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 - 玄幻小说 - 即便这样也请您成为艾尔登王在线阅读 - 第4章 地下墓地的亡魂

第4章 地下墓地的亡魂

        第4章    地下墓地的亡魂

        沁没在小水泊中的躯体轻微地颤动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承受不住这地下洞穴带来的冰冷感,还是那因为流血而失去体温带了的轻微抽搐。

        洞穴里依旧是“滴答滴答”一如既往的水声。

        带着泥泞的手微微挪动,试图将身躯的主人翻动过去。

        这一幕带着些许的诡异,也不知道那副身躯究竟是怎么了,竟然完全动弹不得。

        微光洒在那副躯体之上,在手臂缓慢的帮助下,那躯体终于是翻过身来。

        那十三根竹签如同一根根行刺的箭矢一般牢牢地钉在了躯体主人身上。

        鲜血却早已流干,血迹凝结出形成了大块大块的血痂。

        没有人能够想通这样的一副身体是怎么还能移动的。

        就好似万人堆叠的战场尸体之间突然冒出来一只手,

        周围明明是有不少尸体还较为完整,却不能够再爬起。

        偏偏是那四肢不全,背后身中无数箭矢,刀砍剑戳的居然顽强的活下来。

        这可能就是交界地的神奇之处吧。

        各种神奇的生命形式,或是卑微,或是奄奄一息,却都是顽强如脚底板的口香糖一般,硬是无人来收。

        手的主人终于似乎是活过来了,半躺在那里吃着泥。

        被箭矢贯穿的五脏六废似乎也是顽强地如同报废场里的老爷车一般,重新发动了起来。

        “咳、咳、”

        虽然说每次大难不死,主角总会不由自主地在某个山脚或是崖洞中醒来,然后不由自主的咳嗽。

        可这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比如余弦,却是使得身上的疼痛来的更剧烈了。

        最难受的莫过于痛,想喊出来。

        然而根本喊不出声。

        咳嗽牵扯神经导致身子绷紧以后,却是使得那十三多处绞在一起的贯穿伤再次被触动。

        疼、疼、疼死爷娘勒、

        余弦却是没有心思去骂娘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一个状态。

        但是显然是不会有好心人路过这种连个耗子都没有的地下洞穴的。

        他需要自救。

        根据他为数不多的来自初中那因为被占课,导致只有二十分钟的急救知识课程。

        他现在五脏六费基本是在不停地跳红灯的,即便他现在还活着,内出血和伤口感染发炎也都能轻松要了他的命。

        他需要咬紧牙关,爬起来,给自己治疗。

        忍着痛,用力靠着手臂的力量配合着脚把自己从小水泊中撑起。

        看着缓慢滴落的红色血水夹杂在一起,已经不用其他人多去言说情况有多糟。

        “想吃鸭血粉丝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头昏脑涨,浑身疼痛欲裂到无法思考。

        余弦的脑袋里还是不禁跑出一些烂想法。

        可能就跟他自己一样,无论何时总是能够不合时宜地摆烂。

        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放弃。

        也许这点点略带有矛盾的,微不足道的坚持,就是余弦为何能够坚持下那么久去继续迈向去玛蕾妮亚房间的动力。

        没有什么多大的决心,生活中也没有什么搞两单一星的大毅力,就是那种作为普通人的微不足道的坚持。即便可能那种坚持也是那些看不见的手不停操控着自己的欲望与执念造就的,但自己却总能如同刷了一个视屏又是下一个的一样坚持到自己昏迷。

        这样的小小的坚持,放在当下对于余弦来说。

        可笑,但却是有用。

        靠着那一丝丝的坚持,余弦保持着一种不知道狗爬式还是龟爬式的姿势挪动到了洞穴边缘没有的水的地方。

        这边生长着不少不知名的地衣不知道还是苔藓。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些植物,但是没有其他办法。

