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轻骑逐白鹿在线阅读 - 第238章 惊变

第238章 惊变

        “下官初来乍到,身无寸功,哪里好收国公如此贵重之礼啊...”

        “哈哈哈...大人谦虚啦...”

        封于成满脸堆笑:“为了我等之事,大人跋山涉水,我等都记在心里啊!”

        “而且...这礼物也非老夫为大人准备,而是另有其人呐。”

        “哦?”燕使忍不住好奇,赶忙追问道:“是哪一位大人如此破费?”

        “快快请出来,下官也好当面道谢呀。”

        封于成闻言,忽然回身,伸手对着黑暗伸出做出了请的姿势。

        “哈哈哈...大人,您请看!”

        燕使向着他手指方向看去,自那密室深处,缓缓走出一身穿着黑斗篷的人。

        斗篷的帽子压得低低的,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不过,随着他迈步而出,黑袍所笼罩下的衣摆,露出了淡淡的金黄色。

        再看身边众人,包括封于成,已经对着那人缓缓跪在了地上。

        口中小声却整齐的见礼道:“臣等...参见太子殿下!”

        那燕使见状,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瞬间一凝,震惊,疑惑,杀机,在他眼中一闪而过。

        但只是一瞬间,那燕使眼神换成了惊讶,惶恐与奉承。

        赶忙向前走了两步,对着那人恭敬跪拜下去:“微臣,燕国使者魏瑾,参见南海太子殿下!”

        “魏大人辛苦了,平身吧!”

        那人微微点头,接着双手一伸,一旁的封吉赶忙趋步向前,恭敬地将那身黑袍为其取下。

        魏瑾赶忙道谢,随着众官员慢慢站起身来。

        好奇的抬眼看去,只见这人大约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剑眉星目,甚是俊朗。

        唇上微微有两撇整齐的小胡子,眉宇间,透着丝丝忧郁。

        看这张脸,与南燕兮还真有六七分的相似,只是年龄更大一些罢了。

        此人,自然就是被被莫云惜的男子之身,南海二皇子南云兮软禁的海国太子,南月兮。

        感受着魏瑾的注视,南月兮缓缓抬头,对着他淡淡一笑:“怎么?贵使很意外?”

        “啊...啊...”魏瑾顿时有些结巴,紧张地擦了擦额角的汗水,有些不知所措。

        南月兮却不计较,轻声笑道:“贵使今日,可是迟到了足足半个时辰。”

        “不知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嘛?”

        “哦...没有没有...”魏瑾紧张地赔笑着:“只是一路上,走得慢了些而已。”

        “不知是殿下在此,还请您...您赎罪...”

        “哎~无妨无妨...”

        南月兮大度的挥了挥手:“知道是你们来,为兄再等上一个时辰,也值得!”

        说着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盯着魏瑾,脸上露出了丝丝戏谑:“云兮,燕兮,还要跟为兄装下去吗?”

        话音刚落,周边的各个官员瞬间结成战斗队形,将魏瑾一行三人团团的围在中间。

        “殿下...小臣...小臣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此时的魏瑾一脸的惊慌,对着南月兮连连行礼:“殿下...殿下赎罪啊!”

        “下官确实无怠慢之意,实在是那客船误了行程...”

        “好啦...别装了...”

        南月兮哈哈一笑,随手端起桌上的一杯香茗,细细的品味着:“其实...我与大燕早就定好了协议。”

        “这个魏瑾,不过是个传信的信使,这次只是来告诉我事情已定而已。”

        “而且...在他来之前,我的人已经飞鸽传书了。”

        “这个人...是我故意漏给你们的。”

        说着抬起头,盯着魏瑾三人:“怎么样燕兮?为兄这份见面礼,可还喜欢?”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寂静,只剩下魏瑾三人,呆愣楞的站在当场。

        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与深深地震惊。

        良久,魏瑾忽然无奈的笑了笑,伸出手,向脸上揪了揪。

        一张精美的人皮面具被拿了下来。

        俊朗的脸庞,与南月兮近乎相似的模样,这燕使魏瑾,自然是南燕兮假扮。

        而身后的两个护卫,此时也摘下了面具,一个是莫云惜,一个是南宫问剑。

        南月兮看向三人,忍不住一笑:“没想到啊没想到...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的二弟,竟然是女儿身。”

        “那为兄是喊你做二弟呢?还是二妹呢?”

