跑这一趟,去吧!你们自由啦!”

        那几匹牲口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朝他摇头晃脑了一番。

        随后便开心的甩着尾巴,结队朝树林深处走去。

        南燕兮淡淡一笑,朝着它们的背影大声喊道:“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哦!哈哈哈...”

        说完,转身将车上的火油罐拿出来,把两辆马车连同拉着的那些木头草人全部泼满了火油。

        此时,南燕兮已经能隐约听到身后哗啦啦的马蹄声了。

        不敢多耽搁,赶忙取出怀中的火折子,朝那淋满火油的马车扔了过去。

        不大的小火苗在火油与干草的催动下。

        “呼”的一声窜出一丈多高,连道路两侧的树木都引着了。

        南燕兮倒退两步,翻身骑上黑龙,两腿一夹马肚,朝着前方扬长而去!

        而此时,身后的追兵堪堪赶到,只看见了南燕兮单人独骑远去的背影!

        再看看眼前这一幕,再笨的人也明白来了。

        王之忠恨恨地大叫一声:“他娘的!上当啦!天杀的小贼!”

        “怎么办啊将军,要不咱们掉头追?”有亲兵焦急的询问着。

        “蠢猪!”王之忠怒骂一声:“追出来这么远了,等再回去,那些人只怕早跑没影了!”

        “这个人一定是那贼人中的重要人物,捉住他就不愁找不到他的同伙!”

        “来啊!给我挪开这路障!”

        “是!”两边众军士嘴上答应着。

        可这大火此时烧得正旺,根本无法上前。

        熊熊的大火直接把两侧的树林也引燃了起来。

        座下的战马本就怕火,纷纷开始往后退。

        众军士花了好大会儿功夫才将那着火的马车挪开。

        把那王之忠急的嗷嗷直叫!

        而南燕兮这会儿,早就跑出去老远了!

        一人一马向前跑着,南燕兮开始琢磨起了下一步。

        细算下来,胯下这黑龙从翻江门出发到现在,几乎一刻没停,已经足足跑了三个时辰了。

        就算还有些余力,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自己必须得早做打算才行,不如去前面看看,有没有集市。

        随便再买匹马换乘一下,让黑龙歇歇。

        毕竟没了背上的一百多斤,哪怕是跟着自己慢跑,也能恢复体力。

        脑子里这么想着,又策马向前跑了大约二里地。

        前方赫然出现了一队人马。

        大约有五六十人的样子,家丁打扮,慢悠悠的朝北走着。

        领头的是一个公子模样的年轻人,骑着一匹黄色的骏马,优哉游哉的摇着折扇。

        身后众家丁则都是步行,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跟在其身后。

        一边给那公子牵着缰绳,一边劝着:“少爷!差不多咱就回去吧...这要是再往前走,都快出咱们清州界啦!”

        “哎呀我一会儿再回去行不?”

        那小公子好不开心:“好不容易出来打回猎,啥也没打着!不过瘾不过瘾!”

        “就说让你们多带羽箭的嘛!现在倒好了,光留个破弓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