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99章 桃源庄

第99章 桃源庄

        “离儿姐,怎么办?应该是死了吧...”

        萧离摇了摇头:“没见到尸体前不能妄下结论。”

        “走,去下游找找看!”

        两人应声答应,朝着下游跑去。

        此时,凉州刺史府,项阳与老周正在听着凉州巡防营和守备营两位统领的汇报。

        “看来是有人在追杀他。”

        听完汇报的项阳转头看向老周:“周公公,您怎么看?”

        “倒是聪明的很...知道放迷阵...”

        老周嘿嘿一笑,声音沙哑道:“看看城里还有没有枫叶刺客,捉一个来问问就是了。”

        接着转头看向项阳,拱手道:“这事儿,还得麻烦项将军。”

        “老夫去周围转转,看看有什么线索。”

        项阳闻言,眉毛顿时微微一挑。

        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端起茶杯微微一抿:“好,公公尽管放心。”

        黑暗...无尽的黑暗...

        南燕兮浑浑噩噩的向前走着,身体虚弱,不受控制。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久。

        那无尽的黑暗似乎逐渐走到了尽头。

        一个红色的大门燃烧着熊熊地烈焰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这是哪儿?”

        南燕兮努力地睁开那无力的眼睛,面前燃烧着的大门忽然打了开来。

        门内一瞬间金光闪耀,无尽的财宝,无尽的食物,无限的美景尽在其中。

        似乎只要踏进这道门,这些东西就都是自己的。

        紧接着,门内又闪出许多的美女,穿着简单的衣服向他照手。

        “来啊...快来啊...”

        南燕兮恍惚的看着这些,身体似乎有些不受控制。

        浑浑噩噩地朝那大门走去。

        嘴里恍惚念叨着:“我的...都是我的...”

        踉踉跄跄的来到门前,那些美女更是妩媚了起来。

        朝他伸出玉手,娇媚道:“来吧...进来吧...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南燕兮恍惚地抬起腿。

        然而,就在要迈进去的瞬间。

        耳边却忽然响起了一声:“夫君!”

        南燕兮闻声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众女,正一脸愁容地看着他。

        司徒妍,南宫若雪,凌亦寒,李京墨,杨羽萱,其木格。

        众女眼含泪水,责备般问道:“夫君...你不要我们了吗?”

        “我...我...”南燕兮神情地看着她们。

        想要转身去拥抱她们,身体却根本不受控。

        那门内悠悠的传来阵阵的呼唤声:“来啊...来吧...这里有的是美女...”

        “权利,金钱,美女,这里样样都有!”

        “舍弃掉吧,你都已经得到过她们了,该扔了!”

        “你不过是贪恋她们的美色而已,这里,有的是新鲜的...让你永远享用不尽!”

        “不!不是!不是的!”南燕兮拼命地摇着头,嘴里一遍遍嘀咕着。

        见他如此,那声音再次响起:“看来你还是不忍心啊!”

        “那就让我来帮你吧!”

        闻言,南燕兮一转头,眼前的画面瞬间大变。

        只见那六个女孩皆被五花大绑,一个个地跪在木桩前。

        脑袋贴在那木桩上,绝望地闭着眼。

        每个人身后,都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刽子手。

        南燕兮心中大急,想要冲过去,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

        此时,那声音再次响起:“这六女就是那反贼的同党!”

        “皇上有令,即刻开刀问斩!杀!”

        说一声杀,身后的刽子手高高扬起了鬼头大刀。

        “不...不...不要...”

        南燕兮嘴里一遍遍嘀咕着,可那大刀终究还是落了下去。

        “不要!”

        一声大喊,南燕兮瞬间醒了过来。

        把一旁正给他换药的仆人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正要发怒,却见他满脸惊恐满头大汗的模样。

        无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安慰道:“公子做噩梦了?”

        “公子莫要乱动,以防扯到了伤口。”

        “原...原来是梦啊...是梦...幸好是梦!”

        听那仆人这么说,南燕兮逐渐平复了下来。

        有些余惊未消地摸了摸脸,发现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那仆人伸手低过一块拧干水分的温热毛巾。

        “公子快擦擦,您现在体弱,此时若是感了风寒那可不得了!”

        南燕兮感激一笑,赶忙双手接过。

        那仆人又给他背后垫了床被子,让他能斜斜的靠在那里。

        “多谢兄弟了。”南燕兮一边擦拭着汗珠,一边细细打量着他。

        这人看着年龄不大,最多十六七岁。

        长得很是白净,眉眼间透着股子机灵劲儿。

        身穿一件粗布衣服,随便挽着个发髻,似是个书童打扮。

        将擦完汗珠的毛巾递还给他。

        南燕兮拱手问道:“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这里...又是何地?”

        “哦,有礼有礼。”

        那小书童赶忙回礼道:“公子叫我玄儿就好了。”

        “此间是桃源庄,地处凉州与云州交界处。”

        听他这么说,南燕兮点了点头。

        回想那场战斗,自己受伤不敌,跳入山涧。

        没想到竟然漂流了这么远。

        赶忙朝玄儿感谢道:“多谢兄弟救命之恩,南燕兮记下了!”

        闻言,玄儿却摆了摆手,否认道:“公子谢错啦,并非是小人。”

        “救你性命的,乃是我家主人,桃源庄庄主,知鱼先生。”

        “知鱼先生?”南燕兮闻言一愣,非鱼而知鱼乐,好名字。

        赶忙拱手道:“原来如此,多谢他老人家救命之恩。”

        “不知先生他老人家现在何地?在下还未拜见,实在是失礼。”

        听他如此说话,玄儿顿时忍不住笑了一下。

        随后又赶忙捂住嘴正色道:“既如此,小人去禀报先生即刻。”

        “公子昏迷了三日,现在正是无力之时,还是要多加休息。”

        “小人为公子去叫些饭食来,公子稍等。”

        说完,玄儿便在南燕兮的道谢声中退了出去。

        就在此时,足足在凉州城周边转了三天的老周。

        终于找到了南燕兮曾经的战斗之处。

        伸手拿起那把被砸弯地长刀,仔细观瞧了一番。

        老周微微皱眉,站在山涧边上喃喃道:“出事了么?”

        随即运起轻功,飞身朝山涧下游而去。

        不一会儿便消失了踪影。

        时间飞逝,又过了三天。

        此时的南燕兮已经能够下地了。

        玄儿每天来给他换药,却从没提过知鱼先生要见他的消息。

        每次当南燕兮问起,玄儿都以各种理由推脱。

        想来是这家主人太过忙碌,南燕兮也不好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