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212章 朝堂之争

第212章 朝堂之争

        莫青嫣转头看去,只见身后的花珞璃娇媚一笑:“哎呀...被姐姐发现了呢!”

        “姐姐莫急,你的对手是我!”

        说完,手中油纸伞一收,自伞柄众抽出一把细剑,直袭而来。

        见此,莫青嫣不敢怠慢,手中软剑挽了一个剑花,身形一闪便迎了上去。

        两女叮叮当当,一瞬间便交手数十招。

        莫青嫣暗自惊叹,这花珞璃不管是武功还是内力,都不低于自己。

        当年比武之时,花珞璃不幸抽到了一身金钟罩铁布衫横练硬功的莽山铁熊石铁。

        她的细剑和暗器刚好被石铁克制,这才含恨排第六。

        要不然,那年江湖新秀榜,前三名里肯定有她。

        为了能及时支援到南燕兮两人,莫青嫣有意无意的引花珞璃向两人靠近过去。

        场中顿时变成了三对三的局面,短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场内尘土飞扬,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不过,这种平衡在张厚德的众护院家丁加入之后,很快便被打破。

        这些人虽然武艺低劣,但架不住人多势众。

        莫青嫣三人与花珞璃三人对战,本就不占优势。

        这帮家伙一介入,战局顿时捉襟见肘起来。

        当当当...

        金属铿锵之声不断,莫青嫣逐渐有些力不从心。

        她除了要应付几乎不弱于自己的花珞璃,还得偶尔分心去帮一下南燕兮和莫云惜。

        那龟蛇二老的合击之术,本就对她有相当的威胁。

        莫青嫣应付起来并不轻松。

        而莫云惜的内力,倒是不输龟蛇二老其中一人,本来可以应付一二。

        奈何她临场经验较差,跟这种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老油子实在没法比。

        刚开始还行,越往下打漏洞就越多。

        南燕兮倒是经验丰富,奈何内力又差他们一节。

        纵使经过阴阳和合功和龙血御气丸的双重洗礼,其内力也只是堪堪达到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正常水平。

        不仅如此,三人又得防备着周围那些杂鱼的偷袭。

        艰难相斗了一炷香,莫青嫣三人逐渐开始气力不足。

        背靠着路边的一块大石头,奋力周旋着。

        而此时的张府护院,已经死伤过半,花珞璃三人也有些气力不足起来。

        龟蛇二老见状,挥了挥手,几个护院会意,转身从那马车车厢内拿出了些什么东西。

        南燕兮抬眼一看,心中顿时一惊,竟然是弓箭。

        此时他们三人被逼到角落,随岌岌可危,但短时间还能抵挡。

        但他们此时拿出了弓箭就麻烦了,现在三人气力不足,根本躲闪不了几箭。

        一旁看戏的张厚德见此,瞬间大喜,从那马车上一跃而下。

        一旁的狗头军师张狗蛋赶忙上前扶着。

        两人卖着八爷步来到三人近前,对着他们喊道:“怎么样?还不束手就擒?”

        “放心,少爷我不会要你们的命,一会儿我会让人避开你们的要害。”

        张厚德一脸的坏笑:“但是...我这箭头上涂了强效麻药。”

        “不过你内力多强,见血就麻翻...哈哈哈...”

        说着接过张狗蛋递过来的一把弓,对着三人张弓搭箭。

        阴坏一笑:“少爷我很想欣赏一番,红衣寒剑沐大侠,在一个纨绔子弟的胯下婉转呻吟的诱人模样。”

        ......

        “陛下!右相贾玉,勾结北原,结党营私之事,已经证据确凿,还望陛下早做决断!”

        大夏朝堂之上,项天行正在痛心疾首地控诉着右丞相贾玉的累累罪行。

        大约一个月之前,骠骑将军李怀安,率军在云州被北原军大败。

        足足六万大军被击溃,损失粮草辎重无数。

        左都御史弹劾右相贾玉,勾结北原,暗通书信,才导致此战失利。

        皇上下旨,派人搜查贾府,没想到,竟然真的找出了他与北原的来往书信。

        司徒温龙颜大怒,将贾玉革职,打入大牢。

        但贾玉毕竟是右丞相,有是贾妃的父亲,在牢中一直大喊冤枉。

        为了防止有人栽赃陷害,司徒温命大内监察司联合京都府衙,详加探查。

        然而,整整一个月,竟然丝毫对贾玉有利的证据都没有。

        而后宫中,贾妃自从其弟弟津南候贾仁出事之后便一直哭哭啼啼。

        其父亲贾玉出事后,贾妃更是每日以泪洗面。

        司徒温刚开始还心软,后来逐渐烦不胜烦,便也不再见她。

        尤其是最近,俪妃项宁儿不知从哪里学了些新花样。

        哄得司徒温龙心大悦。

        又时,整整一晚上都不歇着,第二日连上朝的精力都没有。

        心中自然也开始偏袒起项家人来。

        此时,司徒温正精神萎靡的坐在龙椅上,顶着厚重的黑眼圈冲着盹。

        听着下方项天行的控诉,司徒温努力正了正身子,起身喝了口茶。

        多少还有些迷瞪:“哦...那个...监察司监!京都府!”

        “臣在!”

        “臣在!”

        自下方群臣中走出两位,手拿象牙笏板,对着司徒温恭敬行礼。

        伸手揉揉有些犯轴的脑袋,司徒温张口问道:“你们查的怎么样了?可有何线索?”

        监察司监行礼道:“回陛下,臣查出,右相确有私通北原的罪行。”

        “而且,据臣所查,右相与李怀安将军素有旧怨。”

        而一旁的京都府尹则回道:“回陛下,臣查出,右相在京都钱庄,忽然多出了近百万两存银。”

        “而且,听闻右相在老家大量低价囤积田产,以致当地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

        司徒温闻言,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

        左都御史自群臣中走出,恭敬行礼道:“陛下,臣弹劾,津南候贾仁,吞没矿难抚恤,屠杀矿难家属。”

        “贪末大量矿中所产,蓄意袭击同行禁军,伪造书信,嫁祸皇上!”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连昏昏欲睡的司徒温都被吓的一激灵。

        在场的谁都不如他明白,这事就是他暗中指使的。

        本来想着一劳永逸,可没想到贾仁这废物非但没把屁股擦干净,反倒被人杀死在府中。

        如此血案,怎能不引起注意?

        凶手是谁没查出来不说,贾仁办的那些事,却几乎全被监察司和当地官府查底儿掉!

        司徒温心中一紧,心想自己是贾仁的背后指使这事儿,可不能真的被查出来。

        要不然还了得?

        没办法,目前看来也只能丢车保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