        “都行,随大哥喜欢...”

        闻言,莫云惜也是淡然一笑,上前走了两步:“我也没想到,未接传闻不堪大用的大哥,竟然能有如此韬略。”

        “还是这么伶牙俐齿...”南月兮笑着指了指她:“我是没想到啊,你当年能那么快的控制飞熊军和御林军。”

        “在外又有李玉那小子的北海水师策应,为兄要是不装的老实一些,还能活到今日?”

        “不过...”南月兮转头又看看南燕兮:“为兄能重见天日,还得多亏了五弟啊。”

        “要不是他将你的臂膀一一折断,为兄哪里有机会重聚实力啊?”

        “是吧...五弟?”

        南燕兮死死的盯着他,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一切?”

        “或者说...你就这么肯定,我俩会来?”

        “因为...秦歌一早就是我的人了!”南月兮森然一笑:“他现在,应该正在抓捕你的同党。”

        话音刚落,密室之上忽然一片打斗之声传来。

        莫青嫣焦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燕兮!快走!”

        与此同时,屋内的南月兮低喝一声:“动手!”

        两侧的官员瞬间出手,向着三人围拢过来,南燕兮这才明白过来,这些人也全部都是士兵假扮的。

        身后的南宫问剑一声长啸,手中长剑出鞘,却忽然踉跄了一下。

        “师傅...你怎么了?”

        “哈哈哈...”一旁的南月兮得意一笑:“这屋内燃着的蜡烛,乃是一种慢性毒药。”

        “你们三人都已经中毒,却是强行运功,只会让毒性加快蔓延。”

        “而我们...早就服下解药啦!”

        说完,对着众手下大喝一声:“上!”自己则退到了人群最后。

        “卑鄙!”南宫问剑怒喝一声,手中长剑挥出一片剑花,瞬间将敌人逼退。

        紧接着,南燕兮与莫云惜同时出手,软香散与数十颗防身丸扔出,密室中瞬间弥漫了毒粉。

        “咳咳...”当毒烟散尽,南月兮从众护卫身后走出。

        前方哪还有南燕兮三人的身影。

        南月兮冷冷一笑:“给我追!他们,他们中毒了,应该跑不远!”

        “还有,命令所有人,按照原计划行事。”

        “是!”

        ......

        三人冲出密室之时,外屋已经战成一团。

        莫青嫣率领手下精锐,与那府中军士早已战成一团。

        但人数差距实在太大,众人武艺再高,也逐渐支持不住。

        莫青嫣回头,见三人正互相搀扶,步伐踉跄,脸色也不好。

        心中一惊明白了些,两步跑到近前,焦急道:“怎么了?受伤了?”

        “没有...中毒了...”南燕兮焦急地大喊:“快撤...咱们中计了,秦歌是他们的人!”

        “老周...老周他们有危险。”

        “可是现在,杀不出去啊!”莫青嫣焦急不已。

        南燕兮抬眼开去,外面乌压压一片敌人,除了少量穿穿家丁服的,其他的都是禁军的铠甲。

        不用说,这必然是封吉所控制的虎卫军。

        “冲出去后,去哪里合适?”南宫问剑忽然问向南燕兮与莫云惜二人.

        两人互相看看,从各自的眼睛里,迅速会意了对方的意思。

        南月兮此次布局巨大,除了干掉自己两人,第一要务就是夺取皇宫与四门。

        邱敏的御林军虽然是莫云惜的嫡系,但驻守在皇宫里的只有当值的两千人。

        其余的主力都驻扎在京城北门外的军营里。

        而且,黑衣禁卫大本营也在宫里,估计现在,皇宫已经落入他们的控制了。

        所以,现在自然是不能回皇宫,其他三门外驻守的是虎卫军,也不能去。

        细算下来,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去北门,那样也许还能有一丝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