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94章 抓舌头

第94章 抓舌头

        之后南燕兮因为无钱进京赶考,将那玉佩递给了村里的保正。

        才阴差阳错的把自己的行踪暴露了出来。

        只是那时的二皇子已经大权在握,只要把昱州拿下来并能守住。

        那基本上,他就是板上钉钉的南海国新皇了。

        所以,也没把南燕兮太当回事儿,随便派了个炮灰李儒去杀他。

        随后就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昱州的战事上。

        可没想到,李儒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将他干掉。

        本来大好的局势,也被南燕兮给搅和的一团糟。

        手握大军的镇西王李旗,又被李玉那个自以为是的缺心眼儿给逼反了。

        现在倒好,二皇子被李旗打的节节败退。

        眼看着半壁江山都没了。

        而李旗打出的旗号,就是受五皇子指派,进京勤王!

        所以,现在的二皇子才真的是将南燕兮重视了起来。

        估计是花了大价钱请那些杀手来干掉自己。

        自己这些个护卫加上凌亦寒,对付几个一品杀手倒还好说。

        但如果真的有金牌杀手接了单,那自己可就危险了。

        不光是自己危险,只怕还会牵连其木格跟凌亦寒。

        想了又想,南燕兮起身给两女盖了盖被子,转身走了出去。

        此时,大夏中州,京都,皇宫内。

        庄严的金銮大殿上却一片歌舞升平。

        在大殿的中央,一场舞蹈正在进行着。

        说是舞蹈,更像是一场祭祀。

        场上众人带着狰狞的面具,一伙着黑甲,一伙穿白甲。

        两伙人似乎是在相争相斗,呼呼哈哈的摆着奇怪的姿势。

        此时,忽然一个穿金甲的人蹿上台来。

        手拿长剑,一段霸气的剑舞。

        两方人马慢慢跪俯与他,整段舞蹈结束。

        那人随手将剑扔给一旁的侍女,伸手将头上的金色面具摘了下来。

        如果此时南燕兮在的话,肯定能惊讶不已。

        因为这人的容貌,与司徒妍有着至少五分的相似。

        正是大夏皇帝,他的二叔,司徒温。

        随便招了招手,一旁的首领太监赶忙过来将他扶下台。

        又有几个小太监过来,将他身上那套笨重的盔甲卸掉。

        司徒温慢慢的坐到了龙椅上,慵懒的问道:“老福,听说老周和项阳回来了?”

        一旁的那个叫老福的太监首领赶忙回道:“回来了皇上,在外面候着呢...”

        “嗯。”司徒温点了点头:“让他俩去尚书房候着吧。”

        老福赶忙答应着,随即朝一旁的小太监挥了挥手。

        那小太监得令,一路小跑的出了大殿。

        司徒温又问道:“南云兮回信了?”

        “啊,回信儿了皇上!”

        老福一脸恭敬的从袖中掏出了一封信件。

        将其展开,双手呈了过去。

        随后恭敬道:“他说,只要大夏出兵,帮他解决叛乱。”

        “他愿意率南海国归降我大夏,世世称臣。”

        司徒温冷笑了一声:“废物就是废物,这么点小事都搞不定,还敢觊觎朕的昱州!”

        “世世称臣...当朕傻吗?”

        随后朝老福道:“给南云兮回信,告诉他,朕让他世袭镇南王。”

        “但南海国必须并入我大夏国土,否则免谈。”

        “然后告诉陆长风,让他积极备战,随时准备进攻南海。”

        “朕也给他玩一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说完,朝老福挥了挥手:“去办吧。”

        然后站起身来,朝上书房走去。

        此时,书房内,项阳与一个老太监正候在门口处。

        这老太监正是那日南宫问剑与项阳碰面时的那个武功高强之人。

        随着那随身太监的一声尖锐的“皇上驾到...”

        司徒温缓缓而来,两人匆忙行礼,司徒温隔空虚扶了一下。

        “免了!”

        两人赶忙道:“谢皇上!”

        司徒温缓缓坐到龙书案,朝两人问道:“怎么样?妍阳有消息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项阳率先回道:“回皇上,都找遍了,确实没有消息。”

        “只怕...早就死在外头了。”

        司徒温一只手扶着额头,一手轻轻敲着桌子。

        叹了口气道:“只是...朕这心里还是不安呐...”

        又沉吟了一会儿,随即道:“算了,先不管她了!”

        转头看向两人:“你们,听说南海五皇子的消息了吗?”

        两人面面相觑,拱手回道:“听说了一些!”

        司徒温点了点头道:“那你们两个,再辛苦辛苦,找到他,带回来!”

        “朕要活的!”

        “遵旨!”两人齐齐答道,缓缓的退了出去。

        两人走后,司徒温似乎有些疲倦。

        往椅子背上一靠,微微捏了捏眉心。

        忽然,一双小手伸出,在他太阳穴上轻轻的揉着。

        一声娇糯的声音传来:“皇上!您又在为什么事儿伤神呢?”

        司徒温放下手,微微坐正,享受着那双巧手的服侍。

        低声道:“南边北边都是事儿,怎能不伤神啊!”

        “对了,她怎么样了?”

        那女人叹了口气:“能怎么样,还是哭哭啼啼的呗...”

        闻言,司徒温微微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

        夜,逐渐深了。

        南燕兮与万马客栈中的众人也聊完了。

        众人分头去准备,南燕兮则悄悄回到了屋内。

        可能是太累,两女睡得很熟。

        南燕兮并未吵醒她们,悄悄躺在了床的一侧,闭上眼休息了起来。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正当南燕兮已经昏昏欲睡觉得今晚不会来之时。

        走廊内忽然一声闷响,南燕兮瞬间睁开眼睛。

        手中弯刀在手,朝凌亦寒喊一声:“护好其木格!”

        瞬间冲出门去。

        走廊两侧的房间也冲出那些护卫与客栈的护院也冲了出来。

        大家齐齐朝走廊尽头的窗口处围了过去。

        此时,地上正倒着两个黑衣人,被网子紧紧地网着。

        众人一拥而上,将那两人紧紧地绑了起来。

        上前揪下蒙面巾,南燕兮不由得挑挑眉。

        这两人看年龄比其木格大不了多少,跟司徒妍能一般大。

        一个胖胖的,白白的。

        另一个黑黑的瘦瘦的。

        一般的杀手为了防止失手被擒后受辱,一般在牙齿里都藏有剧毒。

        南燕兮自然知道这一点,上前一步,伸出手捉住二人的下巴。

        接着手上一使劲,那二人的下巴便脱臼了。

        让人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却并没有找到想象中的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