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68章 破皮无赖

第168章 破皮无赖

        “你...”本就虚脱的云胜天被他接二连三的逗弄,终于两眼一翻,气晕了过去。

        南燕兮哑然失笑,叹了口气,起身上前。

        将云胜天轻轻扶着躺好,为她脱下鞋子,盖上被子。

        转身正要退走,一枚玉佩却忽然从她怀中滑出。

        掉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嗯?”南燕兮闻声看去,忍不住眉尖一挑。

        随即伸手将其捡了起来,拿在手中,细细的观瞧了一番。

        转头看着沉睡的云胜天,深邃的眸子里渐渐升起一丝疑惑。

        思考良久,南燕兮忽然伸手,掀开了改在云胜天身上的被子。

        随即冷冷一笑,伸手摸向了那凹凸有致的诱人娇躯。

        ......

        此时,千里之外的昏暗房间内,几个中年人正在焦急地商量着什么。

        其中,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闷声闷气的吩咐着手下。

        “通知各统领,集结所有能战之力,随我去救人!”

        然而,此话刚一出便遭到了另一人的拒绝。

        “不行!需要的兵力实在太多了,预计伤亡也太大。”

        “而且,不管是走漏了风声还是伤亡过大,咱们就真的死到临头了!”

        “我怎能不知...可...也不能不管呀。”

        那国字脸男人如屑气的皮球,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

        转过头,看向坐在首位的一名白胡子老头。

        “王爷...这里您最大,您出个主意吧。”

        那老头闻言,微微睁开了闭目养神的,转头看向坐下的一人。

        “听说...那两个老东西被那人轻松击杀?”

        “是啊大人...我三人合全力,亦不是其对手。”那人赶忙起身回答着。

        “若不是那人有意让我回来报信,只怕小人也会命丧当场。”

        “嗯...”那老头听完,紧锁眉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派兵自然是不行,否则咱们马上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若是去救人,就咱们这几个,估计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随即睁开眼,目光炯炯的看向众人:“诸位...谁的命,也不如自家的命值钱。”

        “以老夫之见,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此人在这些人中应该是极有威信,此话一出,并没有人反驳。

        倒是有个有一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向他发问道:“可若是...怪罪我等如何是好?”

        “哼,那就尽快行动起来!”

        老头子冷哼一声:“反正现在,那些个所谓嫡系也死的差不多了。”

        “不如跟跟那帮家伙接触接触...把咱们自己的后路留好。”

        “大人高明!”众人起身齐齐行礼。

        ......

        山中的夜晚总是来的很快。

        沉睡中的云胜天在一阵阵饭菜的香味中悠悠醒来。

        本来就只吃了一顿早饭的她,又经历了一整天的上吐下泻。

        此时的胃里早就空空如也了。

        有些虚弱的爬起身来,闻着香味看去,只见屋内的圆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

        而那个讨厌的家伙,此时正坐在桌子旁自斟自饮着。

        转头看向云胜天,南燕兮淡淡一笑:“醒了?”

        “过来吃点,小爷专门给你做的,都是好消化的哦。”

        话音未落,云胜天还未有反应,其肚子早已等不及咕咕叫了起来。

        云胜天似乎也习惯了在他面前出糗。

        无所谓的坐起身来,随手穿好鞋袜,接着便坐到桌前吃了起来。

        觉着味道不错,云胜天随口说了句:“嗯...厨艺不错嘛!”

        “嘿嘿...那肯定,当你夫君绰绰有余吧?”

        见南燕兮如此打蛇上棍,云胜天似乎也已经喜欢了。

        翻了翻白眼,对着他随意道:“滚!”

        “哈哈...是是是...”南燕兮淡然的笑了笑。

        站起身来,为她斟了一杯温热的黄酒。

        “慢点吃,可别跟上午一样伤了肠胃,再拉就真虚脱了。”

        “到时候掉到茅坑里,小爷我可不救你!”

        “呸...你恶不恶心!”云胜天翻翻白眼:“这儿吃着饭呢!”

        随即抬头朝南燕兮损道:“话说你爹南枭,当年也算是个人物。”

        “怎么生了这么些奇怪的儿子...”

        南燕兮呵呵一笑,顿时来了兴致。

        “哦?你似乎对我们家的那点事儿很了解呀。”

        云胜天闻言,得意一笑:“那当然...毕竟我们家族的领地,与南海国也只隔了片大海而已。”

        “那你说说...我爹的那些儿子到底是怎么个奇怪法?”

        “好啊...那就说说...”云胜天端起酒杯印饮了一口。

        “先说那老大,志大才疏,软弱无能,还老觉着自己挺聪明。”

        “老三老四就是个短命鬼,跟没有一样。”

        “而你这个老五,不仅遗落民间多年,而且,整个就是一破皮无赖。”

        闻言,南燕兮忍不住撇撇嘴:“你才破皮无赖呢...”

        说完,神秘一笑,凑过头去笑道:“那老二呢...”

        “你觉得老二怎么样?”

        “老二么...”云胜天闻言一愣:“倒是个人才啊。”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生不逢时啊!”

        说完,还轻轻的叹了口气。

        南燕兮暗暗地盯着她,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了一抹狡诈的笑容。

        “对了,刚刚我说,我的三千人,可以击溃你的十万大军,你不相信。”

        “那只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的部队装备了什么兵器。”

        云胜天不屑一笑:“装备什么兵器?你的人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把宝剑?”

        “吹牛,也要有限度的...”

        听她如此说,南燕兮笑着站起身来,拿起一根竖在墙边的奇怪棍子。

        随后打开房门,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大木桩:“瞧瞧,那个够结实吧?”

        云胜天想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木桩相当的粗壮厚实。

        随即有些懵懂的点了点头。

        却见南燕兮从怀中掏出了火折子,点燃了奇怪棍子旁的火绳。

        然后将那棍子置于脸下,瞄向那块大木桩。

        如此操作,云胜天忍不住一脸疑惑,这家伙到底要干嘛?

        脑袋正想着,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声炸雷般的巨响!

        “轰!”

        吓得云胜天一个激灵差点没再晕过去。

        而随着那一声巨响,枪口处同时冒出一股白烟。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那结实巨大的木桩瞬间变成了碎木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