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08章 豹子变家猫

第108章 豹子变家猫

        看着那语无伦次的老周,南燕兮也是五味杂陈。

        心中正想着怎么安慰安慰他,不经意间眼睛一瞥。

        瞧见了老周身后站着的美女,南燕兮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那女子见南燕兮瞧她,顿时朝他瞪了瞪眼。

        意思是你瞅啥瞅啊?

        刚刚他就觉得眼熟,让萧离这一瞪,南燕兮一下子认了出来。

        “哎呀我去!”一声国粹脱口而出,瞬间退后了好几步。

        手指颤抖地指着萧离,满脸的惊恐:“你...你...你...”

        这时的老周也已经平复好了心情,见南燕兮这副模样。

        赶忙擦了擦老泪,朝南燕兮解释道:“小主人莫怕...莫怕...”

        说着转过头,朝萧离狠狠一瞪。

        此时的萧离,心中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这老太监实在是可怕,萧离还真有点怵他。

        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屈服了下来。

        迈步来到南燕兮面前,极度生疏地朝他行了个宫礼。

        嘴里生硬,毫无感情地说道:“奴婢小离儿,参见主人。”

        话音未落,身后的老周忽然呵斥了一声:“放肆!”

        “咱家是这么教你的吗?给我重说!”

        “一会儿若是公子不喜欢,咱家马上就捏死你!”

        听着那逐渐冰冷的声音,萧离也是忍不住心肝一颤。

        不由得暗叹一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都是报应啊!报应啊!哎...!

        无奈,只得再次朝南燕兮翩翩行礼,声音软糯道:“奴婢小离儿拜见主人。”

        “呃...这这这...”

        两人这一番操作,直把南燕兮惊得哑口无言。

        这还是那个杀人如麻,冷酷无情,多谋狡猾的职业杀手吗?

        这才几天不见就乖顺的如同一只小猫。

        南燕兮满眼疑惑的看向老周:“周老叔...这是...?”

        “啊...哈哈哈...”

        老周开心一笑,随即解释道:“跟主子您回,这小丫头叫萧离。”

        “是咱们南海,黑衣禁卫指挥使秦歌的徒弟,现官居总旗。”

        “那秦歌呀,当年是老奴的徒弟,所以这丫头也算是老奴的徒孙。”

        随即指了指萧离,对南燕兮正色道:“此女刺杀主子,罪大恶极。”

        “老奴本想将她当场击杀,可是后来一想...”

        “为了主子以后的路子,老奴还有些事要解决,暂时还不能陪在您身边。”

        “主子现在也却个端茶送水暖床的丫鬟。”

        “这丫头武功还算不错,这段时间便让她陪着您。”

        “您若是喜欢就留着,忍不住收了房,那也是她的荣幸。”

        “若是您不喜欢,或是她伺候的不好,等老奴回来,将她杖毙了便是...”

        南燕兮悄悄上前,将老周拉到一边,一脸的苦相:“老周叔,这女人厉害得紧。”

        “我...我可打不过她...万一您一走,她...”

        说着朝萧离瞥了两眼,眸子里充满了忌惮。

        “哈哈哈...无妨无妨...”老周耸肩,话语中满是安慰。

        “老奴已经已经将她的内力封存,现在她不是公子的对手。”

        “哦...这样啊...”

        南燕兮一颗心落地,随即疑惑道:“那...她没内力怎么护卫我呀?”

        “这个好办...”老周闻言,嘿嘿一笑。

        从怀中掏出一枚药丸,萧离见状,暗叫不好,这老东西可是阴损的很。

        赶忙要躲,可内力被封的她哪里躲得过?

        老周微微一闪,便出现在了她面前。

        如鹰隼般的手迅速伸出,一把掐住萧离漂亮滑嫩的下巴,轻轻一捏。

        “啊...!”萧离一声惨叫,檀香小口吃痛,无自主的张了开来。

        药丸便被老周轻松扔了进去。

        紧接着一推萧离的下巴,往她咽喉处轻轻一摁。

        萧离便不自觉的将那药丸咽了下去。

        “咳咳...”向屋外踉跄地跑几步,一把扶住门框。

        使劲想把那药丸吐出来。

        一旁的老周却是狡诈一笑:“别吐啦...入口即化,吐也没用。”

        “你!”萧离惊恐中带着愤怒,转头质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没吃什么,不过是让你品尝一下咱家的穿肠断脉丹。”

        老周恭敬地扶着南燕兮安心坐定,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交给他。

        随后自己也转身,做到了座位上,轻轻端起茶杯。

        漠然道:“咱家这药,天下无人可解,更不可能被内功逼出。”

        “一个月内,要是不用解药,或是服用些压制毒性的药物。”

        “就会经脉具断,肠穿肚烂而亡!”

        慢慢地品着香茗,森然的笑着:“当然了,若是你耍心眼儿,乱用解药。”

        “或是强行运功逼毒,这穿肠断脉丹便会当即发作!不信你可以试试...”

        萧离一瞬间面如土色,眼神里充满了绝望。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以防万一罢了,那解药,自然是在咱家这里。”

        老周放下茶杯:“只要你好好服侍公子,待咱家办完事情,自然就会赐你解药。”

        随后朝南燕兮拱了拱手:“公子啊,老奴刚刚给您的,便是这压制毒性之物。”

        “您每个月,给她服上一粒,毒性便不会复发。”

        南燕兮闻言,好奇的将那玉瓶拿起,冲着光亮一瞧。

        里面果然有六七粒暗红色的小药丸。

        “这些量,足够撑到老奴回来啦!”

        听老周这一席话,南燕兮无比欣喜。

        萧离这女人,又毒又聪明,武功还高强。

        虽然不知道她跟叶知鱼谁更聪明,但要是单论打架,叶知鱼肯定不是其对手。

        南燕兮更是打也打不过,玩心眼也玩不过。

        要总是有这么个人在身边虎视眈眈的,南燕兮还真是寝食难安。

        现在好了,就如同给猛犬栓上了项圈,给烈马套上了笼头。

        降住了!

        不过,对于老周的去向,南燕兮还是充满了疑惑。

        “老周叔?您要干嘛去?现在就要走吗?”

        语气中带着些不舍:“不如您留在我身边,大事上我也好请教您。”

        这句话,不禁拉近了二人的距离,也给予了老周足够的面子。

        老周自己清楚,公子身边能人异士众多,哪用地着他这老太监教什么。

        只是公子爱惜自己这个老人儿罢了。

        老周笑着摇了摇头:“快二十年啦,有些事也该了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