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87章 柔情

第87章 柔情

        闻言,其木格不解的抓了抓脑袋,遗憾道:“我还想向她道谢呢!”

        “这有什么可害羞的?难道她与夫君相识?”

        南燕兮嘿嘿笑着耸了耸肩,揉了揉其木格的小脑瓜。

        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放心,将来有的是机会认识”

        随即不等她反应,转头对岱钦等人说道:“老爷子,舅哥,没事儿了!”

        “你们都回去睡吧,多留下些卫士就行。”

        “那刺客估计不会再回来啦。”

        岱钦闻言点了点头:“也好,你们俩先休息,明日再说。”

        “你二人放心大胆的睡!把我的卫队给你们留下,料也无妨!”

        随即喊来了自己的亲卫,围在毡房附近。

        又命令部队将整个大寨彻底搜查一遍,不放过一个可以角落。

        这才和苏日勒返回了住处。

        两人相视一笑,转身回到房间。

        由于有了众卫兵的守护,其木格不一会儿便安心的睡熟了。

        一个时辰过得很快。

        听着外面传来的阵阵打更声。

        躺在床上的南燕兮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转头看看,一旁的其木格正睡得香甜。

        南燕兮轻轻地坐起身来,翻身下床,简单的披上了件衣服。

        蹑手蹑脚的朝门口走去,伸手正要开门。

        身后却传来了其木格那怯生生的声音:“夫...夫君...你去哪儿?”

        “啊?那个...我....解个手...”

        南燕兮如同做了什么亏心事被捉住了般,一瞬间脸红了起来。

        见他这副模样,其木格怎能看不明白。

        暖暖一笑,朝他问道:“那位姐姐...是...是姐妹吗?”

        见她这么问,南燕兮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低着头,红着脸,支支吾吾道:“嗯...那个...算是吧...”

        “嘻嘻...呆子!”其木格莞尔一笑,柔声道:“那就去请姐姐回来吧?”

        “干嘛要偷偷摸摸的?”

        南燕兮老脸一红,嘿嘿笑道:“我...不是怕你吃醋嘛。”

        闻言,其木格顿时小嘴一撅,不乐意起来。

        嗔道:“在你心里,我就这么小气?”

        “人家刚救了我的命,我能吃人家醋吗?”

        “我可听说,夫君的红颜知己可是不少,我要是每个人都吃醋,那不得酸死啦?”

        听她这么一说,倒把南燕兮搞得好像多么小气了一样。

        嘿嘿傻笑着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见他这幅呆样,其木格温柔一笑,缓缓下床来到南燕兮身边。

        轻轻给他整理着衣物:“草原晚上露水重,凉的很,让姐姐回家来睡吧。”

        “我也理应拜见姐姐不是?”

        说完,转身把弯刀递给他,柔声道:“注意安全,去吧!”

        接过弯刀,南燕兮轻声道:“丫头,有你真好!谢谢...”

        说完,轻轻吻了吻其木格的额头,转头朝外走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其木格轻轻叹了口气。

        自言自语道:“只要你心中永远有我就好...”

        转身将屋内油灯点起,吩咐卫兵,准备三个人的酒菜。

        南燕兮出了大寨寨门,运起轻功匆匆朝外赶去。

        只花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赶到了河滩上。

        然而,一览无余的偌大河滩上,并没有把一抹白色的倩影。

        难道是因为自己迟到了,走了?

        南燕兮顿时有些心急,正要呼喊。

        一旁不远处的山坡背面却忽然传来了些动静。

        南燕兮心中一紧,随即朝那山坡跑去。

        放轻脚步,悄悄爬到山包顶上。

        借着黑暗,南燕兮朝前看去。

        只见山坡背面的草地之上,凌亦寒正在被三个黑衣人围攻。

        好在那三人武艺稀松平常,并未对她造成很大的威胁。

        虽然是联手围攻,却只坚持了十几个回合。

        不一会儿,便被凌亦寒先后刺倒了两个。

        最后一个眼看同伴被杀,心中已被吓破了胆。

        弃了刀剑,转身拔腿就跑。

        只是他运气差了点,逃跑的方向正是南燕兮趴着的地方。

        凌亦寒自然不会放过他,在其身后紧追不舍。

        可没跑几步,却忽然一个踉跄,似是有什么中毒的迹象。

        见此情景,南燕兮不由得心中一紧。

        那黑衣人向前跑了几步,一回头,见凌亦寒似乎是发作了。

        顿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朝她大摇大摆的走去。

        “打呀?你不是能打吗?”

        说着,一脚将凌亦寒手中长剑踢飞。

        看着这冷艳的脸庞,那黑衣人忍不住一声淫笑。

        伸手朝那娇躯抹去:“嘿嘿嘿...一会儿就让你知道知道大爷的厉...”

        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待宰羔羊却忽然没来由的大喊了一句。

        “南燕兮你大爷!要看到什么时候?还不快来救我!”

        那黑衣人闻言一愣,赶忙回身,眼前忽然金光一闪。

        用来格挡的长剑应声断成了两节。

        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手中断剑。

        那黑衣人艰难地说了句:“好...快的刀!”

        随后脑袋一歪,从躯体上滚了下来。

        “怎么?刚刚不是不认我嘛?”

        将那无头尸体踢到一旁,南燕兮坏笑着蹲到了凌亦寒身边。

        “哼!北原的金刀郡马,是我这个草民相认就能认的吗?”

        凌亦寒翻了翻白眼,冷哼一声道:“我们在青莲山累死累活的给你练兵。”

        “还得伺候着那些个洋人,吃什么牛排喝什么牛奶。”

        “你倒好,在这里抱着小美人儿,当着郡马爷,好不快活呀!”

        南燕兮顿时一脸的无奈,赶忙哄道:“哎呀...好师姐,你别急,等我慢慢跟你解释嘛。”

        “咱先解毒再说,我去找解药。”

        正要起身,凌亦寒却喊住了他,冷声道:“不用了,我调息一会儿就好了。”

        “这只是那种让人全身绵软,暂时失去内力的普通药粉。”

        “跟你的软香散很想,但不如它猛烈。”

        接着对南燕兮吩咐道:“你给我护法,我专心调息一会儿就好了!”

        听她这么一说,南燕兮有些不解地问道:“那...你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吗?”

        凌亦寒不疑有他,随即点点头嗯了一声。

        没想到南燕兮却忽然坏坏一笑:“那我还等什么!”

        说完,不等凌亦寒反应,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伸手一捏她的下巴,低头狠狠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