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90章 有了姐妹忘了夫君

第90章 有了姐妹忘了夫君

        这倒是让南燕兮没想到,心说自己这师父却是是够意思啊。

        随即拿出两颗塞给了其木格和凌亦寒。

        坏笑道:“既然如此,那先给我这两个乖老婆一人一颗吧!”

        凌亦寒脸红地温馨一笑,拒绝道:“我已经吃过了,给其木格吧。”

        “况且着东西,严格来说有些拔苗助长的意思。”

        “我并不怎么继续提升内力,多吃无益。”

        听她这么说,南燕兮也没再坚持。

        这东西,凌亦寒确实不怎么需要。

        她已经是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了,吃一颗尝尝鲜就得了。

        这个药丸所催生出来的内力很是虚浮,对她并无多少好处。

        只适合于自己这种武功还不错但内功却很差,继续提升内力的人。

        可即便如此,每服用一颗,也得用一个月的时间来适应。

        所以,这龙血御气丸虽然珍贵,却属于捞偏门。

        服用人选苛刻,材料又难找,很多名门正派都不屑使用。

        这次也是南宫问剑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专门照顾他这个偏科生。

        趁着有凌亦寒这样的高手在此给他们护法。

        南燕兮也不犹豫,与其木格两人当即便服下了丹药。

        打坐调息了一盏茶的时间,两人便先后睁开了双眼。

        张嘴突出一口浊气,顿时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无比的清爽。

        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其木格也是连连称奇,她从小生长在北原。

        对这种中原武林的稀罕物很是陌生。

        而且她所修炼的巧诺部内功很是粗浅,境界也很低。

        一身优秀的骑射功夫优秀,却无足够内里支撑。

        正是服用龙血御气丸的上好人选。

        南燕兮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探出头看看天色。

        现在离天亮还早,还能再睡个回笼觉。

        随即悄悄关上门,转过身来,满脸的坏笑。

        直把两女盯地一阵阵的发毛。

        如同狼外婆看到了小红帽,南燕兮一脸的垂涎之色。

        “两位夫人...今晚就让我们大被同眠吧?”

        “桀桀桀桀桀...”

        说完,便朝两人扑了过去!

        房间中顿时传来了两女的尖叫。

        门口站岗的侍卫纷纷对视了一眼,面色精彩了起来

        也许今天能有一场听觉盛宴啦。

        正想着,却见那毡房门忽然打开。

        一个身影径直飞出,呈大字形趴在了草地上。

        几个侍卫一愣,这不是刚刚要大被同眠的郡马吗,怎么还飞出来了?

        众人赶忙要过去扶,门内却又陆续地飞出了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

        其木格一脸坏笑的靠在门口:“大被同眠?想得美!”

        “现在有凌姐姐给本姑娘撑腰,你还想欺负人家?哼!”

        南燕兮呲牙列嘴的揉着腰,被众人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朝着其木格可怜巴巴道:“真是有了姐妹不要老公啊!”

        “这么冷的天...难道你们俩,要让为夫打地铺嘛...”

        见他这幅可怜样,其木格调皮一笑:“切,少装可怜,人家才不上当哩!”

        “你啊...去跟侍卫大哥们挤一屋吧!”

        说完,转身回到了屋内,身后的凌亦寒也朝他做了个鬼脸。

        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南燕兮和想笑不敢笑的侍卫们站在原地大眼儿瞪小眼儿。

        此时,不远的侍卫房里,换下班来的巧诺部侍卫们刚躺下。

        侍卫统领便走了进来,拍了拍手道:“哎!都醒醒了!”

        众侍卫好是不乐意,睡眼惺忪的抬起脑袋。

        那统领点起油灯,使劲憋着笑说道:“那个...郡马体恤诸位兄弟!”

        “今晚决定与诸位兄弟同睡,大家欢迎!”

        众侍卫这才看见了统领身后那夹着被子一脸尴尬的南燕兮。

        纷纷笑道:“郡马爷!您不去搂着郡主睡,来我们这男人窝里挤什么?”

        “不会是被郡主赶出来了吧?”

        “看看,我就说什么来着?郡马也是个怕老婆的面向!”

        “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把南燕兮臊的满脸通红。

        无力地解释着:“那个...借宿...借宿...”

        “我那屋里不是...来客人了嘛...”

        众人听闻,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旁的统领使劲憋着笑,赶忙派人收拾出一块空来,给南燕兮铺好了铺盖。

        嘴里还安慰道:“郡马您就放心睡!我跟您打对头,您有事就喊我!”

        南燕兮尴尬的点了点头,道了声谢,便赶忙躺下了。

        心中已经恶狠狠的诅咒了两女无数遍了!

        尤其使凌亦寒,早知道自己就不心软了。

        现在倒好,自己打又打不过她,强推又推不倒。

        有她给其木格撑腰,连那小丫头也开始调皮了起来!

        南燕兮心中恨恨的想着,等下次着。

        不管什么情况,不管你怎么哀求!

        老子不把你折腾到求饶叫爸爸,老子就不见南燕兮!

        现在已经是凌晨,天亮的很快。

        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草原上时。

        两女早已穿戴好衣服,洗漱完成。

        此时正伸着懒腰呼吸着草原上新鲜空气呢。

        其木格挽着凌亦寒的胳膊,两女一蹦一跳的说笑着,朝汗帐走去。

        迎面就撞上了刚从侍卫房出来的南燕兮。

        此时的南燕兮,一脸的憔悴,脸上的黑眼圈重的如同一对熊猫眼!

        那伙侍卫,好家伙!

        整整一晚上!磨牙,打呼,打嗝,放屁,那是样样俱全。

        威力之强,让同样军伍出身的南燕兮都招架不住。

        这一晚上,几乎就没睡着!

        一看见两女,南燕兮就气不打一处来。

        手指颤抖地指着两人,咬牙切齿道:“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看我不执行家法!站住!”

        两女自然是不肯束手就擒,见他追来,转头就跑。

        一边跑一边笑:“抓不着抓不着...略略略...咯咯咯...”

        三人围着汗帐你追我逃地转起了圈。

        知道屋内的岱钦咳嗽了几声,三人才闹罢。

        狠狠地剜了两女一眼,两人则回应以鬼脸。

        进帐后,南燕兮与其木格按例给岱钦请了安。

        凌亦寒作为晚辈也向岱钦行了礼。

        其木格不失时机的朝岱钦介绍起了凌亦寒。

        告诉他昨日如何如何凶险,多亏了她相救!

        然后也隐晦的告诉岱钦,这凌亦寒与自己一样,也是南燕兮的女人。

        岱钦倒是不在乎这个,在这个世界上,男人三妻四妾很是平常。

        他自己虽然只有两个子嗣,但妃子却也有四五个。

        但是听说昨晚是他就得南燕兮两人,岱钦却是无比的感激。

        激动地朝凌亦寒道着感谢,倒把她说的害羞了。

        一番客套后,南燕兮拱手道:“岳父大人,我们可能得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