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26章 表弟?

第126章 表弟?

        “你说,那家伙怎么就这么好的福气呢?”

        “那些个漂亮女人,为什么个个够喜欢他!”

        “嗯...不知道...嘿嘿...”

        药效逐渐发作,南宫若雪逐渐开始神志不清起来。

        “但...但是...人家就是喜欢他...非...非他不嫁...”

        那小子见此,忽然发出一阵淫笑。

        “非他不嫁?只怕是由不得你喽。”

        “一会儿,你就会求着让我干你!哈哈哈...”

        “你说什么!”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的南宫若雪闻言大怒。

        心中暗暗觉得不对,慌忙起身,却发现已经是全身无力。

        身体里一阵阵的发热,似乎在孕育着某种欲望。

        “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南宫若雪踉跄的倒在地上,惊怒的看向他。

        “呵呵...这么快就发作了?”

        那小子不慌不忙的起身,朝着她慢慢走去:“师姐莫怕,不是毒药。”

        “这个就是普通的迷春散而已。”

        “等我得到了你,以后这青莲剑宗,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不...不要...你不要过来...”

        南宫若雪美眸含泪,惊恐不已,心中已是懊悔万分。

        “救...救命...你混蛋...”

        “叫吧...使劲叫...今晚过后,你就是我的人啦。”

        “老老实实的忘了你那个师兄吧,哈哈哈...”

        那小子一脸的**,死死盯着倒在地上的南宫若雪。

        “不!我不要!我不要!”

        “师...师兄...燕兮哥哥...你在哪儿...快来救雪儿...”

        南宫若雪拼劲最后的力气,挣扎的站起身来。

        却因为药效的发作,再次无力的地向后倒去。

        然而,就在她绝望的瞬间,背后却忽然传来一阵温暖。

        “傻丫头,叫师兄什么事儿啊?”

        闻着那熟悉的味道,南宫若雪艰难的睁开眼睛。

        “师兄...你来了...我是在做梦吗?”

        美眸中,委屈的泪水终于划落:“师兄...对不起。”

        “傻丫头。”南燕兮淡淡一笑,将其温柔的抱在怀中。

        转头看向那家伙:“你!得死!”

        那声音如同自九幽传来一般,令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哼!敢坏小爷的好事,我先杀了你!”

        见事情败露,那家伙也只得孤注一掷。

        转身抽出宝剑,直刺南燕兮而来。

        忽然,眼前一晃,一抹倩影闪过,沐轻烟到了。

        那小子眼见不妙,手中剑招一变,向她直刺而去。

        沐轻烟玉手自腰间一摸,一柄软剑抽出。

        金属撞击的铿锵声此起彼伏。

        “咦?”两人一过手,沐轻烟不禁发出了阵阵疑惑之声。

        这小子,武艺不低,而且不是青莲剑宗的路数。

        此时,那家伙也认出了沐轻烟。

        对于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红衣寒剑,他可不敢托大。

        剑招一变,转身就要跑。

        可沐轻烟是何等人物,哪里能任由其跑掉。

        身影忽然一闪,转身轻飘飘的一掌,正中其后心。

        “噗”那家伙一口鲜血喷出,一下子跌坐在了墙根处。

        “啧啧啧...青龙门的游龙剑法哦...”

        沐轻烟轻佻一笑:“不过如此嘛。”

        紧接着快步来到其身边,伸出手在其身上拍点了几下。

        封住其内力的同时,为了防止其自杀,也把其胳膊和下巴卸了下来。

        “沐姐姐,交给我吧。”

        此时的南宫若雪已经逐渐失去了理智,开始在他怀中不住的磨蹭。

        直把南燕兮搞得有点忍不住,只得将其塞到了沐轻烟怀里。

        只是,那丫头在沐轻烟怀里,依旧扭动不止,两手乱抓。

        本来就薄的衣服被她瞬间搞得凌乱不堪。

        “哎呀...你这死丫头!”

        沐轻烟顿时尴尬不已,只好出手将其暂时击晕。

        轻轻把她抱起,放到了一旁的床榻上。

        南燕兮面沉似水,缓步走上前,在其身上摸索了一番。

        果然在其身上翻到了一枚青绿色的令牌。

        上面栩栩如生的刻着一条龙,背面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青龙门。

        对于自己这个便宜老娘的娘家,南燕兮是一点都不了解。

        只知道自老皇帝登基后没几年,便逐渐没落了下去。

        捏住他的下巴,上下检查了一番。

        见那牙齿中并无毒药,随手便给他把下巴按了回去。

        “叫什么?”南燕兮从背后抽出匕首。

        面无表情地剔着指甲。

        “李元杰!”

        “哦...来此的目的,谁派你来的!”

        “呵呵,我劝你还是别费劲了,我什么都不会说。”

        李元杰艰难地咳嗽了几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你就是南燕兮吧...咳咳...说起来,我还是你表弟呢,哈哈...”

        “哦?怎么讲?”

        南燕兮眉间微挑,似乎很有兴趣。

        “咳咳...”李元杰微微咳嗽了几声:“你娘,李姝文,是我的表姑。”

        “我的父亲,现任青龙门门主,就是她的堂弟。”

        南燕兮点点头:“这么说...你们篡位了?”

        “呸!什么篡位,李姝文一介女流,怎配青龙门主!”

        李元杰闻言大怒,恶狠狠的说着:“这青龙门,本来就该是我家的!咳咳...”

        “哼哼...当年你娘和南海的那些秘密,你想知道吗?嗯?”

        紧接着话锋一转,朝着南燕兮疯狂地威胁着。

        “放了我呀!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都告诉你...”

        “不想知道。”南燕兮淡然一笑,忽然打断了他的话。

        “这些陈谷子烂芝麻,我没兴趣。”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又是南云兮派你来的吧?”

        南燕兮有些讥讽的笑着:“他还真是黔驴技穷,无所不用其极啊。”

        伸手拍了拍李元杰的肩膀。

        “放心,青龙门,早晚是我的,南海国,早晚也是我的。”

        “不过嘛...这些你怕是看不到了...表弟!”

        言罢,南燕兮微微抬起匕首,抵在了他的心脏处,开始缓缓地用力。

        那锋利的匕首慢慢的,缓缓地刺破李元杰的衣服,刺破他的肌肤。

        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李元杰开始疯狂了起来。

        “不...不...你不能杀我...我爹是青龙门主...他一定饶你不了你!”

        “不...表哥...表哥别杀我...我错了...我....啊呃...!”

        南燕兮狞笑着盯着他的眼睛,手中的匕首却丝毫没有停留。

        依旧是慢慢的,缓缓地朝他的心脏里刺去。

        鲜血逐渐从那匕首的血槽里渗出,流出,直至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