        不能奢求更多了。

        余弦用几根不知名植物的根茎捆着大块大块不知道是什么种的苔藓堵住还在不停流血的几个小伤口。

        背上那十三个插入脏器的伤口,余弦不知道如何处理,也不敢去处理。

        只能草草用植物裹住外面,防止伤口溃烂。

        一番收拾后,余弦终于是缓过来了。

        可能是大脑的痛觉中枢终于开始发挥作用,屏蔽掉了来自身上伤口的痛苦的感觉。

        余弦虽说依然还是很疼,但是终究是可以忍受,不至于爬不起来的那种程度。

        环顾四周,那可真是黑漆漆一片。

        要不是有那穿透而来的微光,余弦快以为自己已经瞎了。

        但那微光也仅仅只是摆设的作用,余弦依然是连身前一米的脚底下是什么都看不清。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余弦默默思索着,想要将思路理清。

        “我记得我是在房间里摔倒了,椅子塌了,外卖盒里面扎着一捆竹签。”

        所以自己背上的这是竹签?

        还是昨天点的三块一根,十块三根的板筋和四块一串,四十块来得十串烤的羊肉串套餐。

        想到这里余弦就不禁牙疼。

        还好他把那肉串吃完了,否则怕不是自己已经成为了不知道是羊还是鸭子之类的混血种。

        还得想办法把那碎肉挑出去,想想不知道为何居然感觉自己还挺幸运的。

        胡思乱想着。

        终于,余弦靠着四肢摸索他来到了一处亮光之地。

        定睛一看,那散发着微微光晕的居然是一颗树。

        那亮光,合着通体透明的树让余弦不禁感叹这特效真逼真。

        收过目光,余弦定了定。

        思索了一番。

        好怪。

        。。。

        又重新看了看那颗树。

        这一看不要紧,越看越眼熟。

        “喔焯!这不是艾尔登发环里面的黄金树种子么?!”

        。。。

        余弦感觉自己怕是玩游戏,挨扎,弄得自己神经质了。

        居然能够临死前幻想到自己来到了艾尔登发环的出生地,如同那前赴后继的掉色人一般迈上追逐艾尔登发环的冒险。

        都说死前都会有走马灯,但这么真实触感的走马灯却是少见,更没见过走马灯里面播的全是3a游戏大作。

        当然谁也说不准,也许走马灯就是送你去往另一个自己yy的世界呢。

        也有可能,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许自己是穿越进了艾尔登发环的世界。

        “这怎么可能?这不科学?”

        这是什么牌子的矿卡,爆炸居然有这般威能。

        怕不是引起了时空塌缩,形成迷你黑洞把自己吸进去了。

        恐怖如斯。

        又或者是那什么闪屏造成什么神子量子波动,把自己给同步到了游戏里?

        反正按照余弦自己仅有的那些知识储备想解释这些莫过于民科登月。最多只能把自己给折腾迷糊了。

        总而言之,余弦感觉自己是真的来到这该死的交界地了。

        就离谱。

        昔有陶大仙梦入桃花源,今有余大旋一跤跌入交界地。

        “这轮到我难度也太高了。。”

        凭啥别人穿越都是什么开局随身老爷爷,甚至还有什么离谱的系统。

        天天只要点一个签到,就能大把大把的各种异能珍宝,无敌武器,一刀刀999。

        真当是哪里不会,点哪里。

        遇到敌人还得来个自我攻略,否则对方怕是就被一刀秒了,水不了什么情节。

        对于那些个用脚扣出来的平衡系统,全程无脑爽就完事的穿越故事。

        余弦只能表示。

        羡慕。

        嫉妒。

        嫉妒的出水。

        凭啥自己就穿越到了俗称的虐主世界中。

        虐主也就算了,一般虐主也最多就是苦其心志,苦大多也是苦的主角身边的人。而主角也就负责在憋屈,困苦中崛起,闷声造大车,最后什么大仇得报。

        诸如此类。

        但艾尔登发环的主角,但凡玩过的就知道。

        那真实踏踏实实的虐到死啊。

        还不是死一次两次。

        跟那些个轮回文不一样。

        那是真的从头虐到尾。

        交界地任何能跑的能动的,不能动的,会飞的,动物植物,有机物,无机物,

        反正只要能碰的着的,基本都能要你小命。

        更遑论各种庞大的地下迷宫机关,各种恐怖无解的大小boss。

        这就算是无敌文的主角跑进来都是不够他死的啊。

        交界地这种地方,玩玩游戏就得了。

        千万别真来,来了就回不去了。

        脑中一一大群的不知名生物飞过,余弦按下自己想吐槽的心情。

        当下之急还是要赶紧治疗伤势。

        “等,按照游戏剧情里来说的话,在这个地方应该是有。。。”

