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62章 倒霉的小公子

第62章 倒霉的小公子

        那管家只得一边赔笑,一边好生劝说着。

        可那小公子就是不听,众人也拿他没办法。

        就在此时,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众人纷纷回头。

        只见一匹四蹄踏雪的白鬃黑马自身后急速奔来。

        大家还未有所反应,就见那马上之人对着小公子抱拳大喝了一声:“得罪了!”

        小公子一愣,得罪了?得罪什么了?难道是怕惊扰了自己?

        这人还挺有礼貌的嘛,自己这堂堂公子也不能失了礼数!

        当即勒住马蹄,拱手回礼道:“无妨...不得罪...”

        话还没说完,那人的身影却在那小公子眼里急速放大!

        只见南燕兮手摁马鞍,从自己的马上一个飞跃。

        直接一脚,将那小公子从马上踢了下来。

        紧接着一个转身,稳稳地坐到了那匹黄骠马的马鞍上。

        一手拉着黑龙的缰绳,一手拉着黄骠马的缰绳,双腿一夹马肚。

        黄骠马长嘶一声,向前飞奔而去。

        南燕兮回身朝身后蒙圈的众人抱拳大喝:“我乃是清州军官!有要事去凉州!”

        “得罪了,后面有大队骑兵,乃是我的同僚,你们向他们索要银两吧!”

        说完,策马疾驰而去,只留下身后一片烟尘!

        落马的小公子被踹的差点背过气去,把众人吓得,捋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缓过劲儿的小公子急的直跺脚:“咳咳...我的黄骠啊!我的黄骠啊!”

        “还等什么!快给我追啊!”

        众人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追。

        可这两条腿哪能跑得过四条腿的?还没等跑两步,小公子自己先气喘吁吁了。

        “刚...刚刚那天杀的贼子说什么?他是哪儿的?”

        小公子一边喘着,一边向身边的人问道。

        有下人赶忙回道:“他说是清州军官,有急事要去凉州!”

        “还说后面有群骑兵是他的同僚,让咱们向他们要银子。”

        小公子狠狠地点着头:“他娘的!福伯,给我爹写信,就说他们清州军有人差点没踢死他儿子!还抢了他的宝马黄骠!”

        “所有人听着,把剑都给我拔出来!我倒要看看他后面有没有同伙!”

        “是!”

        所谓主子猖狂奴才嚣张,一众人手拿刀剑,站在路中央,一副要拦路打劫的模样。

        不一会儿,那道路尽头便响起了隆隆的马蹄声。

        小公子顿时来了精神:“哎呀?还真有?来啊,给我设起路障!”

        “是!”众家丁答应一声,挥剑砍断了路上的几棵小树,将其横倒在了路中央。

        王之忠率领着一百骑兵向前疾驰,眼见前方竟然有人拦路设卡,不由得大怒。

        朝前大喝道:“前方何人,还不快快闪开!耽误了本官军务,拿你们是问!”

        此言一出,一贯好脾气的福伯坐不住了。

        哪儿刚刚就冒出一个来,对着自己公子上来就是一脚!

        踢完连句道歉的话都不说,抢了马就跑。

        身为同僚不说道个歉啥的,竟然还这么横?

        当即手一叉腰,点指王之忠大骂道:“瞎了你的狗眼!”

        “这乃是清州刺史张大人的小公子!尔等是哪来的贼军!如此放肆!”

        王之忠闻言一愣,仔细看了看那个胸口处有个大脚印的年轻人。

        顿时吓得一哆嗦,直接从马上跌了下来。

        一把推开过来扶他的手下,手忙脚乱的朝对面跑了过去。

        策马而去的南燕兮还不知道,自己一脚踢飞的,是回老家避暑的清州刺史的小公子!

        此时的他正在暗暗窃喜,自己这运气也太好了。

        自己的黑龙溜溜跑了一白天,虽然还有余力,但自己实在是舍不得过于压榨马力。

        正愁着从哪儿再弄匹马换乘一下,让黑龙歇歇。

        这一拐过弯来就碰上了这伙人,南燕兮老远就看见那小子座下的黄骠马不错。

        没想到竟比自己的黑龙也不遑多让。

        一旁的黑龙没了自己这一百多斤在背上,步伐也轻快了起来。

        南燕兮暗自窃喜,自己这两匹宝马换着骑,后边儿那帮骑凡马的怎么追?

        而此时,王之忠一众骑兵正在被小公子和福伯大骂着!

        虽然已经解释了缘由,可还是被无处撒气的小公子一顿臭骂。

        作为自己顶头上司的儿子,人家怎么骂,自己就怎么听。

        虽然心急如焚,也只能先把眼前的小祖宗哄好。

        这小公子倒也不傻,知道此事与他们无关,也没有再纠缠。

        还细心地给王之忠描述了一下南燕兮的穿着打扮和长相。

        并且勒令王之忠要尽快将自己的黄骠马追回来!

        王之忠赶忙保证,对着小公子千恩万谢。

        有了这穿着打扮与长相,自己再追就更有把握了。

        回头对众军士吩咐了一声。

        “留下五十人,下马护送公子回庄!”

        “其他人听好了,一人两匹马,换着骑。”

        “就算给我追到天涯海角!也得捉住那个贼子!”

        “是!”众军士齐齐答应,接过同伴手中的缰绳,一人两马,继续向前追去。

        看着身后不远处的烟尘,南燕兮也不明白,这帮家伙怎么跟狗皮膏药般甩不掉。

        似乎摆着一副不追到自己不罢休的样子。

        一旁的黑龙已经快坚持不住了,浑身的马毛已经被汗浸湿。

        虽然背上没有自己,但毕竟已经不间断的跑了快一天了。

        幸好现在天色渐暗,黑了天,视线不好,他们也没法再追。

        就算想追,自己的屁股和下面的马也受不了不是!

        自己这两匹宝马比他们的马更好更快耐力更久。

        现在估计已经跟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

        等过会儿,天一黑,自己就安全了。

        想到这儿,南燕兮随即放慢了马速。

        一人两马向前小步慢跑着,时间不长,太阳便落下了山。

        南燕兮不敢大意,黑天之后,又摸着黑向前走了大约半个时辰。

        回想起自己刚才经过的那个较大的镇子。

        身后的骑兵如果想休息,就现在这个时间段,也只能在那里休息。

        因为只有在那里他们才能得到充足的补给。

        而自己则不同,只需要再往前走走,哪怕是遇到个小村子。

        只要给些银两,也能得到补给!

        南燕兮继续策马,摸着黑小跑着向前,大约一炷香的功夫。

        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牌楼,似乎是个小村庄。

        南燕兮心中大喜,赶忙上前,只见那牌楼上写着三个大字,肖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