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05章 金血双蛟

第105章 金血双蛟

        此时,离桃源庄不远处的山林中,一场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着。

        体型壮硕的胖墩,被人一脚踢飞。

        巨大的力道让其一连撞断了好几颗大树才勉强停下来。

        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那人紧接着一个闪身,随手捉住胖墩掉落的一把大锤。

        朝着一旁扔飞镖的瘦猴掷出。

        那大锤如闪电般冲向瘦猴,轻松击碎那小盾牌的同时,也砸断了他的胳膊。

        瘦猴哀嚎地倒在地上,被闪身而来的那人一记手刀,打晕在地。

        匆匆赶来的萧离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败自己的两名手下。

        萧离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个背对她的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桀桀桀...”那人诡异一笑,缓缓地转过身来。

        一身黑衣,蒙着面,只露出了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

        那人缓缓伸出如僵尸般干枯的手,带着尖锐的指甲指向萧离。

        嗓音沙哑尖锐:“黑衣禁卫?不过如此”

        说着,朝萧离勾了勾手指,示意她放马过来。

        萧离眼神一凌,手一翻,银鳞蛇剑在手,朝着那人飞身而来。

        那人却似乎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左手背后,只伸出右手,与萧离战在了一起。

        当...当...当...

        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

        萧离震惊的发现,这人竟然直接用手来接自己的剑。

        以血肉之躯撞上自己的神兵利器,这人竟然毫发无损。

        不仅如此,这人的武功内力更是深不可测。

        萧离一套剑招下来,竟被他全部从容化解,连一步都未退。

        两人只过了十几回合,那人就瞅准破绽忽然一掌击出。

        萧离迅速挥剑格挡,却还是被他震退了十几步。

        那人缓缓收拾,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紧接着转过头,死死地盯着萧离:“秦歌就教了你这点本事?”

        萧离闻言,顿时震惊道:“你认识我师傅?”

        那人并未回答,只是缓缓地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阴恻恻地对萧离说道:“再不使出全力,我会杀了你!”

        闻此言,萧离心中顿时一紧“他怎么知道我为用全力?”

        不过事到如今,也不能再保留了。

        萧离缓缓伸手,将背后那个不起眼的黑色长木匣取了下来。

        打开木匣,里面竟然还有一把剑。

        那把剑造型跟萧离手中的银鳞蛇剑几乎一样。

        只是,这把剑的剑身,颜色为暗红,上面布满了金色的纹路。

        萧离将此剑拔出,拿在左手,倒背在身后作藏剑式。

        右手持金剑斜指那黑衣人。

        双剑在手,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拔高近一倍。

        那黑衣人桀桀一笑:“嗯...看来秦歌这把金血双蛟都传给你了。”

        “那就让老夫来试试,你配不配得上它!”

        话音未落,那黑衣人双爪如鹰,直冲萧离而来。

        见此,萧离不敢大意,手中金红双剑挥舞出一片剑花。

        竟然与那黑衣人短时间抗衡起来。

        只是,战斗越往下,萧离就越觉得心惊。

        此人似乎对自己的双蛟剑法了如指掌,几乎所有的杀招都被此人一一化解。

        全力以赴的她,也只在那人手里走了三十几个回合。

        只见那人忽然虚晃一招,如鹰爪般的右手一下子擒住了萧离的右手。

        向身侧一带,脚下一个地扫。

        萧离瞬间失去平衡,金剑脱手,倒在了地上。

        还未等她反应,那黑衣人便栖身人上前。

        一脚踏出,直接踩在了萧离唯一还拿着剑的左手上。

        手中夺来的银鳞蛇剑一翻,抵住了萧离的咽喉。

        随即摇了摇头,嘴里沙哑道:“这剑法...慢的一塌糊涂!”

        此时的萧离,整个大脑已经被震惊所填满。

        这双蛟剑法,虽耗费内力极大,但威力也是极强。

        哪怕是遇上当今武学大佬,用此剑法也能周旋一二。

        可如今,自己却被眼前这人轻松制住。

        萧离脑子里除了震惊,就只剩下了一个疑问。

        声音颤抖道:“你...你到底是谁?”

        那黑衣人阴恻恻的笑了笑,却并没有回答。

        忽然伸出手指,在萧离周身几个大穴上点了几下。

        “你!”萧离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侵入自己的经脉,直接把自己内力封了起来。

        这个世界的武学,太过依靠内力。

        如果没了内力的加持,单靠招式与力气,自己只怕连个庄稼汉都打不过。

        被制住的萧离,愤怒中带着丝惊恐。

        质问那黑衣人道:“你...你要杀便杀,这是什么意思!”

        “杀?还不至于...”那黑衣人阴恻恻的说了一句。

        转头看向刚刚才勉强爬起来的胖墩。

        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随手一挥,那信件便如同长了翅膀般飞到了胖墩面前。

        随后阴森地吩咐道:“拿着这封信,去找你们的指挥使秦歌。”

        “十天之内,老夫收到回信便放了这丫头。”

        “若是收不到或者超过了十天...”

        那黑衣人阴鸷的一笑:“那我就废掉你们老大的功夫,卖到窑子里去!”

        “这脸蛋儿,定能卖个好价钱,桀桀桀...”

        说完,便放开了萧离,随手将那两把宝剑一起收到了盒子里。

        将其背在背上,转头对萧离命令道:“跟我走!”

        随即便缓缓朝山下走去。

        萧离踉跄的爬起身来,转头吩咐胖墩。

        “带瘦猴去疗伤,回去向指挥使禀报此事...”

        胖墩却还是有些担心:“离...离儿姐...那您怎么办?”

        “放心,我不会杀她...”

        那黑衣人一边朝前走着,一边说着:“快点跟上!”

        受制于人的萧离也没办法,只得踉跄的跟上了前面的黑衣人。

        胖墩站在原地目送着萧离,却又无可奈何。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赶忙朝那黑衣人喊道:“老贼...呃...那个前辈...”

        “您留个名讳吧,晚辈去哪儿找您呐?”

        那黑衣人并未回头,依旧向前走着:“桃源庄找我,老夫姓周!”

        闻言,胖墩暗自嘀咕着:“姓周...?”

        随即又朝他们喊道:“您...您再宽限几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