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江湖异闻录在线阅读 - 之五:糖菩萨

之五:糖菩萨

        蜀中唐门,是以暗器和毒物闻名于江湖的门派,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传绝技。

        唐家子弟中有一个叫唐梦白的年轻人,偏偏对于这两样绝技丝毫不感兴趣,一心痴迷于剑道。为了在剑术上有所成就,他不惜遍访三山五岳,四处寻找剑术名家切磋武功。因为他本身对于剑术的领悟能力非常强,加上人家看在蜀中唐门的分上,不敢过于压制他,所以经常取胜。久而久之,唐梦白意气风发,认为自己的剑术已经有了相当深的造诣,虽然不敢媲美那些传说中的绝世高手,但若论当今天下,也算是罕见的一流好手了。

        虽然自负,但他的性情慷慨激昂,没有什么心机,恃强凌弱的坏事倒是没做过太多。

        有一年从湖北经过,路上遇到一个骑着青驴的中年男子,是细雨天,中年男子披着绿色的蓑衣,戴着青斗笠,背上缚着一柄剑。唐梦白打马经过他的时候,不由取笑他说:“这当今的世道真是奇怪啊,平平常常的百姓偏偏要附庸风雅,带着一柄剑出门,难道不是对剑的一种亵渎吗?”说着他就抽出利剑,向中年男子的头顶一挥,扬长而去。没走多远,一阵风吹过,那中年男子头顶的斗笠忽然断成两截,挨着头皮的斗笠尖顶随风吹落在地上,头发却没有损失一根。这样的技艺已经算是骇人听闻了。

        但是中年男子非常生气,拍驴赶上唐梦白说:“真正的剑术就是用来削斗笠的吗?如果仅仅这样,那么我也会呀!”他抽出剑来,一边和唐梦白并肩而驰,一边在头顶舞着剑。两个人行了很远的距离,他的长剑好像在头顶布置成了一块寒光闪闪的屏幕,一滴雨也没有落在身上,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疲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唐梦白不由得骇然下马,要求和他比试剑术。中年男子哈哈大笑着说:“你的剑术和平凡人比起来,也算得上精湛,和真正懂剑的高手相比较,那就像是萤火虫的光芒想要和月光比光亮程度呀!”说着就提起长剑,轻轻巧巧削断了唐梦白剑柄上的穗丝、勒马的缰绳、系斗笠的丝绳和腰间的长带。这四件东西都在不同的位置,唐梦白举剑根本连阻挡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像一个手无寸铁的婴儿般,毫无还手之力,任人宰割。

        唐梦白被这样的剑法所惊骇,呆若木鸡。他发现对方在攻击的情况下防守仍然严密结实,浑身上下没有一星半点被雨水浸湿的痕迹。这样神奇莫测的剑术,当真令人叹为观止!

        唐梦白立即丢下手中的长剑,跪在路边的泥泞里,请求中年男子将这种快捷无比的剑法传授给自己。但是中年男子没有答应,只是拈着胡须说:“真是没有见识的井底之蛙!你以为我这样卑微低贱的人也配得上‘剑客’的称号吗?真正的剑术高手,是能够驭剑飞行,用丹田的气息来控制剑的来去,用心中的意思指挥剑的收放,用宽广的胸襟修习剑理,用平和的态度尊重剑道,把剑当作可以亲近的朋友,以领悟世间众生的善恶法则来驱使剑帮助自己趋吉避凶啊!我听说的这些道理,恐怕你闻所未闻吧?”唐梦白听了这样的言语,更加毕恭毕敬起来,听任中年男人用驴鞭侮辱地敲击自己的脑袋,不敢闪避。这样在雨中紧随中年男人很久,到了一间破旧荒芜的祠堂,借以歇脚。

