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30章 你谁啊?

第130章 你谁啊?

        “咳咳...这个没用...那洋人不吃这一套...所以我吧...”

        见他如此支支吾吾,南燕兮瞬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干了什么?”

        一旁的王胜等不了了,抢先道:“他就命人把那货洋人给关到大牢里去了!”

        “啥!”南燕兮闻言顿时蹦了起来。

        “谁...谁...谁出的馊主意?那可是老子请来的贵客。”

        王胜一边斜眼望着天空,一边拿手悄悄指了指叶飞雨。

        “那...那不是没办法的办法嘛...”叶飞雨赶忙争辩。

        “那老小子非要走,弟妹们都拦不住,那总不能给他磕头吧?”

        “再说了,你不是说不惜一切代价将其留住嘛...”

        南燕兮顿时无语,他好像在心上是这么说过。

        而且如果那老小子真的要走,出此下册也是万不得已嘛。

        随即摆了摆手:“哎呀无所谓啦...几天了?三天?五天?”

        叶飞雨顿时支支吾吾道:“十...十几天了吧...”

        “这...这不是调任朱雀营,事儿太多,给忘了嘛。”

        “弟妹们看你回来,都开心,也给忘了...”

        老实的王胜点点口:“对对,我作证,今早上大家才想起来。”

        “她们都不敢来跟你说,就把我俩弄来了。”

        南燕兮一把拍在脑门上,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哀嚎。

        自己请的贵客,没来由被关在大牢十几天。

        这会儿还不得恨死自己了?

        说来也怪自己,回来只顾着卿卿我我,把这大事给忘了。

        赶忙朝两人道:“那还不头前引路啊!”

        “哦哦...走走走...”

        两人不敢耽误,赶忙头前引路,到这南燕兮朝大牢走去。

        身后的陆盈盈百般无聊,竟也好奇地跟了上去。

        此时的大牢内,鲁宾克正在大骂着狱卒。

        “哦!上帝呀!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

        “我是你们首领请来的朋友,怎么能这么对待朋友!”

        “嘿!你们听见了嘛,放我出去!我要自由!”

        鲁宾克骂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安静了下来。

        嘴里却依旧不死心地念叨着:“真的是太没礼貌了。”

        “我要吃面包,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再也不想吃那该死的窝头了。”

        “咳咳...是谁在这里大呼小叫啊?!”

        忽然,一声熟悉的声音想起,鲁宾克转头望去。

        一个似笑非笑的熟悉脸庞引入眼帘。

        “哦上帝啊!南!你终于回来了!”

        “你的部下虐待我们...他们真的是太没礼貌了,我要你惩罚他们,呜呜呜...!”

        鲁宾克如同看到救星般扑了过来,向他控诉着叶飞雨的种种暴行。

        南燕兮一脸坏笑地摇了摇头,挥挥手,有人过去将那房门打开。

        南燕兮缓步走了进去,一把揽住鲁宾克的肩膀。

        缓缓地朝外走着:“怎么样?听说...你的货都卖出去了?”

        鲁宾克赶忙开心地回答道:“哦是的,上帝保佑,你的朋友都买走了我的货物。”

        “也向我详细解释了为什么会卖不出去,这使我学习了很多。”

        “哦~”南燕兮故意拉着长音。

        “我还听说...给你准备了牛奶牛排面包?”

        “哦是的是的...感谢上帝,你的部下非常热情,盛情款待了我们。”

        南燕兮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狼外婆的微笑。

        “那怎么听说你要走呢?还谁劝都不听?”

        “你可是答应在此等我的,难道要食言不成?”

        此话一出,鲁宾克倒尴尬了起来:“我...这个...”

        “主要是...时间太长了,我以为...”

        “你以为我放了你鸽子是吗?”南燕兮抢先问道。

        “哦...是的...是这样的。”鲁宾克顿时蔫了下去。

        “哎,对了!”南燕兮反客为主,奸诈无比。

        “你看看,这就是你对朋友不够信任。”

        “我的人对你们这么好,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而你却背弃诺言,准备离我而去,你说我会不会伤心?”

        鲁宾克顿时一脸的歉意:“会...呃...我可以解释...”

        “那你说,我会不会难过?”

        鲁宾克点点头:“会!”

        南燕兮抓住时机:“那你说,我的部下把你关起来,对不对?”

        鲁宾克下意识点点头:“对...”

        随即又感觉哪里不对,正要开口,却再次被南燕兮打断。

        “哎!所以说嘛!男人要大度对不对?”

        “我已经勒令他们,今晚请客,向你赔罪!”

        “当然啦,我知道你已经原谅了他们,毕竟你是一个大度的人对吧?”

        一时头脑不够用的鲁宾克懵懂的点了点头。

        “呃...那今晚我一定要喝你们的那个...呃...白酒!”

        “好好好!没问题!”

        南燕兮满口答应,心中暗笑,这有多难搞嘛。

        两人勾肩搭背,一步步朝大牢外走去。

        南燕兮充分发挥自己侃大山的本事,把鲁宾克唬地一愣一愣的。

        正在两人要走出牢门时,身后忽然传来了声音。

        “殿...殿下...殿下留步啊!”

        南燕兮闻言一愣,转过头循声看去。

        只见身后不愿一间昏暗牢房内。

        一个蓬头垢面之人正跪在地上,满眼哀求的看着他。

        南燕兮疑惑地走上前,蹲下身仔细打量了一番。

        生生是没认出来,只是看着这人身上的破烂衣服,似乎是名贵绸缎。

        有些疑惑地挠挠头:“你...哪位啊?”

        那人一听,赶忙胡乱捋了捋面前胡乱的头发。

        激动道:“您...您就是南燕兮殿下吧?”

        “南海国五皇子是您...对吧?”

        南燕兮更加疑惑,仔细看看这人,年龄倒是不大。

        就是身上实在太脏,根本看不出长相。

        回想起来,在这大牢关着的,全都是上次战役那帮俘虏。

        李京墨被自己收了房,那帮降兵也被那丫头收编了。

        现在各方面缺人手,那个原烈武营统领李儒,被调去了朱雀营当了千户。

        连张大年都调到勤务营,同样担任千户。

        每天勤勤恳恳地带人种地开荒,处理各种后勤杂务。

        听说干得还挺出色,受了不少表扬。

        这倒让南燕兮犯了迷糊,心说这家伙到底谁啊?

        听他这么问自己,随即点头承认道:“啊...是我啊?你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