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233章 倒霉的龟蛇二老

第233章 倒霉的龟蛇二老

        花珞璃感觉,这种日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可就这么死了,她又有些不甘心。

        毕竟这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

        死就一个字,可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忽然,往日幽静的牢房大厅,今日却意外传来了热闹的对话声。

        “哎哟哟...怎么能劳烦您老亲自送过来呢...”

        牢头老陈一脸的赔笑,躬身小跑而来,将南燕兮手里的葫芦接过,又奉承的将他扶到了主座上。

        恭敬地倒上一碗茶,双手递了过去:“公公辛苦了,这老张也是,真会找省劲儿。”

        “哈哈...不辛苦,顺道而已。”

        南燕兮倒是一脸的和善,开口问道:“哦对了,那日,抓进来的三个人,现在如何了?”

        老陈谄媚一笑:“公公您放心,全是按您的吩咐伺候的。”

        “经过这几天折腾啊,您现在不管是问什么,他们就说什么,绝对不敢隐瞒。”

        “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哈...辛苦陈头儿啦!”

        “哎哟哟,公公您折煞小人了,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

        牢头老陈赶忙奉承着,一脸横肉的胖脸,此时正开心的上下抖动着。

        南燕兮沉吟了一下,随即吩咐道:“这样,我去见一见龟蛇二老。”

        “您就继续歇着,不用跟着了。”

        “是!”老陈答应一声,起身殷勤的帮着指路道:“公公您顺着墙往里走,倒数第二间就是。”

        “那个女人是对面第五间,小的们在这儿候着,您有吩咐就喊一声。”

        “嗯,好!”

        南燕兮伸手拍了拍老陈的肩膀,随手赏了一小锭银子。

        在老陈的千恩万谢中,转身往牢内走去。

        哒哒的脚步声,回荡在空荡荡的牢房里。

        由于莫云惜的大清洗,牢房内那些能为自己所用的官员全都放了出去。

        而那些对她有威胁的,全都被莫云惜下令斩杀。

        无缘紧要的则全都调到了刑部大牢,所以,现在的禁卫司大牢几乎就是空的。

        南燕兮那细微的脚步声回荡在死寂一般的大牢里,闲得很是骇人。

        龟蛇二老互相看看,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

        今日例行的一顿鞭子还没挨呢,两人还以为是牢头开恩呢,看来终究还是躲不过。

        只是昨日前日的鞭子和板子,这伤口还未来得及愈合。

        今日又来,自己这两瓣老屁股只怕是要不得了。

        脑袋里正向着,那脚步声慢慢来倒两人的牢房门口便停了下来。

        龟蛇二老一抬头,忍不住一声疑惑:“是你?”

        “哟!两位记性不错呀,还人的在下嘛。”

        南燕兮呵呵一笑:“两位,不知这牢内生活,可还习惯呐?”

        “你...”此话一出,顿时把两人气得够呛。

        脾气暴躁的蛇涎翁当时就要发作,却被龟寿伯用眼神拦了下来。

        他们此次自大无知,本就惹了不该惹的人,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而且,这种折磨的日子也实在不是人过的,今日他来这里,此时能有些转机也说不定啊。

        龟寿伯干笑了两声:“那个...这位大人呐...”

        “我等那日受人蛊惑,才做了那大逆不道之事,这个...还请...”

        话还未说完,就伸手被南燕兮打断:“啧啧啧...受人蛊惑?”

        “难道你们袭击青莲剑宗夫人沐轻烟,也是受人蛊惑?”

        “实话告诉你们,我们已经与昱州方面达成了合作协议,现在是合作关系。”

        “南宫大人知道后,很不开心,正欲派青莲大军和昱州水师,去剿灭你们龟蛇岛。”

        “是在下拦了下来...”

        说着,南燕兮蹲下身,凛然一笑:“还有,你们知道那另外一名女子是谁吗?”

        “那时当今二殿下最宠爱的王妃,你们竟敢袭击她,还妄图...嗯?”

