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92章 这次看你往哪儿跑

第92章 这次看你往哪儿跑

        抬头看了看凌亦寒和其木格,南燕兮忽然笑了笑。

        柔声道:“悄悄出去备好马等我,我来做做收尾工作!”

        见他这么神秘,两女却不由得好奇起来。

        纷纷朝南燕兮问道:“什么收尾工作呀?我俩也想看看!”

        瞧着如同好奇宝宝般的两女,南燕兮点了点头。

        缓缓从背后掏出了匕首,朝那几人的脸上划去。

        一边划,一边刺,没事儿还用刀屁股杵两下。

        直划的那黑衣人的脸血肉横飞。

        凌亦寒一把拽住其木格,两人踉踉跄跄的跑到了院子里。

        扶着门框一阵阵的干呕。

        屋内的南燕兮耸了耸肩,嘴里忍不住嘀咕道:“明知道自己不行,还老想挑战一下。”

        “真是又菜又爱玩呐...找虐!”

        说完,手上继续忙活着。

        一直把那五具尸体的脸部全都祸害的面目全非。

        连亲妈都认不出来了才作罢。

        随后给他们摆了个造型,就像是刚刚打斗过一般。

        把床上的被褥啥的易燃物用刀划了划,扔在了几人身上。

        最后,南燕兮拿过油灯,朝着五人小声嘀咕道:“几位好走吧!”

        “要怪就只能怪你们选错了对象,配上了小爷这么个硬茬!”

        说完,将油灯往那被褥上一扔,看着那火苗渐渐燃起。

        南燕兮这才一个转身,来到了院外。

        两人已经备好了马,只是脸色有些发白。

        凌亦寒还好一点,毕竟也手刃过不少宵小。

        反观其木格就差点意思了,虽然自小练习骑射,却从来没伤过人命。

        充其量就是被迫杀过那几头饿狼。

        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坐在马上,依旧干呕不止。

        南燕兮忍不住幸灾乐祸道:“不让看非看!怎么样?难受了吧?”

        回头见那屋内火光已经渐渐燃起,赶忙一夹马肚。

        三人转眼冲出院门,朝远处跑去。

        不一会儿,身后远远地传来了警报走水的敲锣声。

        南燕兮满意的点了点头,心说这时机刚刚好。

        烧的太厉害,衣服什么的都烧烂了,起不到迷惑的效果。

        烧的太浅又太明显,经验老道之人很容易就看出来。

        算算时间,现在才开始救火,等众人将火扑灭。

        屋内那五具尸体应该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了。

        但是却还能剩下些衣服碎片啥的。

        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两个黑衣人与自己三人搏斗。

        不下心撞倒了油灯导致走水。

        最后五人因为势均力敌而同归于尽,尸体惨遭大火吞噬。

        虽然不能长时间瞒住那些刺客的眼睛。

        但短时间里,他们肯定分辨不出来。

        等分辨出来了,还得在花功夫重新找到自己的行踪。

        到那时,说不定自己早已回到青莲剑宗了。

        此时的那家山野客栈,店家众人费了好大劲才将大火扑灭。

        冒险进屋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只见屋内赫然躺着几具被烧焦的尸体。

        掌柜的不敢耽搁,赶忙跑去喊村里的保正。

        就在此时,从黑暗中跳出了几名黑衣人。

        趁人不注意,从后窗翻进了放房间。

        几个黑衣人来到那几具尸体旁,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紧接着又快速的翻了出去,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中。

        半炷香后,在一处山林中,有二十几个黑衣人围在火堆旁讨论着。

        “尸体烧的太厉害,认不出来了。”

        “不过,看残存的衣服碎片,应该是那三人,另外两个是咱们的人。”

        其中,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朝一个年纪较大的人问道。

        “陈大人,您是咱们这儿唯一的金牌高手。”

        “现在一共有八个人失去了联系。”

        “您给分析分析,他们到底是得手回去领赏了,还是被杀了?”

        其他人也纷纷凑过来,朝那人奉承着。

        那个陈姓杀手似乎很是受用,满脸骄傲地与众人说着自己的看法。

        人群中,一个身影苗条的黑衣人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随后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时,慢慢的退如了黑暗深处。

        这次,南燕兮三人开始全力向凉州城进发。

        南燕兮和其木格依旧骑着黑龙和黄骠。

        而凌亦寒则骑着一匹卷鬃青马,乃是岱钦送给她的。

        虽然是北原马种,却不同于普遍北原马的矮小。

        个头却一点不比黑龙和黄骠差,而且比它俩更加粗壮。

        凌亦寒这苗条的身躯往上一坐,真有点美女与野兽的感觉。

        三马齐头并进,谁也不让谁。

        一口气跑出去老远,眼看前方就要到凉州城下了。

        南燕兮思考良久还是决定先不进城。

        现在三更半夜,凉州不比昱州,晚上是要宵禁的。

        四门大关,城门上有弓箭手警惕巡逻。

        虽然凌亦寒拿出青莲令牌说不定就能通关。

        但现在毕竟是特殊时期,北原磨刀霍霍,凉州现在是风声鹤唳。

        三人又穿着夜行衣,这本来就违反律法。

        万一哪个新兵手一抖,一箭射来那还了得?

        南燕兮觉得还是不要去找不痛了。

        三人依旧是在附近的村庄找了个乡野客栈住了下来。

        这次虽然不用伏击那些刺客,三人却还是只要了一个房间。

        一个有着巨大土炕的“大床房”。

        本来凌亦寒和其木格是拒绝的,但实在是扛不住南燕兮的软磨硬泡下。

        嘴中只能同意了下来。

        不过,这荒山野岭人生地不熟的。

        还被人追杀着,两女自然不会让南燕兮做些得寸进尺的事。

        一左一右的将两人搂在怀里,问着两女散发的幽香。

        南燕兮就如同被百爪挠心般难受。

        其木格还差点,毕竟两人已经互相了解过无数回了。

        但是对于凌亦寒,南燕兮却是早已垂涎三尺。

        如同老猫枕咸鱼,实在是睡不着。

        转头看看其木格,心大的小丫头睡地无比香甜。

        抱着被子转到了另一侧,微微地小呼噜可爱的响着。

        南燕兮温柔的笑了笑,转头看看另一侧的凌亦寒。

        虽然也是背对着自己,但那睫毛却微微颤抖着。

        见此,南燕兮坏坏一笑,心里那股痒痒劲儿再也压不住了。

        轻轻一个转身,将那娇躯环抱在怀中。

        轻轻凑到佳人耳边,嘴唇轻触她的耳垂。

        故意吐着气,小声道:“师姐?睡着了吗?”

        怀中的娇躯明显一震,却没有反应。

        南燕兮也不着急,伸手攀向了某处柔软。

        凌亦寒身躯再次一震,伸手想去阻止,却被南燕兮一把制住。

        轻声在她耳边道:“乱动的话,可是会把其木格吵醒哦?”

        此言一出,凌亦寒顿时顿时软了下来,不敢再使劲挣扎。

        转头看向南燕兮,含春的眼神里露出些哀求,却又透着些渴望。

        檀口微张,一句软糯的“不要”,如同给南燕兮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微微一笑,轻轻将佳人放平,凑到她耳边小声道:“这次,我看你往哪儿逃!”

        说完,翻身压上,低头吻了下去。

        时间不长,随着凌亦寒一声痛苦的低哼。

        一旁侧身熟睡的其木格,悄悄睁开了眼睛。

        嘴角微微向上,暗自偷笑起来。

        自己这花心的夫君,又得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