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229章 原来如此

第229章 原来如此

        “其监主管,免职查办,抄没家产,杖一百,驱逐出宫。”

        “其监内大小内官,皆罚俸三年,杖五十,全员降一级。”

        闻言,莫云惜点了点头,又问道秦歌:“秦将军...”

        “按宫中宿卫刑律,看守宫门之御林军,勾结外臣,私自打开宫门。”

        “让外臣入后宫与嫔妃媾和,如回自家床榻,该当何罪?”

        “回殿下!”秦歌拱拱手,故意对着跪在地上的两人。

        朗声道:“主犯凌迟,诛五族,从犯枭首,诛三族,抄没家产。”

        “所属主官,撤职查办,抄没家产,杖一百,徭役五年,永不录用。”

        “所属宿卫班,全员杖五十,罚俸一年,调离御林军。”

        “御林军全员,罚俸一月!”

        “好...”

        莫云惜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地上跪着的两人森然道:“二位,你们觉得如此处罚。”

        “可合理否?”

        “合...合理...合理...”

        两人跪在地上,满脸大汗,结结巴巴:“殿...殿下...您这...”

        话音未落,莫云惜忽然冷哼一声:“那就好!来啊!将这二人拿下!”

        “是!”

        众军士答应一声,一拥而上,将两人摁住,作势就要往外拉。

        “这...殿下...这是为何呀...”

        “我等何罪啊殿下...殿下...荣我等说句话呀殿下...”

        两人吓得差点魂都飞了,一个劲儿的求饶。

        又对着贾光与秦歌大声哀求:“亲将军,贾公公...向殿下求求情吧...”

        “殿下...这...这...”司礼监的贾公公此刻都傻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一旁的秦歌早就准备好了,瞅准时机上前两步。

        对着莫云惜拱手行礼道:“殿下,以微臣之见,也与他二人并不知情。”

        “看在他二人这么多年来,矜矜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不如...咱们先问问清楚,让他们戴罪立功也好啊!”

        一旁的南燕兮也身子一晃,站出来对着莫云惜恭敬的行了一礼。

        “殿下...还请殿下息怒啊!”

        “两位大人跟随您多年,断断是不知情的,殿下给他们此机会吧...”

        “奴才敢拿性命担保!两位大人必定很快就能揪出主犯,还请殿下给他们次机会!”

        此言一出,跪在地上的两人不禁心中一暖,心想这新来的燕公公人真不错,可以交!

        赶忙对着莫云惜磕头如捣蒜,保证一定会彻查到底。

        见此,莫云惜心中暗暗一笑,随即就坡下驴。

        摆了摆手,众侍卫会意,纷纷放开了二人,退了回去。

        对着南燕兮道:“燕公公,你说说吧...”

        “是!”

        南燕兮答应一声,转过身,对着两人微微一笑:“二位大人,还不谢谢殿下?快快请起吧?”

        “哦...哦...”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对着莫云惜磕头道谢。

        又对着站着的三人也道了声谢,这才缓缓站了起来。

        对着南燕兮拱了拱手,同声问道:“燕公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哎...”

        见此,南燕兮先是长叹一声,随即开始编起了故事。

        “二位有所不知啊...昨日夜里,奴才陪同殿下去探望皇上。”

        “之后由于奴才新晋,殿下便带着奴才在这宫中转了转,熟悉了一番。”

        “怎料天降大雨,殿下与小奴在一空殿躲雨之时,竟然无意撞破...”

        “敬嫔与宁国公世子封吉的奸情!”

        南燕兮越说越激动,把那晚所见之事统统说了出来。

        包括了打听皇上龙体是否安康,盯紧了二皇子的动向。

        最后,还提到了那相见的暗号,什么金丝桂花糕,辣炒腰花。

        不用问,这肯定是尚膳监里有人勾结外官。

        而那封吉虽是武将,但也不是多么的武功高强。

        自由出入后宫,一连跃过宫城,皇城数道关卡,连秦歌都未必能做得到,何况是他封吉。

        这也不用问,自然是御前司的事。

        邱敏与贾光面面相窥,心中忍不住嘀咕,这事儿,找他二人还真没找错。

        再次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莫云惜痛心疾首道:“殿下!臣有罪啊!”

