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203章 态度转变

第203章 态度转变

        一脸媚笑的塞到了南燕兮手里:“下官只希望,上使在殿下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将来,愿为三位上使效犬马之劳啊!”

        南燕兮见此忍不住一乐,心说这小子还真会打蛇上棍。

        就是脑子差了点意思,也不辨别辨别自己一方是真是假,就敢如此。

        其实他不知道,在京都这种天子脚下的地方为官,还是刘大民这种芝麻粒的小官。

        早就学会了阿谀奉承。

        毕竟在这京都之中,一板砖下去,砸倒十个,有九个都是当官的。

        若是真的遇到了对的时机,遇到了对的人。

        说不定一下子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在京都为官,最不能舍不得的就是银子。

        南燕兮心中暗暗笑着,脸上却是假模假样的客套着:“哎呀...刘大人这就见外了不是...”

        “使不得使不得...这这这...”

        刘大民虽然脑子不好,但哪里能看不出他这是在客套?

        自然也是竭力奉承:“哎呀上使莫要再推脱...”

        “小小一点心意嘛...不成敬意不成敬意,上使权当买碗茶喝...”

        “哎呀呀...”南燕兮影帝上身,一脸勉为其难将那银子收下。

        嘴里还不忘佯斥道:“下不为例啊...下不为例!”

        “是是是...下次一定注意。”刘大民一脸的谄媚。

        随即对着三人拱了拱手:“既然如此,那下官便告退啦!”

        “至于外面那厮,您放心,交给小的来处理。”

        三人也笑呵呵的向刘大民回着礼:“那就多谢刘大人了,大人慢走!”

        “哈哈哈...留步留步。”刘大民恭敬地退出了房门,又恭敬地将房门关好。

        此时的楼下,众海巡司军士正焦急的等待着。

        主官被擒,要真是再出点什么事,自己这一大帮子都得受罚。

        可是又不敢轻举妄动。

        而那张厚德此时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本来他想着有刘大民做靠山,对付那三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到时候镯子也回来了,美人也有了,两全其美。

        可没想到才一个照面,刘大民竟然被人给擒住了。

        这让张厚德心中暗暗不爽,心说这姓刘的,真是个饭桶。

        平时喝上点酒就吹吹呼呼的,天老大他老二,现在关键时刻竟然如此没用。

        心中暗骂了无数遍废物饭桶,早已忘了他自己还不如人家呢。

        众人正一筹莫展,不知该怎么办之时。

        忽听得头上有动静,众人闻声看去,只见刘大民一脸谄媚的弓着腰,自房间里退了出来。

        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您放心您放心...您留步您留步...回见回见...”

        众军士一头雾水,赶忙凑过去将刘大民围在中间。

        其中一个副官关切道:“都头...您没事吧!咱们要不要冲进去?”

        “冲个屁!”刘大民两眼一瞪,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声:“冲什么冲?撤!”

        随即又对着众人大骂道:“他娘的,张厚德那小子呢?”

        “差点害死老子,让他滚过来!”

        说完,领着海巡司众官兵来到了下层甲板:“张厚德呢?过来!”

        “哎...刘叔...这儿呢!”

        张厚德不知怎么回事,见他叫自己还以为事情有转机了呢。

        赶忙颠儿颠儿的跑过来,张嘴还未说话,就见眼前的刘大民抡起蒲扇般的大手啪就是一巴掌!

        这一下,力道十足,张厚德这小身板哪里扛得住?

        直接被他抽的转了好几个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眼前一阵阵的冒金星,整个人都傻了...

        心说刚刚不是这样的呀?这帮家伙以往拿自家钱财的时候,一个个跟亲人一样。

        怎么转头就变了?

        伸手捂着被抽肿的瘦脸,嘴里不可置信般问道:“刘...刘叔...这是为何呀?”

        “为何?哼!老子差点被你害死!”

        刘大民恶狠狠一句:“这一下就是为你父亲管教管教你!”

        “省的以后出去老给他惹祸...”

        说着向众海巡司官兵喝道:“将那船老大放回来吧。”

        “所有人听着,带着这小子和他那帮废物护卫上船,回平海县!”

        “是!”众海巡司官兵一声迎合。

        有人将那已经被吓尿的船老大揪了回来,一把扔在了刘大民面前。

        见此,刘大民赶忙呵斥一声:“放肆!哪能如此对待老人家?滚滚滚...”

        两名兵士愣了愣,心说这不都是你教的嘛...

        嘴上却也不敢说什么,赶忙行了一礼,悻悻的退下。

        刘大民看着眼前的船老大,缓缓蹲下,忽然故作和蔼的一笑,露出了嘴角的大金牙。

        “嘿嘿嘿...船老大...你呢就好好开你的船,楼上那桌客人一定要好好伺候好喽知道吗?”

        “小...小人知道。”那船老大战战兢兢,尤其是看见他这般笑容,心中更加害怕起来。

        “哈哈哈...”刘大民看出了船老大的恐惧,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语气有些警告的意思:“记住,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你可千万别说哦...”

        “呃...是...是是...”船老大此时只管点头。

        刘大民见此,开心一笑:“好了好了,没事了,去忙吧...”

        说完站起身来,对着众兵士喊道:“快点快点!”

        “将那帮家伙押上船,速速离开。”

        “是!”

        此时的张厚德更加不明白起来,按理说不应该啊。

        虽说那个什么沐轻烟是大夏昱州刺史陆长风的义妹,是青莲剑宗南宫问剑的媳妇儿。

        可毕竟是一个别国之人,能有如此大的力量?

        现在正值大战,大夏态度一直不明朗,为什么不将其擒下呢?说不定还能讨些赏赐...

        就算不擒,那也不应该惧怕那些人呐?

        这个缺心眼的家伙自然猜不到刘大民在屋内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也不知道,刘大民其实还不知道莫青嫣的身份。

        但就算知道,也不能如他所想,把人家扣下擒下。

        此时国内大战局势本就不明朗,若是贸然动了莫青嫣,万一引得邻国再次震怒,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国家大事,不是这小小的刘大民能看明白的,也不是这傻不愣登的张厚德能去揣摩的。

        此时的刘大民心中,只想着如何巴结三位上使。

        因为那独一无二的墨玉关防令绝对不会有错。

        毕竟他也是在京都当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