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209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209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见此,项天行便动了些心思。

        提前布局,将她秘密接下漓泉宗,养在京都项府。

        伪造身份,对外宣称是自己一直养在乡下的女儿,唤做项宁儿。

        从此,项宁儿便从一个侍女,一跃而成了项府的大小姐,项阳的姐姐。

        由于其无双的美貌,被京中贵公子们称之为大夏第一美人。

        每日来府中提亲的皇亲贵胄络绎不绝,却无一例外,都被项天行回绝。

        后来,司徒温选秀女,项天行抓住机会,把她送进了宫。

        靠着项宁儿美艳无双的容貌,很快便赢得了司徒温的宠爱。

        又加上项宁儿心思缜密,懂得察言观色。

        外有项家出谋划策,暗中支持。

        进宫没几年,她便被封为妃。

        而项宁儿也不负项天行的期望,多次在宫内配合。

        帮着项家剪除了不少反对势力,也为项家赢得了不少的好处。

        这项家从此在大夏朝堂一时风光无限。

        而项天行对于自己这个女儿也很是满意。

        那时的项宁儿,几乎真的忘记了自己原来的身份。

        真的觉得自己就是项家的大小姐,大夏最得宠的妃子。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幻想被打碎。

        项阳逐渐长大,血气方刚的他对项宁儿逐渐垂涎起来。

        为此,项天行狠狠的骂过他几回,但年轻气盛的他却怎么也听不进去。

        每次只要秘密进宫与项宁儿见面,都会试探一番。

        若不是项宁儿每次都坚定拒绝,搬出项天行来压他,只怕早就被项阳得手。

        幽幽的叹了口气,项宁儿有些无助的靠在床榻边。

        自己这么多年来,不过是他项家的一个工具罢了。

        哪怕自己现在已经贵为皇妃,但在他项家人眼里,也不过是个侍女罢了。

        项天行制止项阳,只是怕暴露,而破坏了自家的计划。

        等有一天他们权倾朝野,只怕自己还是难逃被项阳得到的命运。

        项家早有不臣之心,这项宁儿早就猜到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想把持朝政,还是要取而代之。

        细细想来,贾家的势力若是再被他们剪除,那整个朝堂就真的没有能与项家抗衡的了。

        现在,项天行任左丞相,弟弟项天佑是兵部尚书,左都御史是其妻弟。

        其他的几部尚书也全都与他相交甚密。

        前段时间,北原人忽然调集大军,大举进攻云州。

        而凉州附近的巧诺部,却不知为何,一直按兵未动。

        司徒温无奈,只能把驻守在中州附近的大夏主力军,八成调往云州。

        剩下两成调往凉州防备。

        现在的京都,已经无比空虚。

        只剩下一万御林军,四万禁军,再加上两万守备营和巡防营。

        而且,现在四大禁军中,三个是项家的人掌控。

        还有京都守备司,巡防司,也几乎全都是项家人。

        若真是起兵叛乱,皇帝能调动的,只怕也只有御林军和禁军中的鹰扬军了。

        项宁儿无奈一笑,不管怎么样,她也不过是别人的工具。

        皇家哪里有爱情?他们反不反司徒温,项宁儿也不在乎。

        她在乎的,只是自己能不能好好的活下去。

        如果将来项家真的夺了天下,她也不在乎再委身于项阳。

        反正自己也不过是一残花败柳罢了,只要不再过以前做下人的苦日子,其他的都不重要。

        只是偶尔回想起来,觉得有些不甘心罢了...

        ......

        翌日清晨,睡了一晚地板的南燕兮正神清气爽的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

        随着红红的朝阳自海平面上缓缓升起,暖暖的阳光终于赶走了海上的湿冷。

        一群海鸥正围绕在客船后甲板上。

        南燕兮好奇的过去一瞧,竟是船老大晚上下的网子收获了。

        大鱼小鱼一大堆,船老大带着自己不大的孩子,正开心的拖动着渔网。

        转头看到了南燕兮,船老大开心的向他行着礼。

        “客人稍坐,一会儿便有鲜鱼吃啦...”

        “哈哈哈...好啊,那就多谢船家了!”南燕兮笑呵呵的回着礼,转身回到了船舱。

        此时的莫家两女刚起床,正在梳洗打扮。

        南燕兮吩咐了两句,便来到了客舱。

        时间不长,船家端着几盘刚做好的海鱼来到了客舱:“客人久等了,莫要嫌弃...”

        南燕兮赶忙接过,用筷子夹了一点放到嘴里,忍不住赞叹:“哎呀,真是鲜美无比啊!”

        “多谢船家了,一会儿一并算银子给你。”

        那船老大闻言,却直摆手:“客人莫要如此,真是折煞小人了。”

        “昨日还多亏了客人救命,要不然,小人可就惨喽。”

        “只是...只是...小人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南燕兮开心的夹起一块煎鱼排,咔嚓咬了一口。

        在嘴里慢慢品味着,酥而不腻,鲜而不腥,也没有多少乱刺。

        心说这海鱼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真是美味。

        而对于刚刚船老大所说,南燕兮也没细想,随即道:“但说无妨!”

        船老大见状,顿时欣喜无比,一拉身边的小娃娃,两人噗通跪倒在了他面前。

        把正在聚精会神品味菜肴的南燕兮吓了一大跳。

        赶忙放下筷子,伸手去搀扶:“这...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

        “客人!”船老大向着南燕兮深施一礼:“小人一早便看出客人不是凡人。”

        “今日里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客人能将我这孩儿带走!”

        “啊?”南燕兮闻言一愣:“这是为何?”

        那船老大声泪俱下:“客人呐...您也看见了,这底层人讨生活的不易啊。”

        “这孩子自小没了娘,跟着我这糟老头子在这海上讨生活。”

        “受尽了欺凌啊,官家来了欺负一遍,海大王们来了,再欺负一遍。”

        “小老儿无能,这辈子就这样了,可孩子还小。”

        “在下实在不想让他长大了,也受这份罪。”

        “所以才斗胆相求,客人您把他带走,做个鞍前马后的仆人,只要给口吃的就行。”

        “这...这...”看着老头子瘦骨嶙峋的跪在自己面前哀求,南燕兮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心拒绝,可又实在张不开嘴。

        转头看向那黑黑瘦瘦的小孩子,南燕兮柔声问道:“孩子,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