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江湖异闻录在线阅读 - 之十一:醉流霞

之十一:醉流霞

        流霞是杭州郊外一座庵堂的尼姑。她不是本地人氏,出生在甘肃。幼年时家境很贫穷,有七个哥哥和三个姐姐。父母养不活,刚刚生下她就到处托亲友把她送到别家去寄养。但是很奇怪,每隔半年左右,愿意收养她的人家就会把这个女婴退回去,却又支支吾吾不愿意说清理由。

        她的父母觉得很奇怪,向委托寻找收养女儿的亲戚打听原因,亲戚摇头说:“你们还是放弃她吧,因为有人抱着她去非常灵验的软红庵占卜,结果庵中说这个孩子命理不好,加上又是羊年出生,现在养活虽然不难,但以后恐怕很难嫁出去呀!”

        她的父母流下眼泪说:“难道命运的格局果真是不能改变的吗?我们已经是命运多舛饱受苦难的人了,正因为如此才想要让她有机会得到良好的生存机会,现在连能够解救世人的佛堂都下了这样的结论,我们还怎么敢反抗呢?”

        当时就准备把年幼的小女儿掐死,那个亲戚慌忙阻止,虽然取得了效果,但临别时,发现这对夫妻眼中的绝望愤懑仍然没有消除。他觉得很是不安,想出一个办法,回过头来说:“这样的话是从软红庵传出来的,为什么不试着把她送到那个地方去呢?以后就当作她不在人世好了。”

        流霞的父亲觉得很有理,就选了一个天气晴朗的夜晚,把女儿扔在了庵堂的门口。

        在庵堂长到十六岁,流霞已经出落得丰姿冶丽,琼颜花貌。远近的人们都知道庵堂里有这样一个并没有举行落发仪式的美女,尤其是那些身份矜贵的公子王孙,看腻了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勾栏女子,对流霞更有浓厚的兴趣,常常借着各种祝祷的机会跑到庵堂去,利用很多方法逗留,希望能够多看她一眼。这些公子哥儿风度翩翩,出手阔绰,向庵中捐了大笔的金银,为的就是引起流霞的注意。甚至有人向庵主许诺说,如果能够把流霞交付出来,他愿意拿出巨额的财产扩大庵堂的规模,修筑面积庞大的佛院园林,割让出百亩良地养活庵堂众尼。

        当时的庵堂主持静如拒绝了这些无稽的要求。尼姑们私下里谈论这些话题,认为静如师太过于宠爱器重流霞。却不料流霞掩嘴笑着回答:“她这样做是正确的。谁会因为夏天的梨子清甜可口,就去砍掉那棵树呢?”她的表情是如此的率真自然,根本看不出言语里究竟是讥讽还是感激。

        当时城里有一个公子,名叫黎隐商,年少多金,见到流霞后非常渴慕,一心一意想要娶她为妻。父母因为门户不当,认为从尼姑庵替儿子娶回一个媳妇的事情很荒唐,就把他赶出了家门。这个公子长年流连在庵外,隔着墙壁吟诗说,庵外的梅花到了苦寒的冬天,是一定会守诺盛开的,而流霞对他的感情,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开放呢?还有一首诗说,回想起旧日见到流霞时,那凝丽的容颜仿佛比佛堂的菩萨还要端庄慈悲,这是一种比领悟佛经还要简单明了的点化啊。

        恰好流霞当时正经过,听见墙外这样的诗句,竟然大胆地搭了梯子,爬到墙头去看他,并且笑着说:“您对我的夸奖,我听了内心感到很高兴。我将在半夜出来和你相会,以慰你的相思之情。”可惜还没有爬下梯子,就有多嘴的尼姑告知了静如师太。静如师太派人召她过去,却并不责怪她,反而说:“发自内心地表达自己对人和事的喜爱,并不因为对方的财势强弱而有所犹豫,这是真正的性情,你做得很好。不过,你究竟对这个少年有没有爱慕的意思呢?你的资质非常高,如果内心的情感波澜还能够克制,我打算把你送到青灯神尼那里去学习仙家法术。”

        流霞随即说:“我很愿意去侍奉青灯神尼。”

        从师太的禅房里出来,有多嘴的尼姑问她说:“那墙外为你吟诗流连的公子又怎么办呢?”

