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204章 江湖人的悲哀

第204章 江湖人的悲哀

        张厚德等人,灰溜溜的被赶上了海巡司的大船。

        刘大民上得船去,大喝一声:“开船回港!”

        “呜...”

        沉闷的号角声响起,两艘海巡船向着平海县母港急驶而去

        此时,客船屋内,江映雪听到了他们离去的声音,有些焦急的伸了伸脖子。

        眼看着张厚德一众人被刘大民押上了海巡船。

        紧接着便扬长而去。

        “哎...”

        江映雪顿时大急,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儿还一人呢,不管啦?

        “呵呵...江兄,看来在人家心里,你也不太重要嘛。”

        站在窗边看着这一幕的莫青嫣淡然一笑。

        转头看向他:“江兄也算是有十分的本事,为何如此卑躬屈膝?”

        江映雪感觉着几人的目光,如同刀子般扎在自己脸上。

        火辣辣的生疼。

        再转头看看张厚德等人头也不回的背影,江映雪心中不免生出了一丝悲凉。

        苦笑一声:“那又能怎么办呢?”

        “英雄手中剑翩若惊鸿,却挡不住饥寒交迫四个字,这人,总得吃饭吧。”

        江映雪无奈的摇摇头,缓缓伸出双手:“学了一身的功夫,又有什么用呢?”

        “不会种田,不愿去偷抢,连去抛头露面去卖艺都没人捧场。”

        缓缓抬头看向莫青嫣三人:“在下的孩儿刚刚两岁,体弱多病,正是花钱之际。”

        “夫人为了照顾孩儿,只能在家做些零工。”

        “全家的担子,都在我肩上压着呢。”

        听他这么说,一旁的南燕兮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就是老百姓的悲哀啊。

        莫家两女自小便是锦衣玉食,虽然也都经历过大大的不幸,但至少从未对吃饱穿暖而发愁过。

        像江映雪这类普通百姓,没关系,没路子,没家境,就算学得一身好武艺又能如何?

        尤其是像他这种,有了孩子有了牵挂的。

        当兵,走镖,这种天下乱跑,朝不保夕的活,首先就干不了。

        去衙门做捕快,没关系没门路,人家还不一定要,而且月钱也少的可怜。

        而且南燕兮看得出来,江映雪的性格多少有些窝囊,骨子里有些逆来顺受。

        估计也没胆子,更没有雄心壮志去落草。

        所以算来算去,也就是给一些大户人家当护卫比较合适。

        毕竟这人有了钱,胆子就会变小,老觉着有人会害他。

        而且这种人手里不差钱,对于自己的安全也舍得花钱。

        其实吧,话说回来,哪有那么多想要他命的?就是自己吓自己。

        而江映雪这种江湖上有名的高手,他们自然是喜欢得紧。

        除此之外,这有钱的人,都有点攀比心理。

        偶尔与友人相聚,也能显摆显摆。

        您瞧我这个,花多少多少钱请的,江湖上什么名号。

        你那个?你那个不行,不信他俩比比?

        行啊!赌点啥?

        就赌你东郊那家块地怎么样?

        来啊?谁怕谁?

        所以,这工作是最适合他的,没什么危险,薪酬还高。

        江映雪的武艺虽然算不上顶尖,但在这江湖之上,也算是中上的水准。

        对付对付小毛贼,或者跟哪个员外家那徒有虚名的护卫比比武,自然是手到擒来。

        唯一的不好处就是所谓尊严。

        可对于一个要养家糊口的男人来讲,尊严什么的,远没有那么重要。

        生活,会慢慢压弯他的脊梁。

        也许连江映雪自己都没注意到,就今天这种为虎作伥的事情。

        放在几年以前,只怕是打死他都不愿做的。

        两女听着南燕兮的解释,倒也明白了些他的苦衷。

        一旁的江映雪更是心酸,看向南燕兮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伸手向南燕兮拱了拱手:“多谢这位公子的理解,在下心里好受了些。”

        “只是...不知三位将我留下,是有何用意?”

        莫青嫣正要解释,却被南燕兮伸手打断:“是我让她留下你的。”

        南燕兮笑笑:“你在那张家,一个月能有多少月钱?”

        江映雪闻言恭敬道:“东家一个月能给十两银子,有时还另有赏赐。”

        “哦...”南燕兮似笑非笑的点点头:“十两银子,买一条好狗,值当的很呐!”

        “你!”江映雪闻言,顿时大怒,一下子站了起来,想要发作,却又不敢。

        想要反驳,却实在说不出什么,结巴了半天,直把脸憋得通红。

        良久,终于如泄气的皮球般坐回了凳子上。

        低头叹了口气:“公子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只是,拿我这普通百姓开玩笑,大可不必,也实在不好笑。”

        见他如此说,南燕兮忽然笑了笑:“难道在下说错了?”

        “刚刚阁下所做,难道不是一条好狗应该做的?”

        “明知道那厮不安好心,我等束手必遭毒手,阁下却还是张嘴相劝,甚至直接出手。”

        “这难道不是为虎作伥?不是一个称职狗腿子所为?”

        “我...我...”江映雪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南燕兮顿了顿,继续道:“我想,江大侠年轻之时,也曾想过仗剑天涯,行侠仗义吧?”

        “对于那些欺男霸女之徒,为虎作伥之辈,江大侠当年也曾出手惩治过吧?”

        “可现在,怎么就忽然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了呢?”

        说着,南燕兮慢慢起身,来到窗前,看着眼前波澜壮阔的大海。

        深深吸了一口气:“当然...你可以说是被生活所迫,大家也都理解。”

        “但你扪心自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还是说,你想让你的孩子将来也跟你一样,给别人当狗,变成一个是非不分之人?”

        “这...”江映雪一下子愣住了。

        这么多年,为了讨生活卑躬屈膝,江映雪早就被压弯了脊梁。

        不管别人怎么谩骂奚落,怎么恶毒攻击,他都能忍下。

        可孩子,却是每个为人父母,心中最后的底线。

        听南燕兮这么一说,江映雪不由得开始反思了起来。

        是啊,他说的没错,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回想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跟着张家父子为虎作伥。

        在平海县乃至整个北郊郡都算是出了名的。

        虽然江映雪是被逼无奈,本心不愿如此,但百姓们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