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29章 诈尸

第129章 诈尸

        转头冲着陆盈盈坏坏一笑:“来喽...别害怕哟。”

        说完,一把推开了房门。

        “卧槽!”

        一声国粹瞬间响起,却并非出自陆盈盈之口。

        只见昨晚那墙角处,虽然还有一大滩血迹,却已经没有了李元杰的尸体。

        “艾玛...诈尸了?”

        南燕兮一脸的不可思议。

        昨晚,自己将匕首捅进了李元杰的心脏,这毋庸置疑啊?

        众人来到屋内,仔细探查了一番,却并没有什么答案。

        倒是找到了一个暗格,里面有些与青龙门联系的书信。

        还有一些银两,和几个瓶瓶罐罐。

        应该是那些媚药迷药之类的下作之物。

        南燕兮疑惑地蹲下身,盯着那滩血迹若有所思。

        一旁的陆盈盈捂着鼻子,努力的忍着那股子血腥味。

        “难道...有人来过,将尸体处理了?”

        “总不会是自己站起来跑了吧?”

        南燕兮闻言,狐疑的抬头看了看她。

        “还真有这可能,你看...”

        陆盈盈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血泊中有几个零乱的脚印。

        “尸体靠在墙边,若是有人将其搬走或拖走,脚尖应该是冲里的才对。”

        “可你再看看这些脚印...”

        陆盈盈蹲下身,仔细看了看。

        小心翼翼道:“这些脚印...脚尖都是冲外的。”

        “对!”南燕兮点了点头,又指了指那墙上。

        “你看,血手印,应该是他站起来的时候扶墙所致。”

        陆盈盈听完,随即美眸一瞪,有些惊恐的朝南燕兮挪了挪。

        “南...南大哥...不会真的诈尸了吧...”

        “哎...不知道啊...我明明把那匕首刺进了他的左胸。”

        南燕兮疑惑地摇摇头,怎么也想不明白。

        “虽然没有来得及将那匕首拔出,但那个伤...绝对没有活的可能啊!”

        “等一下。”话音未落,一旁的陆盈盈却忽然想到了什么。

        随即向南燕兮询问道:“南大哥,您的意思是...你把匕首刺进了他的左胸。”

        “但却没有拔出是吗?”

        “啊...对啊...耍了个帅!”南燕兮点点头,倒很是诚恳。

        顿时又差点把陆盈盈逗乐,赶忙正色道:“是这样,我听父亲曾经说过。”

        “有些人,心脏天生会有偏移,有的甚至长在右边。”

        “也许...那个家伙就是这一类人呢。”

        “大哥你只是刺进了他的左胸,并未将刀拔出。”

        “所以,那家伙缓了缓,就又活了过来。”

        言罢,陆盈盈站起身来,轻轻的打开了一旁的窗户。

        “大哥你看,这窗台与窗后皆有血迹,也许他就是从这里逃走的。”

        南燕兮闻言,忙起身看去,果然,两处皆有血迹和脚印。

        而且这窗外紧挨着一条小河。

        南燕兮想了想,随即翻身而出,想去探查一番。

        刚走两步,身后便传来了陆盈盈的动静。

        “哎呀呀呀...南大哥快接住我...哎哎哎啊...”

        南燕兮闻言赶忙回头,却见眼前一团黑影瞬间袭来。

        “哎呀!”

        只听得一声惨叫,南燕兮成大字型趴在地上。

        而陆盈盈则安然无恙地坐在他身上,小手轻拍胸脯。

        “艾玛...吓死我了...咦?南大哥你在哪儿呢?”

        “老...老子在你下面...”

        “咦?南大哥你怎么趴在地上?”

        “你先起来再说...我的腰要断啦...”

        陆盈盈这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赶忙站起身来。

        却又慌乱中在到了南燕兮手背上。

        一脸尴尬的将其扶起来:“对不住对不住...大哥您没事吧?”

        南燕兮痛苦的活动着老腰,心说一小姑娘家家的,怎么那么沉呢...

        见他没怪罪自己,陆盈盈悄悄吐了吐舌头。

        两人沿着血迹,向前走了不远。

        饶过那几棵茂密的竹子,便是那小河边了。

        让两人没想到的是,此处竟然有一个简易码头。

        南燕兮细细探查,从血迹上来判断,如果事情真的如陆盈盈说的那样。

        这小子的心脏位置异于常人。

        那他应该就是从这里驾船而逃的。

        这条河,直通海边,如果昨晚逃走的话,现在还真不好找。

        不过想了想,倒也无所谓,这小子活着死了,对自己都没太大威胁。

        尤其是他现在已经暴露,那就是一颗费棋,没用了!

        两人回到屋内,吩咐众弟子,沿河去搜寻一番。

        随即又请陆盈盈写信给陆长风,让他发下海捕文书。

        在附近各郡县乡镇好好搜寻一番。

        俗话说得好,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再说呗。

        反正是不能让敌人舒服喽。

        随后叫来该村村长,让他善后这栋房子。

        两人骑着马,优哉游哉的返回了青莲剑宗。

        刚回到后山别院,正想跟陆盈盈这小才女继续讨论一下感情。

        却被一旁身后的一阵呼喊声给打断了。

        “嘿嘿...南师弟回来啦?”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南燕兮转过头,身后竟然站着叶飞羽和王胜。

        “哎呀?你们俩怎么有空来了?”

        “我听羽萱说,你俩前几天不是调任朱雀营了吗?”

        “我还想着,等这几天忙完了去找你俩呢!”

        “啊...哈哈哈...是啊...”

        叶飞雨凑过来,炫耀般亮了亮身上全新的甲胄。

        “托兄弟你的福,哥哥我现在是朱雀营指挥使!”

        说着又指了指王胜,一脸臭屁道:“这小子就小了。”

        “低我整整一级,镇抚使,桀桀桀...”

        “哎呀呀...厉害厉害...恭喜哥哥你升官发财啊?”

        南燕兮也是一脸坏笑地奉承着。

        倒把一旁的陆盈盈都逗乐了。

        “咳咳...”三人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那今天...两位兄长怎么有空过来了?”

        听他这么一问,叶飞雨这才想起来,顿时变的尴尬了起来。

        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支支吾吾道:“那个...有个事儿...”

        “啊...有事儿说呗?咱们兄弟就不必如此了吧?”

        听南燕兮这么说,叶飞雨点了点头:“那个...是这么回事...”

        “就那个洋人...前段时间,非要走,谁劝都劝不住。”

        “我一看这不行啊,兄弟你吩咐了,绝不能让他走对不对?”

        “所以啊...我就想了个办法...”

        南燕兮点点头:“对对...不能让他走,你想了什么办法?”

        随即坏笑凑了过去。

        “你不会是...找了几个妹子给他迷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