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62章 冤呐…

第162章 冤呐…

        “呦吼吼…这女娃娃对你倒是情深的很哦…”

        老头子嘿嘿一笑,凑过脑袋,对着南燕兮一顿挤眉弄眼。

        倒把沐轻烟搞了个大红脸…

        一顿饭吃的倒也轻松,吃完,老头子又给安排了住宿,是一栋漂亮的小木屋。

        沐轻烟红着脸,跟在南燕兮后面进了屋,在山中老人的注视下,羞答答的关上了门。

        “呼……”关门的一瞬间,沐轻烟长出一口气。

        “艾玛…给人装个贤惠小媳妇儿还真难!”

        见她这如释重负的样子,南燕兮忍不住嘿嘿一笑。

        “这话说的…您不也给师傅装了这么多年的媳妇儿嘛。”

        “放屁!什么装的,老娘就是他媳妇儿!”沐轻烟两手一抄,俏脸一扬,很是豪横!

        见她如此,南燕兮忍不住想逗逗她。

        随即挖挖鼻孔:“切…得了吧…人老爷子就没瞧上你,这都看不出来?”

        “臭小子,找打是不是!”沐轻烟闻言,绣眉一拧!

        抬手作势就要打,吓得南燕兮直缩脖子,赶忙止住了笑声。

        闹罢,沐轻烟坐到窗前,看着外面的花草。

        幽幽一叹:“哎…其实老头一直忘不了小姨他们母子。”

        “他们感情那么好,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他始终也无法释怀。”

        “也许,看见我,就会让他想起从前,这就是他不会喜欢我的原因吧…”

        听着沐轻烟的话,南燕兮也是安安叹了口气。

        自己这师傅倒是个痴情的种子,只可惜是个苦命之人,终究与自己的爱人阴阳两隔。

        淡淡一笑,南燕兮安慰她道:“好了沐姐姐,别在这儿多愁善感啦!”

        “其实我觉得,师傅他不是不喜欢你。”

        “只是这种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长辈对晚辈的喜欢。”

        “虽然你们迫于形式有了夫妻之名,但师傅他却一直把你当做自己挚友之后。”

        “在师傅心中,情义重过天!当年对着形式低头,谎称于你有夫妻之名,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哎…我又何尝不明白呢!”

        沐轻烟叹了口气:“就只觉得这老头儿太可怜了,一辈子都在为别人而活…”

        “也并非如此。”

        南燕兮轻轻揉了揉鼻子:“其实…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有的人追求权利,有的喜欢美色财富!”

        “而有的人,注重名节,情义大过天,行侠义之事就是其最开心之事。”

        “咱们可以去佩服他们,但却不必去可怜,这反而是在侮辱他们。”

        听着南燕兮这一句句的大道理,沐轻烟心情也好了一些。

        转过头看向南燕兮,俏皮一笑:“别人追求什么我不管,我只想知道…你追求的是什么?”

        “名利?天下?女人?”

        “我吗?”

        南燕兮闻言,耸了耸肩膀,转头看向沐轻烟。

        目光炯炯,言语中带着些霸道:“天下,财富,女人,只要是我看上的,都得是我的!”

        “至于这名嘛…等得了天下,还不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如此霸道的话语,把沐轻烟说的双颊一红。

        心说你要是看上老娘我了?还要把我抢了去不成?

        “啧啧啧…还真是霸道呀!”

        沐轻烟忽然站起身来,凑到闹眼子耳边,妩媚一笑。

        “那…不知道皇上您可看得上奴家?”

        说着还撇了撇那张大床:“若是看得上,不如今晚……”

        说着还向他挑了挑绣眉,伸出丁香小舌,魅惑的舔了舔翘唇!

        这副模样,还真把南燕兮诱惑地咽了咽唾沫。

        平常极厚的脸皮,今日竟也破天荒红了起来。

        心说这女人这副模样,肯定是有啥事儿!

        忙结结巴巴道:“呃……姐,咱还是有事儿说事儿吧成不?”

        “你说啥是啥…行不姐?”

        “哎!这还差不多…”

        沐轻烟俏皮一笑,一个转身躺到了那宽大的床榻上。

        “今晚…你打地铺!嘿嘿……”

        “啊?地上好凉的…”

        南燕兮一阵哀嚎,直呼上当!

        最后,经过他艰苦卓绝的据理力争,沐轻烟终于还是答应给他留出了一角。

        一夜的时候很快过去,深山的夜晚格外的安静,空气也更加的清爽。

        唯一的缺点是温度,比外面确实凉了些。

        这也直接导致了沉沉睡去的两人,再次搂抱在了一起。

        悠悠醒来的沐轻烟,看着半压在自己身上的南燕兮,心中懊悔无比!

        早就知道这小子不老实,昨晚自己就不该心软。

        这倒好,又让他抱着睡了个够。

        一旁的南燕兮睡得正香,嘴里嘟囔了几声,把怀中之人又紧了紧。

        胳膊下意识一搭,手掌瞬间搭在了某个高耸之处,竟还无意识的捏了捏…

        “呀……!”

        一声尖叫,把正在外面晒太阳的旺财都吓了一跳。

        疑惑的向那木屋看了看,歪了歪大脑袋!

        旁边木屋正在做早饭的山中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嘴里自顾自嘀咕着:“哎…年轻就是好啊!”

        良久之后,黑着一只眼圈的南燕兮正端坐在餐桌一侧,强装镇定,若无其事的喝着粥。

        一侧的沐轻烟却红着脸蛋,时不时瞪他一眼,把南燕兮吓得直缩脖子…

        老头疑惑的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坏笑着凑到南燕兮身边,小声训斥道:“小子,不是我说你!”

        “人姑娘不愿意,你也不能硬来啊对不对?实非君子所为!”

        “虽说是你的未婚妻,你也不能这么搞啊?这就是活该!”

        随即凑到他耳边小声道:“若是忍不住,你可以自己解决嘛…嗯?”

        “咳咳咳…”一句话,差点没把南燕兮呛死。

        心说这老头确实是个老变态啊,这话都说的出口?

        还有,竟然把自己想成了那种人,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欲言又止,想要解释什么,却又无从下口。

        此时的南燕兮,比窦娥还冤呢!

        总不能说自己睡着觉,无意间抓到了某处柔软,被她给揍的吧?

        只能是红着脸,低头猛喝粥,含糊的答应着。

        心中已经把沐轻烟诅咒了一万遍,心说不就是无意间碰了一下嘛。

        看着他这一脸糗样,倒把沐轻烟逗的咯咯直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