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68章 这感觉!我熟!

第68章 这感觉!我熟!

        低头闻闻身上,应该是些活血化瘀,消肿镇痛的药膏。

        想来,喂给自己的也只是那种化内劲,补气虚的普通药丸。

        其实自己这次晕厥,主要是因为这段时间睡眠不好,精神高度紧张所致。

        受伤只不过将其激发了而已。

        就算不吃他的药,睡一觉也会醒过来。

        无非是外伤恢复慢了点而已。

        看着其木格那炫耀般的表情,南燕兮一头黑线。

        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揉揉她的小脑袋,柔声道:“好好好,不贵不贵!”

        “饿不饿,吃饭了吗?”

        其木格撅着小嘴,鼓着小腮帮摇了摇头。

        见她这副可爱的模样,南燕兮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那粉嘟嘟的小脸。

        转头喊道:“小二呢?来人呐!”

        “哎!来啦!客官您吩咐!”有人闻声推门进来。

        南燕兮抬眼一看,不由得一愣。

        这来人的穿着并不是店小二,而是青楼里面大茶壶的打扮。

        疑惑地看看其木格,又转头看看大茶壶。

        “呃...请问这里是...”

        大茶壶赶忙回道:“跟客官您回,这儿是怡春院!”

        “啥!”

        南燕兮闻言大汗,急忙转头问向其木格:“不...不是让你找个客栈嘛,你来青楼干啥!”

        “啊?这儿不是客栈吗?”听南燕兮这么说,其木格顿时不解。

        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好奇道:“可是...门口的姐姐说这儿能睡觉啊...”

        说完便转头看向了大茶壶:“对不?”

        “啊!对对对!”那大茶壶赶忙答应,对南燕兮解释道:“咱们这儿,也提供住宿服务!”

        “您看这环境,比外边那些个客栈可强多了!”

        “客官您有什么吩咐只管说便是!要不...我先叫个姑娘来给您唱个小曲儿?”

        南燕兮正要开口拒绝,一旁的其木格倒是兴奋地直点头:“好啊好啊!”

        “好个屁!”一巴掌拍在小丫头的脑门儿上。

        转身朝大茶壶不自然的笑着:“不...不好意思哈...”

        有些害羞道:“那个...小曲儿就不必了,能不能给来桌饭菜,呃...要上好的...”

        南燕兮也不知道这里面啥规矩,但又不想露怯。

        于是便忍痛掏出了个二十两银子的小元宝,塞到了大茶壶手上。

        不好意思道:“多出来的您就留着...拜托啦!”

        “饭菜要上好的,稍快点,饿了...”

        大茶壶接过银子,脸上有些精彩,朝南燕兮又小声的确认了一遍:“上好的?”

        见他这副模样,南燕兮顿时有些尴尬,难道是给少了?

        看来这里面的饭菜就是比外头贵,赶忙小声道:“呃...规矩我也不懂,您看着来吧...”

        “得嘞,公子您请儿好吧...”

        大茶壶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什么,答应了一声,转头出去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南燕兮心疼的砸了咂嘴。

        心说这要是在正规客栈,哪能花这么多银子。

        转头看向正不开心的其木格,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不知道青楼是干嘛的?”

        “没听说过...”其木格摇摇头,天真道:“青楼不是客栈吗?”

        “傻孩子,当然不是啦,这青楼是...是...”想了想,实在不知道怎么说。

        只得凑到她耳边嘀咕了两句。

        其木格小脸儿瞬间布满了红晕,暗啐了一声:“哎呀呀...你们这些大夏人还真是恶心...咦...”

        “切...少来了!”南燕兮顿时一脸不屑:“我就不信你们北原没有!”

        “没有没有!就是没有!”小丫头顿时耍起了无赖。

        两手一抄,小嘴儿一嘟:“就算有,我也要跟父汗说,让他都给关喽!”

        “父汗?”听她这么用词,南燕兮忍不住眉间一挑。

        “你爹是...什么汗?”

        见南燕兮这么问,其木格顿时自豪起来:“我爹就是北原巧诺部的大汗!岱钦!”

        “怎么样!厉害吧...嘿嘿...等去了北原,我让爹爹赐你大官!”

