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43章 前朝之秘

第143章 前朝之秘

        秦歌讲完之后,便低着头,见老周一直没说话。

        还以为他怀疑自己心有保留,赶忙清了清嗓子。

        解释道:“别的确实没了...呃...不不...还有些别的...”

        “那个...除了这些,徒儿倒是还听到了些传闻。”

        “哦?”老周收回思路,冷冷瞥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警告。

        “说来听听!”

        颤抖的用衣袖砸了砸额头的冷汗,秦歌不敢再保留。

        “这么多年来,宫内一直有几种传言。”

        秦歌压低声音,语气神秘的讲了起来。

        “其中有一种传言,说五皇子其实并非是皇帝之子。”

        “而是当年皇上的弟弟,永王与文贵妃偷情所生之子。”

        “相传这才是皇帝将文贵妃娘娘罚到水月庵的真正原因。”

        言罢,秦歌自顾自的嘀咕道:“也许...是皇上恼羞成怒?派人秘杀了文贵妃?”

        “毕竟后来,过了没一年,永王便离奇病死了呢。”

        “放肆!”老周一声暴喝,顿时把秦歌吓得再次跪倒了地上。

        老周举起双手,朝着空中遥遥行礼。

        冷冷道:“老主子当年,对皇上的忠贞天地可鉴!”

        “岂容尔等鼠辈在此妄加抹黑!”

        “是是是...师傅息怒!”秦歌赶忙解释:“这...这定是那些下人以讹传讹。”

        “哼!”老周冷哼一声,便也没再说什么。

        只是不耐烦的抬了抬手,示意他起来说话。

        秦歌缓缓站起身来,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还有一个传言。”

        “与前朝宝藏有关!”

        “嗯?”此话一出,老周顿时来了兴致:“说下去!”

        “是!”秦歌答应一声,缓缓地讲起了往事。

        前朝末年,本朝高祖皇帝率兵推翻**,建立南海帝国。

        只是,当众义军攻入皇宫之事,前朝国库的金银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前朝暴虐,搜刮民脂民膏无数,再怎么挥霍也不至于空空如也啊?

        那前朝暴君最后手拿宝剑,站在那大殿屋顶之上。

        指着下面率军而来的高祖皇帝等人。

        疯狂的大笑着:“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我的宝藏。”

        “你们永远也不知道,这片岛屿真正的秘密!”

        说完,便大笑三声,从那大殿之上一跃而下,摔成了一堆烂泥。

        之后,高祖皇帝命令几个儿子分头寻找,这其中就包括现在的皇帝。

        却果真的如他所说,再也没找到。

        之后,高祖皇帝建立了南海帝国,期间一直命人秘密寻找。

        听说后来逐渐有了眉目,但是还未有所汇总,老皇帝便病倒了。

        南海国夺嫡之争也愈演愈烈,逐渐爆发成了刀兵之战。

        虽然后来,身为三皇子的当今皇上夺得了帝位。

        但那当年的调查之人也都死在了乱军之中。

        病重的老皇帝眼睁睁看他们兄弟相残,气血攻心。

        最终,撒手人寰。

        那刚刚有些头绪的秘密,也被老皇帝一起带到了土里。

        之后,一直是青龙门负责江湖,永王负责朝堂,双管齐下秘密搜寻。

        坊间传言,也许是文贵妃发现了什么,被什么大人物给灭了口。

        老周听闻,无奈的笑了笑,前朝的这个宝藏传闻,确实一直在宫中流传。

        身为皇上当年最信任的弟弟,永王确实一直在奉旨搜寻前朝之事。

        但是,身为南海第一大宗门的青龙门,势力太大。

        为了不让妃子在后宫做大,肯定要削弱外戚。

        青龙门自然是要被打压的,这种前朝微妙之事,怎么会轮到他们插手。

        老周摇了摇头,看来这件事情想要查清楚,只怕没那么容易。

        不过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是黑衣禁卫下的手。

        知道了这个,以后再查起来就省劲儿多了。

        老周放下手中的茶杯,心情似乎也好了起来。

        看着秦歌如此战战兢兢,便出言安慰了几句。

        “好了...从现在开始,只要你尽心尽力为五殿下办事,自然是亏待不了你!”

        “五殿下的手段与实力,我想你应该清楚。”

        闻言,秦歌赶忙表忠心:“师傅所言极是,小徒铭记在心!”

        “嗯...好了!”老周说完,便站起了身来。

        “给我备好一套黑衣禁卫的千户服,一套宫廷内监的太监服,还有相应身份腰牌。”

        “就放在这儿,明天我来取,你该干嘛干嘛,有事我自然会再联系你。”

        秦歌急忙答应着,身边一阵微风吹过,只听得房门响动。

        再一抬头,老周竟然不见了。

        “呼!”见识了老周真正实力的秦歌,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

        自己自诩在这南海国也算是拍得上号的高手。

        可在这个老妖精面前,跟泥捏的一般。

        刚刚这一下,就是在告诉自己,最好听话,否则杀你如杀鸡。

        秦歌瘫坐在椅子上,看着那簇簇的火苗出着神。

        这一夜,注定又是他的不眠之夜。

        时光飞逝,转眼,半个月时间过去。

        一日清晨,坐在帅帐中的李旗正在研究着沙盘。

        他最近与南燕兮来往书信甚是平凡,两人的关系也逐步升温。

        这小子,头脑灵活,有大局观,是个好苗子。

        而且他与自己女儿的事,李旗也都知晓。

        对于这个小主子,远方的外甥,未来的女婿。

        李旗还是很满意的。

        最近,两人互相商讨结束,逐步开始转变作战方针。

        彻底贯彻叶知鱼的战略,开始有意的夺取一些重要岛屿与城池。

        并故意让南云兮赢上几仗,让给他一些无关紧要的荒岛或者没有战略意义的小城。

        一直吊着他,让他感觉自己再努努力,说不定还能翻盘。

        其实都知道不可能,兵源枯竭,粮草也不丰沛。

        能翻盘才有鬼了!

        可是,谁又真的想去当那亡国奴呢?

        不到最后一刻,司徒温的条件,南云兮是不可能答应的。

        李旗正琢磨着下一步的打算,忽然账外有传令兵跑了进来。

        “报!王爷,寨门外来了一个太监,请求见您。”

        “太监?”李旗闻言,微微有些疑惑。

        “哪来的太监?找本王何事?”

        那传令兵却摇了摇头:“属下不知,那人表示要见王爷才说。”

        “但穿着的,是咱们南海的内监服”

        “而且...像受了些伤,身后不远似有追兵,已被我哨骑驱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