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86章 白衣剑客

第86章 白衣剑客

        眼看着怀中佳人就要香消玉殒,自己却无能为力。

        忽然!南燕兮眼前寒光一闪。

        又是一把长剑不知从何处飞来,瞬间将那刺客的短剑拨开。

        南燕兮转头看去,映着朦胧的月光,只能勉强看清来人的身形。

        同样也是一女子,却是一身白衣。

        只见她娇叱一声,迅速一个转身。

        手中长剑横扫,将那刺客逼出房外。

        一黑一白两人在方外叮叮当当的打了起来。

        南燕兮顾不上她们,赶忙低头查看其木格的伤势。

        好在并无大碍,那刺客的兵刃并没有上到她。

        只是因为太过紧张,脸色有些苍白。

        两手紧紧地抓着南燕兮的衣服,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南燕兮暖暖一笑,轻声安慰道:“好了丫头,我没事!”

        屋外打斗声依旧激烈,南燕兮两人也不敢放松。

        相互对视一眼,纷纷拿好兵刃来到屋外。

        只见草地上的两人激战正酣,势均力敌,一时间竟谁也奈何不了谁。

        南燕兮赶忙朝其木格道:“媳妇!快去叫人!”

        小丫头闻声点头,一边大喊着捉刺客,一边朝岱钦所在的汗帐跑去。

        见眼前的战况胶着,南燕兮暗自皱眉。

        举起弯刀,对着场中喊道:“女侠!我来助你!”

        说着就要加入战团。

        却没想到那白衣女子回头对他呵斥了一声:“边儿歇着去!三脚猫的功夫,添什么乱!”

        紧接着剑法瞬间变得凌厉,直把那黑衣女子逼得左右难知起来。

        南燕兮闻声一愣,瞬间呆在了当场。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而且这剑法...怎么...

        南燕兮忍不住挑了挑眉毛,朝着眼前之人试探性喊了一声。

        “师...师姐?是...是你吗?”

        那白衣女子并未回答他,只是手中剑法却忽然多变了起来。

        一会儿是青莲剑法,一会儿是太极剑法。

        紧接着剑招一变,又有了些螳螂剑的影子。

        恍惚之间还有些大明军伍剑法的影子。

        南燕兮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三师姐凌亦寒。

        日思夜想的佳人儿忽然出现在眼前,令南燕兮开心不已。

        蹦着高地喊叫着:“哈哈...好师姐,果然是你啊!”

        “加油加油,拿下这个女刺客!”

        这黑衣女子心中正在暗暗叫苦。

        眼看自己就要得手了,冷不丁杀出了这么个武功高强的女人。

        眼前这女人内力比自己只高不低,而且剑法高超,凌厉且多变。

        自己手拿断剑本来就对敌不利,剑法内力更是被她处处压制。

        一时间竟险象环生了起来。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阵阵的火光与马蹄之声。

        只怕是那些北原人的卫兵赶到了。

        这些人善骑善射,自己要是被他们缠住可就不好脱身了。

        黑衣女子咬了咬牙,只得忍痛放弃此次行动。

        手中断剑虚晃一招,将眼前这白衣女子暂时逼退。

        紧接着一个转身,手中断剑掷出,如闪电般直刺南燕兮胸口。

        趁着那白衣女子回身去救南燕兮的功夫。

        那刺客运起轻功,转身朝外飞去,几个腾挪,便不见了身影。

        这时,周边的巧诺部卫兵已经赶到了近前。

        南燕兮嘿嘿一笑,张开双手朝着那白衣女子扑去。

        “好师姐嘿嘿...要抱抱...”

        然而,话未说完,却被那女子手中的剑制止。

        “一个时辰后,小河边见!”

        那女子冷冷的扔下了一句话,接着一个飞身,消失在黑暗中。

        只留下了南燕兮站在原地满脸的疑惑。

        此时,一众巧诺部士兵将南燕兮团团的护在中间。

        其木格紧张的扑到了他的怀里!

        怀抱佳人,回想起刚刚那一幕,南燕兮还真有点儿后怕。

        刚刚要不是凌亦寒及时赶到,估计自己这小两口儿都得交代在那人的剑下。

        只是自己这好师姐为啥不与自己相认呢?

        鬼精的南燕兮心中暗暗一笑。

        没别的,肯定是在吃醋!

        哎...看来一会儿得过去好好哄哄才行...

        叹了口气,回想起两人在青莲山山顶打情骂俏的日子。

        南燕兮忍不住心中一荡,心说这次小爷可得把该办的事儿办妥喽。

        正想着,耳边骤然传来一声如雷般地怒喝:“怎么回事儿!郡马怎么样了?”

        “他奶奶的!欺负到老子头上了!”

        “狼旗军给我追!将那贼人剁碎了喂狗!”

        “是!”

        一伙彪悍的精锐骑兵答应一声,策马朝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南燕兮闻声看去,只见人群分开,岱钦和苏日勒手拿兵刃匆匆赶了过来。

        见南燕兮完好无损,两人才这才松了口气。

        就在刚才,岱钦和苏日勒爷俩坐在汗帐又喝了好一会儿。

        其木格出嫁,二人都挺开心,岱钦还一直嘱咐着苏日勒。

        让他一定和南燕兮处好关系。

        这小子又阴又坏心眼儿又多,而且还是南海的五皇子。

        将来巧诺部肯定用得上,对自己只会有好处。

        苏日勒也点头答应着。

        父子两个你来我往,推杯换盏,着实喝了不少。

        刚躺下迷糊了一会儿,其木格就梨花带雨的闯了进来。

        满脸的惊慌,嘴里抽泣不止也说不明白话。

        只是指着毡房的方向断断续续的喊着:“郡马他...郡马他...有刺客...”

        两人吓了一跳,新婚的巧诺部郡马在自己地头上遇刺,这还了得!

        赶忙召集卫队,朝那毡房赶来。

        好在南燕兮并无大碍,两人这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开玩笑!老天爷刚为巧诺部赏赐了一位大才。

        眼看着部族复兴有望了,手还没捂热乎呢!

        这要是被人给刺杀了,岱钦能当场死过去。

        哪有这么玩儿人的?

        再说了,毕竟是自己的女婿,也不能大婚当晚就让自己女儿变成了小寡妇吧?

        看着惊魂未定的老岳父和大舅子,南燕兮忍不住哈哈一乐。

        忙行礼道:“岳父大人,舅哥,让你们费心了,哈哈...”

        “嘿!你小子还笑得出来?”瞧他这福模样,岱钦顿时无语。

        赶忙问道:“受伤了没?”

        南燕兮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胸口:“没啥大事儿,就是胸口挨了两脚。”

        紧接着把其木格拽过来:“这丫头也受伤了,先给她瞧瞧。”

        闻言,岱钦赶忙把郎中喊来,为两人好好地检查了一番,见没有大碍才作罢。

        一旁的苏日勒更是将负责宿卫的统领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警告他要是再如此懈怠,定严惩不饶。

        其木格却没有在意这些。

        转头望四处看了看,朝南燕兮问道:“夫君,那个白衣姐姐呢?”

        “呃...”南燕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可能是害羞吧?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