        “若不是咱家求情,你二人早就被凌迟处死,抄家灭族了,还有命在这儿躲清闲?”

        此话一出,龟蛇二老皆是一惊,连不远处偷听三人谈话的花珞璃也吓了一跳。

        谁能想得到,那日袭击的三人中,竟然有身份如此尊贵的人物。

        龟蛇二老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本来两人见钱眼开,想着神不知鬼不觉擒下沐轻烟,赚上笔快钱。

        这青莲剑宗虽然强大,但毕竟远在大海彼岸,只要几人做事周密,自然不会被察觉。

        到时候将那沐轻烟废了武功,囚禁在府里。

        张公子日日宠幸,再生上几个娃娃,也就由不得她了。

        自己又能转上一笔大大的快钱,何乐而不为呢。

        可谁能想到,这一脚没踢好,便踢到了铁板上。

        钱没整到不说,还把自己一脚老小的性命给搭进去了。

        想到此处,心中忍不住又把那张厚德狠狠骂了几遍。

        赶忙对着南燕兮跪拜道:“多谢公公从中周旋,小老儿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我二人已经知错...请公公救命吧...”

        “嗯...知道就好!”

        南燕兮得意的笑了笑,伸手剔着指甲:“其实呢...你二人也未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好在两位姐姐都未受伤,否则的话,你以为你们能活到今天?”

        随即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好了,客套的话不说,我且问你们...”

        “一个小小的张家,应该不至于请得动你们两位,还有那个漂亮小妞。”

        “那么...这后面隐藏之事,说说吧?”

        “呃...”

        闻言,两人面面相觑,还是那龟寿伯清了清嗓子,对着南燕兮行礼道:“回公公...”

        “是这样,今年这不是兵荒马乱嘛,战火眼看就要烧到京都了。”

        “龟蛇岛在京都还有几家生意,我二人就想着过来瞧瞧,实在不行就临时先搬回去。”

        “那张家也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我二人的消息,以重金相邀,请我二人来。”

        “说只要得手,一千两黄金呢!”

        “所以我二人就...就...见钱眼开嘛...”

        老头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对着南燕兮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一千两黄金...”南燕兮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这张家不过是个普通的经商世家。

        要说家境殷实这无可厚非,但一下子拿出一千两黄金来,这就不太对了。

        这可不是一比小数目,前段时间,司徒温为了省下几万两银子的安家费。

        都能狠心密令贾仁,干掉河洞村几百口百姓。

        何况是这一千两黄金,实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经商家族能随随便便拿出来的。

        看这两人的态度,也不像是撒谎,想来也对,一个雇佣来的杀手能知道什么。

        随即便也没再多问。

        只是对着二人惋惜的摇了摇头:“啧啧啧...这就麻烦了...”

        “本来,我与殿下所说,二位肯定能知道些什么,对殿下肯定有用。”

        “殿下这才愿意先不杀你们,可现在你们什么也不知道...这让咱家有点难办呐...”

        此话一出,龟蛇二老顿时脸色煞白。

        不过,看南燕兮这副模样,肯定是话外有话。

        两人也算是一方霸主,哪里能看不出来,赶忙哀求道:“公公...公公...”

        “我二人绝对没有忤逆殿下之意,此事乃是误会,公公您给指条明路。”

        “小老儿绝对不会亏待公公啊...”

        “这个嘛...”南燕兮面露难色,故意表现出踌躇之意。

        沉吟半晌道:“咱家这里,倒还真有条路子,就是不知道二位愿不愿意走。”

        “愿意愿意...”龟蛇二老喜出望外,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公公请说!”

        “只要是让我二人活命,其他的小老儿都愿意做。”

        “那就好...”

        南燕兮满意地点点头:“是这样,现在江山初定,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

        “殿下这个人,求贤若渴,礼贤下士,对于有能力之人,一直是心怀善意。”

        “若是...你二人愿意带着部众归顺,我想殿下就不会再为难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