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35章 研制刨子

第035章 研制刨子

        首先将手中木条多余的部分去掉,只留下两尺长左右。

        然后刘安拿炭笔在木条上下两侧对照着画了一些线条,便用张富的工具对着凿了起来。

        也幸亏他把那10点贡献度全用来点武力值了,不然还真凿不动这木条。

        制作刨子可是体力活,即便刘安只是做个大概样子,若还是他之前的武力值,也会在做完之前就累趴下的。

        先把侧耳凿出来之后,刘安又开始凿刨刃槽口和刨堂,之后再制作一个楔木。

        楔木是用来固定刨刃的,刨堂则是安置刨刃和楔木的地方,槽口就是刨刃凸出来的位置。

        等到刘安将这些都做完,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这还是刘安省去其中许多打磨细节,以及确定各个位置精准大小的缘故,他技术不精,即便是对着制作教程,完整做完一个刨子也得一天的功夫。

        即便如此,做出来的刨子也不见得好用。

        而老木工,做一个刨子估计也就几个小时的功夫,人家做出来的刨子那是真的好用又美观,活活一个艺术品。

        刘安拿着没装刨刃的半成品去找张富,然后跟张富讲解哪个位置装刃,哪个位置装把手,以及楔木的作用和需要精细研究尺寸的位置。

        张富听完,终于察觉到这东西的作用。

        若能成功研制,不仅能够大大提高打磨效率,甚至连目前无法打磨的硬木都可以利用起来。

        他又问了许多细节,还让刘安仔细说了刃的规格和形状,之后又找来一张布帛,让刘安用炭笔将刃的图纸画在上面,安排徒弟去铁匠处多打造些刃出来。

        见张富将此事放在心上,刘安便放心了,专业研究还是得专业人士来,张富研究制作起来的效率必然刘安高许多。

        “这新工具的研究,就交给张师父了,若是成功,劳烦张师父派人知会我一声。”

        “理当如此。”张富拱手应道。

        刘安与张富告别,便赶着牛车回灾民营地了。

        几个时辰过去,一百多青壮和十几个工匠协力劳作下,房屋地基已经打好,水井也已经挖了几米深。

        此时冯严已经回来,他花了六千八百钱买了一处宅子。

        刘安接过剩下的钱和新房的房产证明,载着冯严又去了城内看新房。

        宅院在县城的城南,此处乃是一片平民区。

        刘安来到宅院门前,入眼就是破败的大门,推开吱呀响的大门,刘安看到院子里满是枯萎的杂草,一看便知是年久失修的房宅。

        不过院子倒是不小,刘安感觉勉强可以放得下四十头猪。

        房屋却是只有三间,两件北屋,一间西厢房,木制的房门与大门一样,同样破败不堪,动一下就吱呀乱叫。

        其内家具也被搬空,整个宅院只剩一个空壳。

        想来之所以花了六千八百钱才买下平民区的一处破烂房宅,只是因为这处宅院足够大。

        但刘安并不在意,反正他没打算在这里住,只要院墙能够遮住他人的视线就行。

        将大门紧闭后,刘安来到院子里,将曲辕犁提取出来。

        “今日之事所见之事,不得让第三人知道。”刘安提醒冯严。

        冯严忠诚度100,刘安嘱咐之事,不需多说,他自会百分百执行。

        冯严虽惊讶于刘安神异,却还是拱手抱拳,郑重道:“诺!”

        “来,和我一起将这曲辕犁拆分了。”

        刘安说完,便开始动手将曲辕犁拆分成各个零件。

        这曲辕犁上并没有任何钉子螺栓,完全是靠华夏传承的榫卯技术衔接起来的,拆起来并不困难。

        拆下来第一件的时候,刘安尝试将曲辕犁收进系统中,结果那零件和剩下部分一起被收进系统,再拿出来,还是完整的曲辕犁。

        刘安便再次和冯严拆起来,连的比较紧密结实的地方,刘安则用系统给的镐子一下下的将其砸开。

        等都拆完之后,刘安将零件装在车上,来到城北,与冯严分头去除张富外的各个木匠铺,每家一种零件,每种订制30份。

        曲辕犁最前面的铁片和钩锁,刘安则还是拿到之前订制铁盆的那家去做,所有零件一共花了九百钱。

        做完这些,时间已近傍晚,两人便在城门口集合往灾民营地赶去。

        回到灾民营地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刘备刘明已经安排灾民做好饭,正在进食。

        匠工们此时也已离开了,刘安看了下工程进度。

        两处六七十平米的房屋,在所有人的辛劳努力下,已经立好柱子。

        按照这个进度,明日傍晚时分,差不多就可以将墙完全建起来了,盖瓦则需要后日才能完成。

        水井挖了十几米深,据刘备所说,明天傍晚应该就能出水。

        刘安又看了下水缸,里面剩的水已经没有多少了。

        无奈,刘安只能故技重施,将水缸全部填满。

        挑水期间,刘安白日借了斧头的青壮将斧头还了回来,刘安放在车上,在无人处收回了系统中。

        挑完水时间已经很晚了,刘安叫上刘备刘明,坐着牛车匆匆回家。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刘安照例跑圈打水跑圈,期间刘安去了趟刘明和刘备家,俩人正在吃早饭,还没有去灾民营地。

        刘安便嘱咐两人吃完早饭到自家来一趟。

        回到家,刘安先将库存里的200公斤土豆提取到自己房间,才去吃饭。

        房间里又多了200公斤土豆,这下刘安床上已经没法睡了。

        只因土豆小而圆滑,无法直接堆到屋顶高度,散落下来占得地方就很大了。

        两刻钟后,刘安刚吃完早饭,刘明刘备两人就到了。

        刘安指着房里的土豆,让两人帮忙,一起搬到车上。

        刘备此前吃饭时就见过此物,只是当时刘安不在,也无处找人问,其后便忘了。

        此时见到如此之多,便惊讶的问:“此乃何物?”

        “此物名为土豆,是前些日子别人送与我的,蒸或煮熟后可食。你们应该已经吃过了,味道如何?”刘安回道。

        “尚可,只是未曾想竟有如此之多。此些也全都拿去煮了吗?”

        “非也。据说此物种在田里产量极高,我打算将其种下。”刘安摇头道,“对了,有些土豆或已生小芽,拿的时候小心些,万勿将其折断了。”

        堆在最中间的土豆,因中间温度过高,有可能导致生芽。

        不过这才拿出来没两天,也有可能还未生芽,刘安也只是提醒一番。

        土豆乃高产作物之事,说与刘备听也无妨。

        反正刘安只说高产而已,具体多高产,那要几月后才知。

        不过,具体栽培方式,刘安是不打算让刘备知晓的,到时得找个由头将刘备支去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