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24章 宁县灾民

第024章 宁县灾民

        刘安看刘备确实精力很旺盛,便不再客气。

        “玄德,叔父有一想法欲说与你听。”

        顿了顿,刘安见刘备没意见便继续道:

        “叔父这里缺人手,你近日便别再去城里卖草席了,过来给叔父帮忙如何?你家那些草席和草鞋,你清点一下,看有多少,叔父全都按市价收购。”

        “叔父莫不是瞧不起备呼?”刘备一听却不乐意了,“备如今站在此处,本就有助叔父之意,叔父拿金钱收买备,莫不是将备看做外人?”

        ??刘安一脸问号,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哦,昨天才对公孙瓒说过。

        所以,这刘备也戏精上线了?

        刘安内心狐疑的想着,却无法通过刘备表情判断他是真情还是假意。

        既然看不出,刘安索性暂且放下,拍拍刘备的肩膀安抚道:“玄德误会叔父了。非是要拿钱收买你,而是……”

        说着刘安转头看了眼篱笆外围了一圈的灾民,接着道:

        “而是这些人晚上需要安顿,叔父一时也弄不到如此多被褥,只能先用草席,让他们将就几晚。”

        当然了,刘安起初的想法确实是拿钱收买刘备来给自己干活,刘备能力很强,有他帮忙能省心不少。

        而且刘安也怕刘备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跑了,届时再想控制他都没有办法。

        但刘备刚刚都那样说了,刘安肯定不能承认自己把他当外人。

        “唔……竟是如此。”刘备知道自己错怪了刘安,羞愧的低下头,再次作揖赔礼:“是备错怪叔父了,望叔父勿怪。”

        “无碍,那玄德现在便去清点草席草鞋,如何?”

        “备这便去,但有一事备需说清。”刘备说到这表情愈发大义凛然起来,“叔父如此高义收留一众灾民,备同为汉室宗亲,亦不可落了汉室脸面。备自请将家中草席草鞋送与灾民使用,还望叔父应允。”

        刘安一听,心中大呼:还有这等好事?

        东汉末的市价,1张草席150钱,不过此草席肯定是没人用过的新草席,而不是刘安60钱1张买来的那些烂了边的旧草席。

        草鞋的价格则是10钱一双。

        刘安不知道刘备家有多少草席和草鞋,但如果每样30以上那就是四五千钱了。

        的确是省了很大的一笔钱,有这些钱,刘安就还能多买十几甚至几十石的粮食。

        于是刘安丢下心中的小九九,同样一脸大义凛然的对刘备道:

        “玄德果真义士!不愧是我刘家儿郎!既如此……”刘明说着从腰包中掏出200钱,“玄德,你叫上德然一起,带这些钱去给提供甗和碗筷的人家一家送去10钱,算我谢礼。餐具用完之后,我会立刻还回去。之后,玄德你便去将家中草席和草鞋拿来此处,若拿不下来这取我牛车便是。”

        刘安未说余钱如何处理,意思就是剩下的他二人看着处理就行。

        一共借了20口甗,其中还有刘备和刘明家的,一家10钱,200钱肯定是够的。

        刘备听刘安如此说,自不会拒绝,钱不是直接给他和刘明的,而是给借锅之人的,他没权利替别人拒绝。

        相反,借东西的是他和刘明,有这10钱做谢礼那些人也会高兴。

        于是刘备应了一声,接过钱便离开了。

        之后的时间,刘安找到崔氏,问过之后发现她还没吃饭,便让她先去吃饭,自己来替她继续煮饭。

        边往甗下添着柴,刘安一边抽了个空将冯严叫来,了解了下他们这批灾民的情况。

        说话的功夫,刘安从怀里掏出出城之前买的饼,跑去塞给了几张给母亲,回来又塞给冯严几张,两人边吃边聊。

        从冯严口中,刘安了解到,原来这些人是从上谷郡的宁县来的。

        去年秋冬之际,乌桓部落南下劫掠宁县,将粮食抢劫一空,其后又多次南下袭扰,生活在城外的普通村民不堪其扰,自那时起就有大批灾民开始南逃。

        他们这些人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背井离乡的。

        其后一众人跨越广宁县,长途跋涉到达沮阳县,没成想沮阳县山多地贫,县中无粮救济他们,更没有能力收纳他们,只是给了他们一口饭续命,便将他们赶走了。

        一众人继续前行,越过居庸关,途径军都、昌平、蓟县、广阳、良乡,各县却皆因县中粮草不足为由,仅给众人一口活命饭,便将众人驱散出城门几里之外。

        便是这涿县,也是在施了两天粥之后,便不再管他们了。

        一众人原本有上千人,一路走走停停,有些人走散了,有些人在路上饿死了。

        还有些人在被城卫驱赶时受伤死去,亦或心灰意冷之下离开了队伍自寻活路。

        以致于到此时,就剩下了这些人。

        之所以在涿县城外徘徊了这么久还未离去,是因其中老弱长期跋涉,吃不好睡不好,实在是走不动了。

        这些老弱加起来,乃其中六成以上灾民的家人,众人不忍抛下家人独自离开,故而每日游荡在城外,寄希望于两次施粥的县尊大人能够怜惜他们,再施口饭吃。

        刘安听完,感叹不已。

        生逢乱世,便是普通百姓最大的不幸啊。

        不过按照冯严的说法,他们这些人里,应该是有组织者的,刘安便叫冯严去将那人叫来。

        却听冯严说那人早在蓟县时就抛下他们离队了,其余人只是盲目的继续南下,希望能走到富庶的冀州,再寻安身立命之法。

        只是没想到才走到涿县,就出了这般状况。

        经过一番交谈,刘安还了解到,他们这些人一共还剩273个,其中8岁及8岁以下孩童,包括襁褓中的婴儿共12个,8岁到14岁的总角孩童18个,上年纪的老人46个,妇女86个,青壮111个。

        聊完这些,第一批饭也煮好了,刘安便不再继续问,准备给众人发粥。

        这段时间,老弱妇孺也都排好了队,刘安和崔氏负责给每人盛粥,领到粥的人便站到一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将第一批粥发完后,紧接着就要做第二批。

        这时最先领到粥的人也已经吃完,便也来帮忙淘米洗刷碗筷等。

        水缸中的水很快又见底了,刘安找到两个在老弱领完饭后也吃到了饭的青壮,让他两人轮流去村西头挑水。

        时间慢慢的走过,半个时辰后,终于,所有人都吃到了两碗稠粥。

        灾民的脸色随着吃了顿七成饱饭,也渐渐有了血色。

        此时,刘备和刘明回来了。

        两人坐在牛车上,载着满满的一车草席草鞋进了院子。

        据刘备所说,一共60双草鞋,43张草席,他把家里除母子两人所用之外的所有草席草鞋,全都拿来了。

        正好这时所有人也都吃完了饭,刘安让人把碗筷甗全都洗完,又找了几个人帮忙,由刘备和刘明分别带着,去将村民的餐具送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