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70章 难辨雌雄

第170章 难辨雌雄

        此话一出,云胜天顿时一愣,转过头正要说什么。

        却见南燕兮手中拿着一块玉佩,正饶有兴致的盯着他。

        只见那玉佩通体乌黑,上面雕刻着一只豺身龙首的睚眦,乃是龙生九子的第二子。

        “我是该叫你二哥呢?还是该叫你...二姐呢?”

        此话如同平地炸雷,云胜天一下子站了起来。

        赶忙伸手向怀中摸去,而一旁的南燕兮却率先开口。

        “别找了,都在这儿呢。”

        说着,从怀里又掏出了一枚雕刻着龙纹的墨玉扳指和一枚墨玉打造的关防令牌。

        “这龙纹扳指,是历代南海国皇帝的信物吧?”

        “而且,也只有南海皇帝自己的关防玉牌,才会是墨玉打造的。”

        “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南云兮的亲信哦...就算是再亲的亲信。”

        “也不能把这三个玩意儿给他们。”

        话音落下,屋内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

        两人一站一坐,互相不甘示弱地盯着对方,眼神中似有火花闪过。

        若是眼神能杀死人的话,估计已经把对方杀死无数遍了。

        良久...终于还是云胜天,或者说是南云兮,先有了动作。

        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好吧...你很聪明...”

        “五弟!”

        说完,便坐了下来,轻松地夹了口菜,又喝了口酒。

        “那帮奴才搞得画像,跟你真是一点都不像,我竟然一时间没认出来。”

        南燕兮也是淡淡的一笑,起身又为她斟了一杯。

        “其实还好,主要是这段时间风餐露宿的,胡子也长了出来。”

        “若没有见过本人,还真不好认!”

        随即盯着她再次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到底是该叫你二哥呢?还是二姐呢?”

        南云兮耸耸肩:“无所谓啊...反正你也看到了,我本就是女人。”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瞒过了所有人,让所有人都觉得你是皇子?”

        南燕兮有些不解的闻向她。

        “很简单啊...”南云兮依旧吃着菜:“把知道的买通,买不通的杀掉就好了。”

        “毕竟我母亲本来就不得宠,南枭他自己都不记得有我这个女儿,何况是别人。”

        “再加上,那段时间他排除异己,掌权的,亲近的,全都被他灭杀。”

        “所以,知道我是女儿身的,只不过是母亲宫里的几个下人罢了。”

        南云兮抬起头,盯着南燕兮:“后来,南枭变得痴傻。”

        “母亲把我领到他面前,告诉他我是他的儿子,他竟然信了。”

        随即自嘲了一声:“可笑吧?皇家子女,性别竟然可以随意换,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说完,南云兮端起酒杯再次喝了一口:“好了,你现在也知道了。”

        “怎么样,准备什么时候杀我?”

        南燕兮皱皱眉:“为什么要杀你?”

        “杀了我,你就能独占南海了不是吗?”

        南云兮凄惨一笑:“我真羡慕你啊,刚出世,三下五除二就能毁掉我多年的布局。”

        “我真不甘心啊...”

        “我说...二姐呀...谁说我一定要杀你了?”南燕兮依旧起身给她斟着酒。

        “第一,我不杀你,一样可以拿下南海。”

        “第二,你知道我志不在此,小小南海,我还看不到眼里去。”

        说着,南燕兮淡淡一笑:“其实我是在想...如果我们姐弟联手,得这天下如探囊取物。”

        “将来,你若是真的想证明自己,南海还是你来管不就好了。”

        “二姐,你我二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说罢,南燕兮面孔一换,嘿嘿笑着朝南云兮方向挪了挪椅子。

        一把搭在了她肩膀上,笑嘻嘻道:“刚刚我巴巴说了那么多...就是想告诉你。”

        “抵抗,是没有用滴...你打不过我的!”

        “反正将来这天下,还是咱们南家的,不跟是你的一样嘛...”

        听他如此说,南云兮却凄然一笑:“怎么?李玉没告诉你吗?”

        “他应该听到过一些风声才对啊?”

        “什么?什么风声?”南燕兮眨眨眼:“那些个风言风语的,我一向不爱听。”

        闻言,南云兮转过头,盯着南燕兮一字一句道。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不是南枭所生,你还会与我共享天下吗?”

        “我其实,是永王南铮与我母亲的私生女!”

        “这事儿,李玉应该知道啊?毕竟当年就是他的母亲为永王牵的线。”

        南燕兮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如此,所以你才把他视为嫡系是吗?”

        “不过...这小子对你还是忠心呐,此事竟然真的没告诉我。”

        “哦...”南云兮很是淡然:“那现在你知道了,如何?”

        “什么时候杀我?”

        听着她句句不离这句话,南燕兮忍不住一脸的黑线。

        “我说大姐,你怎么句句不离杀你呢?我干嘛要杀你啊?”

        “因为我身上跟你流着的,是不一样的血!”

        南云兮依旧凄然的笑着,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永王南铮。”

        “是高祖皇帝,也就是你爷爷所收的一个义子而已。”

        “所以我虽然姓南,却跟你们南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哇塞...真的?”一旁的南燕兮却嘿嘿笑个不停:“那这么说...你又能当我媳妇儿了?”

        “滚蛋!说真事儿呢!”

        一句话,把南云兮气的差点跳起来:“你能不能有点儿正型!”

        “我母亲,舅舅,都被你们南家人所害。”

        “母亲的临终之原,就是颠覆你们南家的江山!你让我怎么与你合作!”

        “好好好...说正事说正事...告诉你个秘密吧。”南燕兮笑呵呵的摆正姿态。

        随即凑过头,小声对她道:“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南燕兮...”

        “真正的南燕兮,早就被你派的人给弄死啦!”

        “啥!”此话一出,南云兮再次被震惊:“你在逗我?”

        见她不信的样子,南燕兮嘿嘿一笑,凑到她耳边悄悄说了几句。

        南云兮听着他的话,面色从一开始的惊讶,再到震惊,再到极度震惊。

        最后变成了发呆...

        嘴里一遍遍嘀咕着:“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

        南燕兮耸耸肩:“是啊,我也不相信呐...可事实就摆在这里。”

        “我也是适应了好久才习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