        闻言,南燕兮瞬间震惊,真没想到,这小丫头来头还不小。

        这个巧诺部南燕兮可是知道。

        乃是北原的一个较大部落,战力及其强悍,曾经是北原的几个主力部落之一。

        不过...几年前,这北原集结大军跟东边的大燕打过一回。

        战斗相当惨烈,最后虽然胜了,但巧诺部却损失惨重。

        现在这几年听说有些没落了,不过北原之狼的威名倒是尚在。

        但越是如此,南燕兮就越是疑惑。

        这堂堂巧诺部大汗的闺女,那身份就相当于是昱州刺史陆长风的闺女陆盈盈啊!

        就算是有所不如,那也比南宫若雪身份尊贵。

        怎么能让人贩子给拐走了呢。

        随即开口调笑道:“那你爹爹如此厉害,你怎么落到人贩子手上了呢?”

        “哦...是这样的”其木格呆萌的解释道:“那天听说石城里来了伙耍杂技的,我便溜出来看戏...”

        “然后...我记得好像是...有人拍了我一下,再醒来就到你们这儿了!”

        “就这么简单?”南燕兮一脸的不可思议。

        其木格点点头:“嗯嗯...就这么简单...”

        南燕兮一脸的无奈,伸手照着那颗小脑袋又是一巴掌。

        “你还好意思说!堂堂巧诺部的小郡主,被人轻轻松松就拐出来了!”

        “不嫌丢人啊?”

        其木格顿时有些尴尬的挠起了脑袋。

        此时,那大茶壶下到楼下厨房,脑袋里一直琢磨着。

        想想那个不好意思的尴尬表情。

        还有那几句话...什么叫...不懂规矩?

        要上好酒席,还让我看着办,最后还来上一句拜托啦?

        随即又掏出了那个二十两的小元宝,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

        忽然,如同脑袋旁边“叮”的一声亮起了灯泡。

        大茶壶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儿:“嗨!瞧我这脑子!”

        迈步来到厨房吩咐道:“楼上春暖阁的客人,要上好的壮阳菜肴一桌,撞春酒一壶!”

        “好嘞!”厨师答应一声,轻车熟路的开始准备。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菜肴端进了房间。

        光闻那味道,就能让人精神焕发!

        其木格还有些不开心,指着那一小壶酒抱怨道:“这么点儿够谁喝的呀!”

        “哎哟哟,姑娘,咱这酒劲儿大!一壶就怕你们顶不住哦!”

        大茶壶面色精彩的回了一句,随后便笑着退了出去,还顺手给带上了门。

        其木格不开心的嘀咕了几句,终究是抵不过正在抗议的肚子。

        两人都饿坏了,看着热乎乎的菜肴不由得食指大动。

        小丫头懂事的给南燕兮倒上杯酒。

        站起身来感激道:“南大哥,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小妹先干为敬!”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南燕兮赶紧也跟上,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咂么咂么嘴,这酒有股奇妙的香味,蛮好喝的嘛。

        两人感觉不过瘾,又互相续了一杯。

        这才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别说,这青楼做的饭菜还真挺好吃。

        没一会儿,桌上饭菜就被消灭一空,那壶酒也已经见底。

        两人打着饱嗝,沏了壶茶,正要聊会儿天。

        却忽然感觉一股猛烈的燥热,在自己身体里如潮水般扩散开来。

        其木格的小脸儿逐渐变得通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南大哥...好热呀...这酒确实劲儿大!”

        南燕兮也有些迷糊,晃了晃脑袋:“这...劲儿...也有些太大了吧...”

        “南...南大哥...我...好热...”

        此时,其木格那明亮的杏眼儿已经逐渐迷离起来。

        犹如一汪春水在其中荡漾。

        滑嫩的脸蛋儿如同盛开的桃花一般,粉嫩诱人。

        檀香小口里,吐气逐渐急促,带着些美妙的声音。

        如兰花般的芬芳瞬间击穿南燕兮鼻子。

        围着他的心扉绕了几圈,随后便一头撞进了他灵魂的最深处。

        感受着灵魂深处那暗暗抬头的冲动,南燕兮暗叫一声不好!

        “这感觉!我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