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29章 收民影响

第029章 收民影响

        两个时辰前的县衙。

        公孙瓒听完主簿的汇报后,大喜。

        “有人收留了灾民?那些世家终于出手了,且还是全部收留,真乃异事亦!快告诉我是哪家,本官明日也好去拜访答谢一番。”

        “回明公,并非世家出手……”主簿欲言又止。

        “不是世家?”公孙瓒不敢相信,那可是近300灾民,除了世家竟然还有能吃得下如此多灾民之人?

        见主簿似有话要说,公孙瓒不悦道:“有话就直说,婆婆妈妈作甚?”

        “是!”主簿拱手作揖后回道:“收留了灾民之人,乃是明公昨日一起吃饭的那小郎君,属下听说,当时小郎君买了些粮食回家,被灾民觊觎,胁迫小郎君收留他们,小郎君无奈之下,才被迫如此。”

        “哦?竟有此事……”公孙瓒听完,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既然被称呼小郎君,显然收留灾民的是刘安,而非刘明。

        刘明已成年,再被称为小郎君便是对其不敬了。

        而据公孙瓒所知,刘安家境贫寒,自己吃饭尚且困难,绝对无法养活如此多灾民。

        即便刘安把自己给他的两块金饼全拿来买粮,也顶多只能撑十天半个月的,在那之后就会陷入无粮的窘境。

        可虽说如此,公孙瓒却不打算出手相助。

        县衙无粮,不然他早就行动了。

        不止如此,灾民长期盘踞在自己就任的县城外,对个人绩效也是有影响的,若非如此,公孙瓒听到有人收留灾民后也不会如此高兴。

        如今好不容易有人接手这烫手山芋,公孙瓒才不会傻傻的再去招惹。

        届时刘安无粮养活灾民,灾民自会离去。

        最多在灾民离去,刘安连自己都养不活的时候,公孙瓒稍微救济一下他而已。

        其他的,公孙瓒就爱莫能助了。

        而且,刘安家世代侯爵传下来,说不定还有其他宝物,只要他肯拿出来卖掉,养活灾民或许也并非不可能。

        想明白其中道理,公孙瓒对主簿吩咐道:

        “传令下去,今年收税时即便发现那小郎君处有未登记入户的灾民,也无需强制入户,更不许强征赋税。另外,若那小郎君在城内大批量购粮,不许为难。”

        “诺!”主簿应了一声,作揖离开。

        -------------------------------------

        另一边。

        刘安驾着牛车走远后,灾民们才陆续起身。

        他们将从整理荒地时清理出来的干草垫在身下,20几个人围成一圈,中间是熊熊燃烧的火堆。

        虽然北方夜晚很冷,但这些灾民的心却是暖和的,至少今日,他们不用再挨饿。

        一半的人在吃饭,另一半人只能看着,左右无聊,便有人聊起今日解救了他们的刘安。

        “原来恩人当时未诓我等,他家还真是普通人家。我看恩人家的院子,甚至还不如当初我在宁县时的院子。”

        另一人一脸不屑的接过话茬:“我呸!你也配和恩人相提并论!依我看,恩人绝非寻常之人,别看他如今如此这般,他日定飞黄腾达!”

        接着有人赞同道:“确实!普通人家不可能一口气买下如此多粮食,且之后还能再给我等送来这许多粮食和被褥。”

        这时第一个开口的人叹了口气道:

        “唉……即便如此,恩人现在过的不好,这是谁都看得出来的。恩人虽然说会保证我等吃上饭,但我等看不见的地方,恩人又是如何想尽办法筹钱筹粮,你们谁知道?我去捡些柴,恩人送来的那些柴一看就是买的,要花钱的!”

        说完,此人站起身,借着火堆的光芒,到不远处的荒地里捡起干燥的树枝来。

        围在一起的其他人见此,也纷纷起身,去旁边荒地里捡能烧的树枝或木头。

        在吃饭的则快速吃完,换下那些捡柴的人,自己也去捡柴来烧。

        第二波吃饭的人,在吃完饭将碗釜都洗干净后,又继续去捡柴。

        一直持续到困意袭来,所有人才返回之前的地方,安排几人轮流值守后,其余人便靠在一起,互相取暖,也互相聊着今后一定会报答刘安恩情,逐渐睡了过去。

        深夜,冯严从灾民中脱离而出。

        叫上白日已经通知的几名亲信好友。

        冯严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那两个瑟瑟发抖的道德败坏之人。

        夜已深,两人却还未睡,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不知在嘀咕些什么。

        看到冯严带了些人过来,那两人转头就跑。

        冯严几人追上两人,拿斧头一阵乱劈直接将两人劈死,又回去拿锄头刨了坑,将两人草草埋掉。

        -------------------------------------

        在灾民都去睡了的时刻,涿县城内卢家的成衣铺掌柜却来到了卢家嫡长子卢恪的书房。

        掌柜其实早就来了卢家,但卢恪与好友饮酒至今才还,掌柜也就一直等到了深夜。

        书房内,掌柜将今日从一小郎君处收购了5匹极品丝绸之事报给卢恪,并将黑色的那匹展示给卢恪看。

        同时也将那小郎君只是普通人,以及他或许还有存货的猜测也一并告知卢恪。

        卢恪略带醉意的听完,摸索着手中丝绸,问:“钱掌柜意思是……吃下那小郎君手中所有货物?”

        钱掌柜谨慎的点了点头道:“这几匹精练若是拿到洛阳,定然能卖出高价!然而还是太少了,我们无法确定那小郎君还会不会将手中余货售与我卢家,若是给了别人,到时候再想拿怕是不会如此简单。”

        听了钱掌柜的话,卢恪摇了摇头,将丝绸放到自己书桌里侧道:

        “我亦知此番道理,但你有所不知。

        “晚间我与好友饮酒时听说,那小郎君叫刘安,本是乾兴侯刘斐之孙,后家道中落,才沦落至此。

        “只不过不知通过何关系,近来牵上了公孙伯圭的线,公孙伯圭似有保他之意。暂且不要动他,以我卢家的影响,给些甜头,届时他自会选我卢家交易。若此人不识抬举再……”

        说到这里,卢恪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钱掌柜听卢恪如此说,眼中不禁带上了惊讶之色,他拱手作揖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