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21章 灾民暴乱

第021章 灾民暴乱

        “这……”小厮踌躇不定,犹豫片刻,还是放下东西道:“待我去问问掌柜。”

        刘安也不着急,趁这个时间,又翻开被褥看了看里面,里面也是用杨絮填的,稍微能保住些温度。

        小厮回来后对刘安道:“掌柜说草席可以按60钱卖,被褥还是原价,再低可就不行了。”

        “好,我这便去付钱,劳烦将20套草席被褥搬到我车上。”

        “好嘞!”小厮欢快的应了一声,又做成一单大生意,心情相当愉悦。

        刘安算了下价格,20套被褥是4000钱,20张草席1200钱,一共5200钱。

        刘安要收拢灾民,就要给人提供吃住,这样更有利于提升忠诚度。

        他如今钱不多,只能先买些便宜的二手货勉强让灾民用着,至少有总比没有强。

        到柜台前付完钱,待掌柜检查完银饼的真假,并找钱800枚后,小厮也已经将货物全都搬到了车上。

        刘安道了声谢,便牵着牛车离开了。

        看到路边有卖陶器的,刘安便特意花20钱买了两个陶盆,用来做血灵吃饭喝水的容器。

        接着刘安又专门跑去张家肉铺买了20斤猪肉,想试试能否遇到张飞。

        虽然刘安现在没有能力招揽张飞,但认识一下混个脸熟还是可以的。

        只是可惜,刘安并没有看到张飞,反正系统属性面板上没有显示任何一个名字叫张飞的人。

        20斤猪肉一共花了460钱,昨天买的40斤,10斤给了刘备,20斤给了刘明,家里还剩下不到10斤。

        如今要收留灾民,还是要让他们干体力活,每天肉盐是不能少的,不然干活效率就会降低。

        而且自己旁边还多了个消肉大户,刘安苦笑着看了看血灵。

        又在城北待了两刻钟,刘安花160钱买了10斤盐,1840钱买了8石未脱壳的稻谷。

        昨天也是在这家店买的粮,这次又买了这么多,店家很大方的给刘安免去了麻袋费用,还给刘安把领头抹去了,实际上一共花了1800钱。

        8石粮,装在8个麻袋中,都搬到车上。

        买完这些,牛车又满了,好在刘安准备买的东西到现在也差不多齐了,最后在路边花25钱买了一册饼,就赶着车回家了。

        此时已经来到正午,气温回升,外面的灾民似乎也有了一些活力。

        他们看到刘安赶着牛车过来,皆是将目光集中在刘安身后那8个麻袋上,眼神中透漏了渴望。

        看麻袋的形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其中装的是粮食。

        看着刘安的牛车慢慢的从他们中间穿过,灾民中有几个青壮目露凶光。

        可是瞥见刘安车旁的血灵,他们又有些犹豫,然后再看向车上的麻袋,便又目露凶光。

        如此踌躇了一阵,几人终于再也忍不住食物的诱惑,互相之间打了个眼色,在刘安牛车走过去后,几人悄声跟了上去。

        动物对危险的嗅觉确实比人更灵敏,在几人悄悄往刘安牛车走的时候,血灵就停了下来,朝着车后的方向嗷呜的叫着。

        刘安注意到血灵的异常,停下牛车往身后看去,见有几个人目光明显不怀好意。

        知道自己遇到灾民暴乱了,刘安心下有些紧张,手上却一点不含糊。

        他猛地将剑拔出,铿锵之声震耳。

        同时,刘安快速查看身后那些人的属性面板,发现有几人跟自己的相性竟然是负的,显然血灵吼的就是这几人。

        他当场就想放狗咬人。

        可随即又止住了自己的想法,刘安是打算在这群灾民中挑人干活的。

        若是现在将这几人杀了,只怕在场目睹了这一场景的所有灾民跟自己的相性都会变成负的。

        到时候再想招募流民干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即便为了一口饭跟过来,对刘安也不会有多少忠诚度,甚至今后趁刘安虚弱时要了他的命都有可能。

        正在刘安犹豫要不要放狗的时候,闹事之中那带头的见事已不可为,突然猛地跪了下来,头磕在地上,边用力磕头边大声喊道:

        “贵人行行好,救救我儿子吧!他快饿死了!您行行好,给他一口吃的吧!”

        跪下的人是一名青年男子,在这青年男子跪下后,那几个不怀好意的灾民也和这青年一样跪了下来,大呼‘救救我等’。

        有的说自己老母快饿死了,有的说自己已三天未进食。

        而周围原本不知发生了何事的灾民,见此情景,也纷纷跪下祈求刘安。

        一时间,汇聚在涿县城外的灾民全都跪倒在地,对着刘安遥遥跪拜,妇人们更是边磕头,边流泪,边更咽的祈求着,一副可怜模样。

        刘安见此,本想一走了之,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可道路上到处都是跪下的灾民,刘安的牛车也被围在了中间,便是拼着伤几名灾民冲出去,他这车上装了那么多东西,又是牛在拉扯,也根本提不了速。

        眼见走也不是,打也不是,刘安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焦急的喊:“各位先起来,先起来。”

        但是却毫无效果,灾民仍旧跪倒在地,一个劲的磕头求刘安怜悯。

        无奈之下,刘安登上牛车,站在上面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各位听我说一句!”

        灾民们这才停下来,抬起头看着刘安,不再磕头,亦不再哭求,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刘安见现场安静下来,才说道:

        “各位,我亦知大家命苦,可我也只是一普通人家,非富亦非贵。并非不愿救济各位,实在是……无能为力也!”

        刘安说的很真诚,却完全没有说服力。

        这批流民游荡在涿县外已有四五天了,昨天他们就看到刘安推着车子买了一车东西经过。

        今日在此之前,又运了一车的东西经过,加上这次,已经有三次了。

        普通人家能有如此财气?

        灾民虽然困苦,却并不是傻子,他们此前也是良民,其中道理还是明了的。

        即便刘安撒谎说他们看错人,那不是自己,可他们眼前摆着的,那车上好几麻袋的粮食,还有肉,却做不了假。

        有些灾民已经在思虑刘安是不是铁石心肠,草菅人命的恶毒豪强,故意对他们见死不救。

        那几个起初意欲行凶中看似领头的人听到刘安的话,站了起来,心灰意冷的问刘安:

        “我等皆几日未食,便是勉强撑过今日,也定活不过明日,贵人果要见死不救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