        “哎呀...两位大人...”

        一旁的南燕兮瞅准时机,尖着嗓子:“殿下刚刚是在气头上。”

        “现在两位大人还是好好想想,到底是谁,为封吉大开了方便之门呀?”

        此话一出,两人也冷静了下来,互相看了看。

        高庆使劲想了想,沉吟道:“昨日是...十七...应该是总理太监小徐子的班呀...”

        “做什么菜,吃什么甜点,那都得他点头啊...”

        “嘶...这个人...”高庆忽然想到了什么,惊道:“这人乃是半年前调过来的。”

        “好像就是他封吉推荐的,说是宁国公府上的一个什么老管家的远方侄子。”

        “让奴才多多照顾照顾...”

        听他这么一说,邱敏也是一惊,赶忙道:“十七号,宫城正是虎卫军的班。”

        “而皇城门当值的,乃是千户陈剑,他也是封吉介绍的。”

        “说是他一个远房的表弟...为此还...还...”

        邱敏支吾了两句,红着脸道:“还送了不少钱财给臣...”

        说完,刚忙又道:“当...当时御林军确实确认,那小子功夫不错,身世也干净。”、

        “臣...臣便应了下来...”

        此话一出,莫云惜皱了皱眉,冷冷地瞥了他两眼。

        深深吸了口气:“你们,是几天一轮换?”

        “回殿下,我们都是五天一轮换。”

        闻言,莫云惜微微点头,向着南燕兮对了对眼神。

        随即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由你们联合来办吧。”

        “将这两人秘密逮捕至禁卫司,切莫打草惊蛇,要以最快的速度挖出其同伙。”

        “你们...只剩下四天的时间了。”

        “殿下放心!”

        秦歌拱了拱手,一脸的自信:“不用四天,办个时辰,保准让他们开口!”

        “嗯...那就好,切记不要打草惊蛇。”

        “是!”

        莫云惜嘱咐了两句,又对着南燕兮道:“燕公公,这事就交由你来监理吧。”

        “奴才遵旨!”

        南燕兮躬身答应着,莫云惜则站起身来,回到了后堂。

        见此,那三人这才如蒙大赦般,深深的松了口气。

        尤其是邱敏与高庆,两人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侵湿。

        对着南燕兮再次郑重的施了一礼:“多谢燕公公相救啊,如此大恩,我二人铭记在心!”

        “只是不知...咱们该如何行事啊?还请燕公公吩咐。”

        闻言,南燕兮哈哈一笑,先是与几人客套了一番。

        随后便安排道:“我看这样吧,为了不打草惊蛇,就由高公公与邱将军...”

        “将那两贼调出,由贾公公与秦将军将其秘密拿下,送到禁卫司去。”

        “严刑拷打,将其同伙全部挖出来!”

        “哦对了...还请高公公吩咐手下,晚膳给敬嫔宫里去一道金丝桂花糕。”

        说着,对众人笑了一笑:“咱们今晚,去会她一会,如何?”

        “遵命!”

        众人答应一声,纷纷转头开始准备。

        ......

        雨后的深宫,格外的凉爽,由于后宫的萧条,显得很是冷清。

        宫内的各下人们,除了值班的,也都早早地躺了下来。

        而此时的敬嫔,却刚刚洗完澡,正坐在梳妆台前,精心的打扮着。

        宫内的下人们,早就被她赶了出去。

        现在后宫萧条,伺候的下人本就不多,规矩也没那么繁琐。

        既然主子不需要,那大家也乐的清闲。

        此时,敬嫔心中开心着,那冤家昨日不是刚要了嘛,怎么今日里又来。

        对着那铜镜左右看看,心中忍不住暗暗自夸。

        真是个风情万种的可人儿...难怪那冤家总是要不够。

        虽然内心疑惑,以往不都是每隔五天来一次嘛?今日怎么......

        看来是有重要的事情!

        敬嫔如此安慰着自己,心中还有点小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