        到了夜晚的时候,雨下得更急了。忽然从黑暗的荒野里走来一个和尚一个道士,年约六十左右,背上也各束有长剑,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雨水,看来也是武功很高强的人。他们三个彼此认识,打过招呼,唐梦白才知道自己跟随的人叫“董先生”。僧道两人却不知道名号来历。看见有陌生人在场,道士便开口询问,董先生随口说:“这是我新收的仆人。”命令唐梦白跪在地上侍候自己脱鞋,光着脚丫说:“一天跑了三千里路,真是累呀!”又让唐梦白燃火取暖。道士忍不住笑着说:“我看这个年轻人穿着锦衣,眉宇间有一股骄傲的气质,侍候主人的能力恐怕不见得很好吧?”唐梦白羞惭得脸都红了,站在一旁不吭声,听见他们聊起剑术和轶事,都是一些奇妙玄奥的道理、方法。半夜的时候三个人瘾发,居然抽出剑比试起来。剑光霍霍,清奇中带有风雷之声,招式里隐含着天地至理,看得唐梦白神魂欲飞,他这才知道自己以前潜心修炼的自以为不可一世的剑法,原来就像一场儿戏。天蒙蒙亮,三个人尽了兴,互相行礼道别,董先生拍拍他的头说:“我们三个人也不过是剑仙门下的仆人,经常见到主人们练剑,偶尔偷学了几招,一知半解罢了!”说罢就扬长而去。只有僧人被他坚倔清苦的神情所感动,告诉他说:“我的法号叫阿殊,是海外方丈仙山的一名扫地僧人,本身没有资格收徒弟。眼下方丈仙山受到魔教的大举侵犯,我必须马上赶回去,以后如果有缘,我们再相会吧!”然后传了唐梦白三招简单的剑法。

        回到家中,唐梦白日夜勤练这三招剑法,每天都会在其中发现不同的变化奥秘,他苦苦回忆那个雨夜所见识过的剑法,用心揣摩,进境神速,和当年的技艺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蜀中唐门的同族兄弟嘲笑他舍本逐末,有上乘的暗器术和施毒术不去参研,反而要对外人花里胡哨的剑法痴迂不离。唐梦白不再像往昔那样争强好胜,只是低眉顺眼地听任别人指指点点,练剑的心思一丝一毫也没有消磨。

        三年后,唐门中有一个擅长使用暗器的天才高手,叫作唐千山,叛出唐门,暗中勾结了邪教的很多精通邪异武功的高手,趁着掌门“断指先生”唐一葬闭关修炼一项武功的间隙,大举进犯,试图夺取掌门的位置,遭到了唐门上下的抵抗。别的邪教中人倒不算什么,独有唐千山的喂毒暗器,已经练得有如千手观音一般,疾密诡异,同门师兄弟根本无法对抗,就连一些长辈也被他杀得狼狈而逃。只有唐梦白仗着一柄很普通的三尺青钢剑,展开剑势,把密雨繁星般的暗器都一一挡在剑幕之外,无论唐千山用如何花哨的手法、准确的方位、凶猛的力道,唐梦白都毫发无伤。他的剑法大大出乎敌人的意料,以至于计划受到阻碍,得不到正常实施,经过一番苦战,唐门的掌权人“断指先生”唐一葬总算及时出关,阻止了事态的恶化,而唐门暗器最杰出的谪系传人唐千山,这时候已经被唐梦白杀得遍体鳞伤,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这一战后,唐门的上上下下顿时对唐梦白刮目相看。据好事者透露说,“断指先生”唐一葬曾在郊外约唐梦白切磋过技艺。两个人一旦交手就陷入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凶险局面,唐一葬的暗器就像流水一样无穷无尽循环往复,而唐梦白的剑法却像天外的一声鹤唳,瞬间清发变幻无方。直到最后,唐一葬才用闭关三年悟出的“暗气”之技,划断了唐梦白一绺头发,算是勉强取得了胜利。

