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35章 拳头大的是道理

第135章 拳头大的是道理

        知道他还有正事,其他人依依不舍的离开。

        只剩下四女陪在他身边。

        转身回到座位,朝一旁的侍卫点点头,那侍卫会意,转身走了出去。

        功夫不大,已经清洗干净,换了衣服的李玉被带了进来。

        此时的他,虽然面黄肌瘦,深色憔悴。

        但至少衣服干净,也算恢复了些往日的风采。

        躬身来到南燕兮几人的不远处。

        撩起衣袍,恭敬的行李道:“臣李玉,参见五皇子殿下!”

        “起来吧!”淡笑着点了点头。

        南燕兮伸手虚扶,随口道:“坐吧,吃了吗?”

        李玉有些紧张的摇摇头:“呃...臣...还没呢...”

        两只眼睛时不时地瞥着桌上的饭菜,不住地咽着口水。

        此等举动南燕兮,看在眼里,笑在心里。

        看来这几个月的牢饭真的是不好吃啊!

        随即道:“那再吃点吧...我也没怎么吃饱呢,不嫌弃吧?”

        因为刚刚,南燕兮和鲁宾克只顾着喝酒,并没吃多少东西。

        而诸位小姑娘一个个的饭量也不大。

        所以那一桌上等酒席几乎就没吃几筷子,有的菜甚至都没动。

        按说,让一堂堂郡王吃剩饭确实不怎么像话。

        可此时的李玉,已经吃了好几个月的窝窝头了。

        看着那美味佳肴比看见自己亲娘还亲,哪里还会嫌弃。

        使劲摇了摇头,李玉双手颤抖的接过侍卫递过来的新碗筷。

        “不不不...不嫌弃!那个...殿下...那臣就失礼了!”

        也不等南燕兮搭话,李玉已经开始了动作。

        好家伙,话音未落,只见李玉一手拿筷子,一手拿勺子。

        两只手跟风火轮似的,差点抡出火星子。

        鸡鸭鱼肉不要命的往嘴里塞,哪还有半分王侯之气。

        见此,南燕兮与众女也只是笑了笑,纷纷表示理解。

        可能是见南燕兮没怪罪,李玉逐渐站到了凳子上。

        见他这幅样子,倒是让南燕兮想起了曾经。

        那时,自己跟小妍刚进丰泽楼,也是这般吃相。

        看来这俗话说的没错,一切装模作样的优雅,都是来源于饿的轻!

        一餐用罢,李玉捂着嘴,有些不雅的打了个大嗝。

        “呃...下臣失礼了,殿下恕罪。”

        有些不好意思的想朝南燕兮行礼赔罪。

        却因为吃得太撑,怎么也弯不下腰。

        南燕兮挥了挥手:“算了算了,李兄不必如此多礼了,坐下说话。”

        一声李兄,倒是把李玉叫的挺开心。

        恭敬地坐下,朝着南燕兮与众女拱了拱手。

        “殿下,以前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犯下数罪!”

        “蒙您不弃,小臣以后,便忠心追随五皇子殿下,甘愿为您牵马坠镫!”

        南燕兮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波澜不兴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浅笑。

        心里却暗想,你小子倒是敢不追随,肚子里那糖丸就吓死你。

        再说了,二皇子现在,基本大势已去,傻子才会追随他呢。

        树倒猢狲散这个道理,李玉这样的聪明人最明白。

        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南燕兮抬头,目光如炬的盯着李玉。

        “你是...郡王是吧?那你跟老皇...呃...我父皇,什么关系?”

        听新主子发文,李玉赶忙点头回答:“回殿下,小臣确实是郡王。”

        “小臣的祖母,与老太后是亲姐妹,皇上恩赐先父为郡王。”

        “臣是承袭了先父的爵位。”

        “哦,是这样。”南燕兮闻言点了点头。

        “那要这么算,咱俩还算是远方的表亲是吧?”

        李玉有些惶恐的肯定道:“呃...若是按族谱来说...确实如此。”

        “好啊,既然是自家人,我就不藏着掖着了。”

        听罢,南燕兮直了直身子,看着李玉的眼睛正色道:“现在南海的战事。”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一些吧?”

        多年混迹官场的李玉,当然听得出来,南燕兮这是要准备说正事了。

        而且弄不好,这就关系到自己小命的去留。

        有些紧张地擦了擦汗,李玉点头肯定道:“跟殿下您回。”

        “小人出来后,已经听说了一些。”

        “二皇...呃不,南云兮那个乱臣贼子,被您的王师,打的节节败退。”

        “只怕是猖狂不了几日了。”

        南燕兮听着他的话,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轻轻吹着浮沫。

        “那你应该也知道,对于南海战事,你已经对我没有任何用处了。”

        “既然如此,你的脑袋是去是留,我该怎么抉择呢?”

        几句话说完,李玉心中顿时一惊,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南燕兮这么说,并不是真的要杀自己。

        而是变相的在问自己,你有什么用。

        李玉赶忙对着南燕兮深施一礼:“殿下,臣明白您的意思。”

        “小臣对殿下您,应该还有两个用处。”

        “哦?说来听听!”

        “是!”李玉整理了以下语言,清了清嗓子。

        对着众人缓声道:“首先,殿下目前,在南海所依仗的,一是李旗王叔兵锋之盛。”

        “二是皇上病重,太子被囚,二皇子名不正言不顺。”

        “您以南海五皇子之身份,冠以以清君侧之名,剿除叛逆,实乃上策!”

        “南云兮现在是百口莫辩,殿下您确实占了上风。”

        南燕兮轻轻品着茶,眼神低垂的听着李玉的话语,并未说什么。

        见此,李玉继续说道:“只是,如此由头,您与李旗王叔,却并无十分证据。”

        “毕竟皇帝本人与玉玺还在南云兮手上,他依旧在法理上占据主场。”

        李玉说完,微微抬头看向南燕兮,却见他依旧面无波澜的品着茶。

        见此,李玉逐渐放下担心,继续说道:“全南海人都知道,臣是他南云兮的心腹。”

        “所以,此时若是小臣站出来,证实殿下与王叔说的都是真话。”

        “只怕南云兮那边,不说分崩离析,估计也会离心离德。”

        听他说完,南燕兮轻轻的放下了茶杯。

        这个李玉,倒也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嘛。

        相反,这一番分析,条理明确,思路清晰,倒也勉强算是个人才。

        抬头看看李玉:“你...说的很对,但这还不够。”

        “拳头大的是道理,说一千道一万,他南云兮现在打不过我。”

        “我可以先把他灭掉,然后在他的坟上,慢慢讲道理,岂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