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12章 悲催的叶知鱼

第112章 悲催的叶知鱼

        南燕兮怪叫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

        出身北方的南燕兮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蛇。

        一见那玩意儿,南燕兮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脸色瞬间发白,浑身无力,有时整整一天都缓不过来。

        “公...公子...是我...”

        呃?这清甜的声音......

        手忙脚乱的掏出火折子,接着微弱的火光,南燕兮朝床上仔细看去。

        竟然是萧离,只见她此时两腮桃红,眸似春水。

        似乎是怕惹怒了南燕兮,此时的她害羞里带着一小点惶恐,怯生生的盯着他。

        “公子您...您回来了...我...奴婢...给您宽衣吧...”

        “哎?萧离?你...这是...?”

        听着萧离还有些生硬的话语,南燕兮忍不住有些疑惑。

        只是这无意的一问,在本就极度害羞,极度不自信的萧离听来,却如同是嫌弃。

        “啊?...对...对不起,我这就走...”

        眼泪瞬间在眼窝里打起了转,正要起身。

        站在床边的南燕兮却忽然把火折子吹灭,一把将她摁倒。

        对着那晶莹的耳垂轻轻地吐着气。

        “小离儿,你可想好了?”

        “嗯...”萧离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那好吧...不过,我还没看那功法哎...”

        “不...不用...离儿教你...”

        “好嘞...听话,张嘴...”

        “呜...”

        如同听到了开战的命令般,一番旷世大战正式打响!

        进攻方四面开火,多管齐下,猛烈突袭。

        守方则节节败退,溃不成军,直至连连求饶。

        当双方一同攀向顶峰之时,房间内瞬间安静,只剩下了两人地喘息声。

        良久良久,黑暗中传来了温柔的喃喃细语。

        “离儿,你这手脚怎么这么凉啊?”

        “嗯...不知道,从小就这样...”

        “那可不行,手脚凉没人疼,来,哥哥给我小离儿暖暖。”

        “你还没有人家大哩,怎么就当人家哥哥?”

        “胡说,天大地大夫君最大!”

        “哎呀~讨厌~别乱摸啦~”

        清晨,叶知鱼一脸憔悴的走出房门,站在院子里打着哈欠。

        “小姐?您昨晚没睡好吗?”

        来送饭的玄儿盯着她的两个黑眼圈,满脸的疑惑。

        “哦...可能是在竹屋睡习惯了吧,没事...”

        叶知鱼牵强的解释着,心中暗骂玄儿,怎么给自己找了这么的地方。

        这院子倒是干燥舒适,但却刚好和南燕兮的院子挨在一起。

        尤其是这两个院子的卧室,中间只是隔了堵墙。

        那对狗男女,整整折腾了大半宿。

        刚开始还好,萧离一直忍着不出声。

        可到了后来,估计实在是忍不住了,也就逐渐的放开了身心。

        一瞬间,男女大合唱响彻小院,一直到天蒙蒙亮了才偃旗息鼓。

        叶知鱼这才勉强合了一会儿眼。

        此时的南燕兮也是刚刚起床,虽然脚步还有些发虚,但每日的修炼不可拉下。

        初尝人事的萧离还在沉沉的睡着,轻轻给她盖了盖被子。

        南燕兮悄悄来到外堂,盘盘膝而坐,宁心静气,运起青莲心法。

        心法一经运转,便闻他一声惊呼。

        自己的内力竟然真的上了一个大台阶。

        之前服用龙血御气丸所带来的虚浮感也消失殆尽。

        心法运转飞快,只一盏茶的功夫,便已经运转了一个周天。

        这要是放在以往,足足一炷香才能勉强完成。

        而且,自己身上的伤,竟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南燕兮欣喜不已,这阴阳和合功竟然如此的神奇。

        要是论这个速度,自己很快就能追上那些年轻一辈的步伐。

        就算不能超越,也能勉强追平。

        “哟,这么用功啊?折腾了一晚上不多睡会儿?”

        南燕兮闻声开眸,只见叶知鱼正似笑非笑地斜靠在门口。

        “嘿嘿嘿...勤能补拙嘛,可不敢放松。”

        “是!你是不敢放松,你倒是勤快得很呢!”

        一把揪起南燕兮的衣领,一晚上的摧残终于爆!

        “你知道老娘什么时辰了才睡着嘛?还让不让人活啦...!”

        “哎呀...别别别...姐姐姐我错了...我错了行吗...”

        南燕兮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去捂叶知鱼的嘴,生怕吵到他的小离儿。

        “小声点小声点...我的姐姐哟...里边还睡着呢...”

        “你tn倒是挺怜香惜玉!别人呢?你们也忒不道德啦!”

        心态爆炸地叶知鱼使劲地平复着崩溃地心情。

        嘴里依旧抱怨不止:“那丫头初尝人事,你想折腾死她呀?”

        “哎呀~怎么会呢...您看这个。”

        南燕兮耸耸肩,一脸的不在乎。

        如献宝般将那阴阳和合功递了过去。

        “这玩意儿太神奇了,只要两人照着这上面的运行路线。”

        “一个晚上,我这内力涨的,赶我平时一个月呢!”

        “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你看你看...”

        说着,还朝她摆出了几个滑稽的健美姿势。

        把叶知鱼逗地破颜一笑,倒也没有再继续怪他。

        听南燕兮这般吹捧,叶知鱼顿时有了兴趣。

        好奇地翻开册子,美丽的脸颊瞬间升起了一团红晕。

        那羞人的姿势和语句,让叶知鱼忍不住啐声连连,一把扔了回去。

        “哎呀,下流下流...呸!这个老周真是为老不尊。”

        南燕兮手忙脚乱的将其接住,生怕摔坏了般。

        小心翼翼的把那心法整理好。

        转身疑惑道:“哎?叶姐姐,你昨晚...没在竹屋睡啊?”

        说完,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朝叶知鱼一脸的坏笑:“你不会是...嗯?”

        “咳咳...你..你你..别误会啊!”

        叶知鱼慌乱地掩饰着:“我那只是单纯住腻了,跟你可没关系!”

        “哎!对对对!是是是!”南燕兮一脸的精彩,阳腔怪调地摇着头。

        “切...随你怎么说...”叶知鱼翻了翻白眼,不再与他纠缠,转身去了门外。

        南燕兮不由得撇了撇嘴,心中暗叹,这聪明的女人确实不好撩啊。

        “公子?刚刚...谁来了?”

        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南燕兮循声看去,不禁柔上眉梢。

        “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萧离揉着眼睛,有些没睡醒般萌萌一笑:“嗯...看不见你,就睡不着了。”

        说完,撒娇般趴在南燕兮背上,双手环着他地脖子。

        “人家还以为你跑了呢...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