        唐一葬的武学造诣之深,就连少林、峨眉等大门派的掌门也十分推崇,曾经在饮茶时喻之为“碧螺春”,取“吓煞人香”之意。唐梦白那年不过三十岁,能够在武学上和他比肩,真算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不知道哪一年,有一次唐梦白奉命向昆仑送呈一封很重要的书信。回程时,他沿着官道连夜打马飞驰,远远瞧见一个身影,骑着青驴,背负长剑,悠然自得地一边赶路一边赏玩风月,很像当年他所遇见的剑客董先生。

        这时唐梦白的剑术颇有所成,举世难得遇上敌手。一时心动,正想仿效当年的轻狂举止,再度见识一下董先生剑术的神奇,就在他抽出剑的一瞬间,忽然头顶一凉,斗笠凭空被斩断了一截,露出他的头发来。而董先生似乎连头也没有回过,更别说是提剑动手了。唐梦白大是惊诧,赶上前去行弟子礼,果然是董先生。他恳请董先生再对自己指点一二,希望能够在剑术上有所突破,更上一层楼。谁知道董先生随口问他说:“你听说过余青鸾和杜百变这两个人吗?”唐梦白笑着说:“余青鸾我不认识,杜百变早两年曾有幸遇见过,也曾在一起切磋过剑术,不过,他悟自余青鸾所授的剑术,似乎不比我高明呀!”

        董先生大笑着说:“所以我当年说你是井底之蛙,到了今天,眼界仍然没有开阔!你不知道杜百变练剑的前途一定比你光明百倍吗?以你的资质,虽然胜过他,如果有幸得到指点,潜心刻苦地练习,成为一代剑仙并不是没有可能,可惜的是对世界和人生的观感态度,由于执着而变得迷惑,由于迷惑而变得狭隘,和杜百变的差距愈来愈大,这辈子估计是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出息了!”

        唐梦白很不理解地问其中的缘故,董先生直言说:“我打个简单的比方吧!世界上所有事物的发展,都建立在最初的根基上。沙滩上修筑的城堡怎么可能长久地经受潮水的冲击呢?在你年轻的时候,一心痴迷于剑术,想在这方面有一番成就作为,四方游历寻拜名师,却忘记要奉养服侍家中年迈的父母,以至于他们因为担心儿子的安危去向,整天睡不着觉,吃不下饭,这是一个懂得真正道理的人应该做的事情吗?使剑的道理和做人的道理何曾有什么不同呀,一个人如果尽心尽力让自己品性完美道德高尚,才算是大乘之道啊,有什么样的理想不能实现呢?”

        唐梦白听了这番话恍然大悟,顿足说:“我的确小看了杜百变!原来当年先生在祠堂里故意视我为仆,是提醒我奉养父母双亲的意思!先生今天所说的这番话,比当年所教过的剑术还要精妙啊!”

        回家以后,唐梦白闭门参悟,忽然退隐江湖,开始服侍父母,娶妻生子,性情温和,从来不和人争辩搏击。为了维持生计,他挑了一副担子,每天到城里以卖吹制的糖人儿为生。他的手艺非常灵巧,吹出的糖人儿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就连衣饰上的皱纹居然也细微可辨,很受人们的喜爱。因为他所吹制的糖人儿多为菩萨状,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别人都叫他“糖菩萨”。名声渐渐四处传播,远胜过他做剑客的名号。连长安城里的王侯,也经常远程派快马求购他的糖菩萨,用锦盒包装好,用冰块冷却,送到长安城里博得心爱姬妾的嫣然一笑。和当时名传天下的“慧茶”“舒绣”并称为“蜀中三绝”。

        也有些痴迷于剑道的少年人,听说那些生动可爱的糖菩萨其实暗藏着剑术的至理,如果能够明悟,会有了不起的收获,于是也像河里的鲫鱼一样挤拥着去求购。据说其中有两三个人,竟然果真借此修炼成了一代名家。至于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就没有办法细加考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