        流霞淡淡地说:“世间人的力量都是如此的平凡渺小,能够偶尔掌控自己的命运,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事情了,旁人的命运是没有道理要由我来安排的。”

        流霞走了以后,软红庵的香火果然如同人们所预料的,变得冷冷清清。而且有些不信佛的人取笑静如师太说:“原来青楼和庵堂是没有区别的,如果失去了头牌小姐,一定会生意不好。”这种难听的话流传到静如师太耳中,她笑着说:“这话并没有说错,在心怀慈悲的人眼里,难道会区分人的卑贱与高贵、肮脏与清洁吗?”她的弟子们听了都暗地里吐舌头。

        大约过了三年,据说钱塘江有个水怪兴风作浪,喜欢在江面上布下有毒的瘴雾,过往的船只稍有不慎,就会迷迷糊糊地连船带人消失踪影,再过几天被人发现时,都只剩下残缺不全的尸骨。一时间人心惶惶,官府也认为这是个很大的忧患,四处张榜征求具有大神通的高人前来斩妖除魔。却没想到揭榜的竟然是一个年轻女子,容颜艳美,穿着印绘精美花纹的五色夹缬花罗裙,佩戴着上等的玉器,身材纤细,举止柔弱,看上去就像出身大户人家有教养的小姐。

        执政的官员认为这是在开玩笑,准备派人把她送回家去,谁知道半路上她忽然失踪了。

        当天夜里,钱塘江忽然涌出了大潮。有居住在水边的人家目睹了这罕见的奇景,但按照节令气候屈指一算,并不是应该涨潮的时间。还没有望见潮涌,已经听到轰隆隆打雷般的震耳声响,就好像有人在天空擂起了无数的战鼓。不一会儿,本来风平浪静的江面好像被横置了一条雪白的锁链,势如破竹地迅速向西移动。场景之壮观澎湃,让观潮的人都不禁吐舌头。

        再靠近水岸,那线白墙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是一堵约有半丈高低的水墙,而更令人诧异的是在那水墙之上,竟然逆水站着一个身穿道袍的年轻道人,身体随着潮水的高涨而晃悠不止,但又没有被吞噬的迹象。他手中持着一柄长剑,凌空飞舞,仿佛在和什么搏击。而江水中偶尔会探出一只巨大的角,偶尔又甩出形态如同蒲扇的尾巴,潮水也应和着那怪物的行踪,忽高忽低,有时候水花乱溅仿佛冬天的飞雪从地面浮升到天空,有时又水势整齐高扬,仿佛千军万马在整装待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道士持着的长剑忽然脱手飞出,变成一条游龙,伴随着清啸,迎面向凌厉的水柱贯穿而去。没有等人看清楚,那条水柱已经散为水雾,只是颜色由雪白变成鲜红,就像一匹朦胧的纱布,无边无际。从纱布里,一只巨大的怪物直冲向天空,有六只角,三条腿,浑身的鳞片闪闪发光,口中吐出一道道光芒攻击道士。那道士已经跃上了天空,踩在一朵浮云之上,驾驭着云朵,渺小的身子一会儿向前,一会儿退后,一会儿浮高,一会儿降低,无法确定他的方向。但是因为他手中的长剑已经失去,仿佛再也没有能耐把水怪击杀。

        激战中,水怪忽然脑袋昂起,头上的一只巨角化为巨斧,疾风般地砍在道士身上。由于这一斧的变化十分突然,速度也很快,道士竟然没有闪避的余地,岸上观看的人们都忍不住惊叫出声。就在这危急的瞬间,人群中有一道光芒蓦地腾空而起,宛如一条铺设在水面与天空的彩虹,五彩缤纷。等到彩虹消失,人们才发现道士已经被一个穿着华美霓裳的女子带开。水怪全力的一击扑了个空,咆哮如雷,转首向着岸上观战的人们喷出一股水流,但又被少女手掌间飞出的一匹五彩布所兜住。那块布散发着五彩荧光,慢慢扩大,起先是兜住水怪所喷射的水流和水汽,紧接着又试图化作一只袋子套住它的脑袋。水怪很不甘心地将剩余的五只角全部变成巨大利斧,想要把那块软绵绵的霞光所织成的布匹划出裂痕,但没有达到效果。

        将水怪收服以后,流霞带着青年道士离开了杭州。那个道士就是当时在江湖上颇负盛名的雪道人,据说天资之高,足可比肩方丈仙山的卓无尘。流霞对他非常爱慕,笑着说:“如果不是您把怪物的锐气全部激发出来,慢慢通过耗战,费尽了它的体力,恐怕很难收服它。”雪道人很坦然地说:“是这样。”一丝一毫也没有因为流霞出手降服了水怪而有失落感。

        他的态度让流霞更加倾慕了。流霞说:“让我把水怪送到青灯神尼那里去守卫某个宝藏,然后我就来追随你。”雪道人居然应承下来。

        青灯神尼知道了流霞的意思,问她原因,流霞高高兴兴地回答说:“我准备嫁给他。”

        流霞离开以后,有人跟青灯神尼说:“您本来是准备让流霞来继承您的衣钵,为什么这么轻易地放弃,让她去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呢?”

