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177章 传承

第177章 传承

        南燕兮顿时一蹦三尺高,指着老头破口大骂。

        “嘿...你个为老不尊的,占小辈的便宜,忒不害臊了吧!”

        山中老人撇撇嘴,伸手抹了一把老脸,无所谓道:“这不你说你想学的嘛。”

        “早就跟你说了,此乃我呼兰国与天陨阁的双料绝技。”

        “自古以来就是父传子...你想学,那就得叫爹!”

        说完,脸上露出了狼外婆的表情:“嘿嘿嘿...”

        “小子...考虑考虑?”

        没想到,南燕兮直接拒绝,斩钉截铁道:“不考虑!”

        “别啊别啊...除了驭兽决,老夫再教你天陨大法,能够吸别人的内力为自己所用。”

        见此,山中老人大急,赶忙再次加码。

        “我观你内力羸弱,此法再合适不过了...考虑考虑?”

        南燕兮依旧摇头如拨浪鼓:“不考虑不考虑...”

        “别啊别啊...我...这儿还有一份地图,标记着呼兰国境内所有的矿藏,如何?”

        南燕兮依旧摇头:“不考虑不考虑...”

        “呃...”山中老人这下可真没了办法。

        孤独的在山中过了这么多年,心里其实还挺渴望有个衣钵传承的。

        眼前这小子,跟自己年轻时还真有点像。

        老头儿确实有意收他为义子。

        可是,自己现在身无长物,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几件东西,也打动不了他。

        心中忍不住有些失落。

        独自端起酒杯,抱着一丝希望道:“那...那要不...”

        “我教你呼兰国传承的房中秘术,御女之术...行不行?”

        “爹!”

        “噗!”

        这次,换成了山中老人惊讶,一口老酒直喷南燕兮而来。

        好在他早有防备,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艾玛...差点儿破相...”

        南燕兮拍拍胸脯:“干嘛呀...需要这么惊讶吗?”

        山中老人呆愣楞的端着酒杯:“你...你刚刚叫我啥?”

        “耳朵不好了?”南燕兮挖挖鼻子:“我说...爹呀!”

        “哎~”一声爹,把老头儿叫的差点没哭出来。

        几百年了,自从那场动荡之后,自己的家人,孩子,全都死于非命。

        这么多年来,终于又能有人这般叫自己了。

        山中老人一下子红了眼圈,眼前的南燕兮也越来越顺眼。

        而此时的南燕兮,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叫他一声爹,只是想套一套这老家伙的那些剩余价值而已。

        可见他如此反应,又瞬间觉得有点对他不起。

        毕竟一个人孤独了几百年,眼看就要到了撒手人寰的时候,身边却连个亲人都没有。

        两人可以说是萍水相逢,拢共相处了不到两天,能有多深厚的感情?

        可自己这一声爹,竟把这老头儿说的泪眼婆娑起来。

        这倒是让南燕兮心中多了些愧疚。

        心说算了,好好待他吧,自己在这世上无父无母,有个义父也挺好。

        等将来,把他接回青莲山居住,跟南宫问剑也能有个伴儿不是?

        想到这儿,赶忙起身,给山中老人满满斟了杯酒。

        单膝跪地,双手端起酒杯,朗声道:“义父在上!受孩儿一拜!”

        说完,还不忘转头想莫云惜使了个眼色。

        毕竟这会儿她还扮演着南燕兮媳妇这一角色呢。

        既是为了不穿帮,也是为了哄老头开心。

        莫云惜有些不情愿的撇了撇嘴,最终还是跟着也拜了下去。

        “义父在上,受儿媳一拜。”

        “哎~好好...”老头赶忙接过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伸手将两人搀扶起来:“好孩子...快起来!”

        那眼神之中,透出了掩盖不住的喜悦。

        老头激动的坐在椅子上,手足无措般摸着身上。

        “看看...我这身上也没个见面礼给儿媳...这这...”

        手忙脚乱的上下摸着,终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扳指。

        有些尴尬道:“这个是...呼兰国的历代国王传下来的。”

        “乃是我呼兰国君主的象征,但现在...国家已经覆灭多年,只当它是个玩物吧!”

        说完,对着莫云惜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孩子,莫要嫌弃啊!”

        “这...”如此贵重之物,竟让莫云惜一瞬间不知所措。

        她本就是为了掩护身份,这才硬着头皮下拜的。

        可老头子这样一搞,让她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了一丝柔情。

        毕竟自己长这么大,还没人对自己如此慈祥过。

        父爱是什么,亲情是什么,莫云惜从来就没不知道。

        颤抖的伸出双手,接过那枚扳指:“义...义父,这...太贵重了吧?”

        “哈哈哈...不贵重不贵重,不过就是玉质好了些罢了。”

        山中老人将那扳指狠狠往莫云惜手上一塞:“现在,国家覆灭,也没什么用了。”

        “不过,俗话说玉养人,能挡灾,儿媳妇你带着就是!哈哈哈...”

        莫云惜闻言,俏脸顿时一红:“多...多谢义父!”

        细细看去,乳白色的质地,上面隐隐有些漂亮的花纹。

        扳指上雕刻着的,不是代表权利的龙凤,而是漂亮的兰花。

        那兰花栩栩如生,如幽谷君子。

        玉扳指一入手,一股冰凉感瞬间传来。

        莫云惜的脑袋竟然一下子清明了不少,心中不又惊叹一声“好东西!”

        随即开心的戴在了手指上,左看看右看看,显得很是喜欢。

        见她如此,山中老人也开心的点了点头。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赶忙道:“哦对了...”

        “为父竟然忘了,儿媳的内力还被为夫封着呢。”

        “莫急莫急,为父这就为你解开...”

        说完,正要伸手,却被一旁的南燕兮拦了下来。

        开玩笑!真给她解了,这丫头还不飞上天?

        转头一翅膀飞回她的南海国,继续率军抵抗也不是不可能。

        倒不是说南燕兮心眼儿小,只是好不容易把这小妞摁在手里。

        在一切明朗之前,这绳索,还是不要松的太过为好。

        赶忙笑道:“如此小事哪能劳动义父的大驾?孩儿来就行了。”

        山中老人顿时一脸疑惑:“你?你行吗?”

        “没问题啊!”南燕兮坏坏一笑,站起身来凑到老头耳边悄悄说了几句。

        而山中老人的面色,也逐渐变得精彩起来。

        “您说说...这门功夫能解除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