        余弦仔细思索这个阶段在游戏中对应的剧情。

        不知道为何,他穿越而来的落脚点不是所有掉色人刚开始的出生点,即悬崖之殿的猴王礼拜堂。

        他所在的地方,说陌生倒也不陌生。

        在猴王礼拜堂门外,穿过吊桥所有褪色者都会被一只手上拿着宝剑和盾牌巨大的蜘蛛怪,学名接肢贵族后裔,给狂虐一通。

        之所以叫他接肢贵族就是因为他身上那些个蜘蛛腿一样的全是一个个新鲜从活人身上取下来的手脚。人如其名了可以说是。

        一般来说,正常刚开始玩这个游戏的人在遇到它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有多高的战斗技巧。

        即便是那些曾经有玩过类似游戏的老屁股,在开局身上什么装备都没,等级以及身上的属性点全部都是出生装的情况,被这种怪物袭击基本也是必死。

        可谓是来自作者最深的恶意了。

        而被那个接肢贵族不出意外的杀死之后,那些前来冒险追寻发环的掉色人们就会被来自黄金树,这个交界地当前的神明之力给送到余弦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

        一处地下洞窟。

        实际上,余弦曾经自己不断尝试过开局直接斩杀那个蜘蛛怪。

        在失败了无数次后终于是成功杀死那个接肢贵族。

        但在那悬崖之巅的路却也是戛然而止了。

        当初他探索了老半天没有找到其他的路,直到他被地上来自其他好哥哥的提示语给指引到了崖边。

        然后悬崖竟然突然断裂了。

        啪的一下。

        他就摔了下去。

        果真,阴险狡诈的作者。

        而在摔落那个悬崖之后,也同样掉到了这个洞窟。

        所以按照余弦有限的地理知识来说,这处洞窟应该就是在那悬崖山底。

        按照余弦的记忆中来算,整个猴王礼拜堂应该是独立于交界地第一块大地图——宁姆格福,也就是所谓“低危险”(笑)地区的西边的一处岛上。

        普通的掉色人因为受到来自世界法则的诅咒是无法学会游泳的,自然也无从通过一般的途径去到那个地方。不过这对于余弦来说还是需要仔细考量的。

        毕竟余弦也不确定自己是以什么身份穿越过来的。

        如果是按照普通的掉色人一般,穿越过来。那么自然要受到一系列世界法则的约束,但同样也能受到来自黄金树的恩惠,拥有着无限复活的机会。这不得不说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外挂。

        无限次的复活,意味着无限次的机会。

        意味着变强的可能性。

        更是无限的容错。、

        但如果余弦是以交界地普通的一员的身份过来的,那么很多就不好说。

        即便来自黄金树的恩惠也同样赐福于众多交界地的生灵。

        但并不是所有的生灵都是有像掉色人那样得天独厚的条件的。

        更不用说像余弦这样特殊的降临形式。

        如果是按照召唤者的身份来算的话,那么可能余弦就只会有一条命。

        小命一丢,游戏结束。

        他也不敢去想这样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他真的还能被那种诡异的力量传回原来的世界么?

        自己的身份究竟是哪一种?

        一切都要从长计较。。。

        细细思索了许多,余弦终于是理清了已经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情。

        按照走向来说,自己需要先按部就班得找到世界和出生地不同势力赐予所有掉色人的初始装备。

        其中有一些物件可谓是行走交界地根本的保命手段。

        不可错过。

        。。。

        “等等,

        按理来说我在这里应该会拿到那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