        青灯神尼反问:“她并没有犯下什么罪孽,我为什么要制止呢?”

        流霞跟随着雪道人过了半年,隐居在秦岭的一座古洞里。忽然某天有尼姑找上门来,说是受青灯神尼的委托,看看流霞的情况怎么样。流霞说:“我很好。”她穿着褴褛的粗布旧衣裳,正在洗衣做饭,看上去和平常的世间女子没有不同,完全失去了当年那种明媚倾城的颜色。探望她的尼姑感到很心酸,就留下了一些银两离开了。雪道人回来以后,流霞说:“青灯神尼希望你能够还俗和我结婚。”

        雪道人干脆拒绝了,说:“你和我初认识的时候就知道我是个修道之人,你也知道我这一生唯一的目标就是能够悟彻天机,成为真正的仙人,任何力量都不能阻碍我的这个志向。”话虽然这样说,但他仍然喜欢流连于俗世的享受,比如美丽的妓院女子、上等可口的菜肴、陈年好酒,甚至于一些盛大的年节聚会他也喜欢参与。流霞很喜欢他这俗世的嗜好,并不因为没有成婚而放弃追随。

        后来有人在杭州郊外的一座庵堂里见到一个尼姑,神态眉目都和流霞一模一样,疑心她就是流霞,好奇地问询,她也很痛快地承认了,说:“雪道人正在努力修行可以窥测天机的道术,他并没有辜负我。”

        但奇怪的是出资修建这座庵堂的商人,竟然是当年为了流霞而在软红庵外流连不舍的黎隐商。人们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时候能够看到他站在禅房外的花木间与流霞聊天,两个人都显得既坦然又平静。这件事情就更让人奇怪了,如果说流霞是为了对感情的失落才落发出家,为什么还要与从前倾慕自己的人纠缠不清呢?

        这些流言蜚语传到青灯神尼的耳朵里,她淡淡地笑着说:“流霞一定会解释说因为这样她会很高兴。”后来流霞果真这样回答过。

        大约过了十年,江湖上传说雪道人竟然还俗,娶了蓟州一个中年女子为妻,开起了酒铺。那个女人又丑又凶,身体肥胖,是当地一个富商的后代,家里有很多钱财,所以养成了暴戾的性格,喜欢颐指气使,动不动就吆喝打骂,偏偏雪道人能够逆来顺受。流霞听说了这个消息,在庵堂里流着泪说:“他的修道之心终于破灭了!”就坐在禅房门口,对着一院的萧瑟花木喝了很多酒,醉得一塌糊涂。而黎隐商则因为有顾忌,只能坐在院外,隔着一堵墙,也陪她喝得不省人事。

        后来在两人相隔的墙头,人们发现居然长出一种叶色鲜红的草,形状有点和兰草相似,但却散发着浓郁的酒香,醺人欲醉。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这种植物,人们把它取名为“醉流霞”,有大夫尝试着用它入药,发现对于治疗眩晕和心绞痛有奇异的效果。

        这之后流霞就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某一年,甘肃软红庵的静如师太圆寂前,留下一封信,决定让流霞来继任庵主的职位。当时软红庵里的其他尼姑们都很惊诧地认为她老糊涂了。谁知道过了半个月,静如师太的尸体被埋葬以后,流霞果真出现在庵堂。

        但她并没有按照静如师太的遗言留在庵中,只是静坐了一夜就离开了。

        庵中的尼姑愤愤地说:“你这样的举止,难道不是对师太的辜负吗?”

        流霞微笑着说:“我这一生,是只听从内心的喜欢、悲伤来决定事情的。”

        旁人回想起来,果然是这样。跑去问青灯神尼,说:“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她准备做些什么事情呢?她的行为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呢?”青灯神尼诵唱着佛号,回答说:“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