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42章 当年

第142章 当年

        毕竟二皇子掌权时间太短,现在的形势又如此的不乐观。

        朝堂逐渐动荡,之前的敌对势力已经暗暗抬头。

        作为二皇子的头号鹰犬,秦歌开始后怕起来。

        每时每刻都在恐惧,害怕当年被自己灭门的各敌对势力来找他寻仇报复。

        路人多看自己一眼,就觉得是要对自己不利。

        几个官员互相聚在一起聊天,他就觉得是密谋要害自己。

        连吃饭都得备着银针,让手下先吃,深怕饭菜里有毒。

        在自己的府邸里,整夜整夜的睡不着,风吹树影都能让他以为是刺客。

        虽然他自负自己的武艺,却掩盖不住内心的恐惧。

        只有躲在这里,秦歌才能睡得安心,睡得踏实。

        轻轻关上厚实且不透光的屋门,秦歌长舒了一口气。

        拿出火折子,正要点燃油灯,却忽然汗毛大竖。

        “谁!”

        一声低喝,手中火折子朝着一处黑暗的角落激射而去。

        紧接着“啪”的一声,火折子被一脚踢飞。

        火星四溅之时,秦歌与那暗处之人已经交上了手。

        嘭~嘭~嘭~

        拳脚相加,衣衫猎猎。

        一瞬间,两人已经过了十几回合。

        秦歌心中震惊不已,此人武艺决定在自己之上。

        而且,此人似乎很是熟悉自己的武功路子,难道...

        暗下决心,秦歌把心一横,随即使出一招。

        此乃自己所学老周之武艺中,一招很具代表,威力很强的杀招。

        但此招威力虽强,但在本门武艺中,却有克制之法。

        那也是老周当年没教自己的那几个法门之一。

        果然,对面之人很轻松的就破了秦歌的这一击。

        震惊之余,秦歌也不再犹豫,向后一跃。

        紧接着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朝着那黑暗处恭敬道:“不知是师傅您老人家驾到,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桀...桀...桀...”一声有些阴鸷的笑声从那黑暗中传来。

        “你小子倒是聪慧的很...这么多年没见,竟然这么快便认出了为师。”

        紧接着,有一物激射而来,秦歌伸手接住,是一枚火折子。

        秦歌会意,赶忙起身,将桌上的有灯点亮。

        昏暗的灯光逐渐照亮了这不大的密室。

        秦歌抬头看去,只见屋内的太师椅上,端坐一人。

        苍老,干瘦,但勉强还能看出二十年前的影子。

        “师傅...这么多年了,您还安好?”

        看清来人的身影,秦歌心中一震,果然是他。

        将那火折子盖好,双手恭敬地递了过去。

        “小徒找了您很多年,都没有您的踪迹,还以为您...”

        “哼哼...还以为我死了...对吧?”

        老周哼哼了几声,如鹰隼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秦歌。

        “找我做什么?好去你主子那儿邀功?”

        秦歌心中大惊,赶忙再次跪地,嗓音颤抖着:“小...小徒不敢!”

        “不敢?”老周声音冰冷:“你是以为我死了,青龙门也已经易手!”

        “老主子这一脉就算是彻底绝了,对吧?”

        话音未落,老周忽然一声暴喝:“你好大的胆子!”

        “竟敢派人刺杀五殿下!该当何罪!”

        “师...师傅饶命,上命所差,不敢不去啊!”

        胆战心惊的秦歌一下子伏在地上。

        冷汗直流:“而且那时...小徒尚不知道五殿下的身份!”

        “不知者不罪,还请师傅明鉴呐!”

        以秦歌目前的武艺,面前坐着的若是别人,就算不敌,他也有胆子与其过两招。

        再不济,逃跑总是没问题的。

        可面对老周,秦歌连反抗的心的都升不起来。

        自己一身的武功和内功,全是人家教的。

        弱点在哪,照门在哪,他比自己还清楚。

        而且,看这老家伙坐在此处气定神闲,呼吸深沉。

        刚刚与自己过招,多半未出全力。

        若真打起来,只怕不出二十招,就能击败自己。

        秦歌暗想,若实在不行,就只能用些阴招了,先保住命再说。

        正想着,面前的老周却是忽然一笑。

        话锋突转:“哼,若是不知道就有鬼了!”

        “算了,念在你还未铸成大错,五殿下又以仁义为本,便不再追究了!”

        随即轻轻招了招手:“起来吧...下不为例!”

        “是是是...多谢师傅开恩!多谢殿下开恩!”

        秦歌闻言,如蒙大赦,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一瞬间,浑身如同虚脱了一半。

        胸前与后背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打湿,现在感觉起来,凉飕飕的。

        没办法,这个老家伙给自己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起身恭敬地给老周倒了杯茶,秦歌战战兢兢的伺候在一旁。

        “当年,我吩咐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啊?”秦歌闻言一愣,忽然想了起来。

        当年自己无意间收到了一封书信,确实是老周写给自己的。

        信中表示,让他想办法进入黑衣禁卫当差。

        暗中调查一些事情。

        而现在,秦歌官至指挥使,也多亏当年听了老周的话。

        “啊!是是是...师傅所托之事,徒儿怎敢忘记。”

        微微一愣神,秦歌便反应了过来。

        赶忙道:“徒儿进入黑衣禁卫后,便着手探查过此事。”

        “但卷宗并未明显记录那晚黑衣禁卫的动向。”

        老周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见此,秦歌赶忙又补充道:“但是...徒儿并未放弃。”

        “经过多方查探与印证,那晚,确实有一队黑衣禁卫,出了外勤。”

        “但...至于出城干了什么,没人知道。”

        “亲历之人,在那事发生不久之后,全部神秘死亡。”

        “连当时的指挥使萧言和几个副官,也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斩。”

        老周慢慢的品着茶水,心中慢慢思索着这些讯息。

        当年,能指挥得动黑衣禁卫的,除了皇帝,还能有谁呢?

        那时候,皇上刚刚拿下这江山不久,确实有几个权臣能指挥的动。

        但那几个人,后来不是病死,就是因功高震主被杀。

        活着的,除了李旗,就只剩下了一人。

        当年的兵部尚书,兼京畿防卫提督,封于成。

        连当年的李旗,都是他的下属,自然能指挥得动黑衣禁卫。

        可惜,出了那事之后没几年,封于成便得了失心疯。

        整天大喊大叫,见谁咬谁。

        这么多年过去了了,也不知道好些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