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43章 甄家家主

第043章 甄家家主

        刘安听了甄贵的话,心中大抵有了个数。

        中山县猪的价格要比涿县高,如此便能卖出比涿县张家更高的价格。

        减去猪在路上瘦了的十几斤后,刘安给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价。

        “既如此,三千一头,甄掌柜看可否?”

        甄贵捋着胡须沉思了片刻,便点头道:“可!”

        “我在别处还有二十头比这更大些许的猪,不知掌柜有意否?”

        “哦?还有更大的?”甄贵有些意动,却没有直接答应,“此间交易数目已是不小,再有二十头,在下便需与家主商议一番了。”

        刘安听甄掌柜如此说,心中一动,作揖行礼后真诚道:“在下尚有一些珍奇之物,欲同甄家主事之人面谈,望甄掌柜能通传一声。”

        “在下会代为转告,但家主见与不见却不敢保证。”

        “多谢甄掌柜。”

        之后甄贵一一看过所有猪后,见无不妥,便叫人来将猪全都运到后院去了。

        刘安则随掌柜进到后堂取钱,十五头猪,每只三千钱,一共四万五千钱,刘安将钱收起后,便和刘备几人离开了。

        找了家靠近城门处的厩置,刘安几人将马车交给门口小厮,便进了大堂。

        厩置乃官营的驿站,跟后世的客栈差不多。

        五人一人要了一间客房,刘安先去沐浴了一番。

        之后五人一起到大堂吃了饭,便早早睡下了。

        连续奔波四日,几人都很疲惫,且时间已晚,一切等到明日再说。

        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刘安直接睡到自然醒。

        刘备几人也知刘安疲惫,因此虽然他们早早就起来了,却未喊醒刘安。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刘安舒服的起来洗漱,吃过饭后,刘安将四人叫到自己房里安排接下来的行动。

        “接下来有两件事要做,第一,去买四十个茶杯大小的陶罐,第二,在城内购置一处简陋的宅院。玄德,我给你两万钱,你带陈钊去买一处宅院,院子一定要大一些。我带魏川郭海两人去买陶罐,办完之后,在此处集合。”

        魏川郭海是刘安此行另外两个人的名字,用完死士卡后,武力值都在35以上。

        在刘安的设想中,以后与甄家的交易必然会越来越频繁,购置一处安身落脚之处,会方便许多。

        而且要想把二十头猪提取出来,一处足够隐蔽的私人庄园亦必不可少。

        给了刘备两块金饼后,五人分头行动。

        刘安三人来到一家器具铺,很快便挑了一个尺寸合适的小陶罐,问掌柜要了四十个。

        这陶罐自带盖子,一个要二十五钱,正好是一千钱。

        为了看起来上档次一些,刘安还专门买了六个精美的木盒,一个木盒能装下十个陶罐,提着甚是方便。

        买完东西,刘安便回到厩置,将老干妈提取出来,每瓶分两罐装到陶罐里,再将老干妈的玻璃瓶清洗干净晾干,将陶罐和玻璃瓶分别装到六个木盒中。

        好在系统目前给的所有物品上都没写任何字,装老干妈的瓶子也是一个光滑的透明罐,不然那么好看的一个‘琉璃瓶’,却标着老干妈几个字,那就太掉价了。

        而且还是现代的汉字,奇怪不说,还引人怀疑。

        吃完午饭,刘备还没有回来。

        刘安便去了一趟甄家肉铺,询问结果如何。

        甄贵表示甄家家主愿意见一见刘安,到时一切交易与甄家家主直接商议便是。

        两人约定晚上在刘安所在的厩置见面,刘安便回去等着了。

        直到申时,刘备才回来。

        他买了处两万一千钱的宅院,因刘备只有两万钱,费尽口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后,牙人百般无奈下,才给便宜了一千钱。

        刘安听说后,好生赞扬了刘备一番,便在刘备的带领下,来到新宅院处。

        新宅院不愧是价值两万一千钱的院子,光从外观上看就比涿县那处院子好了不知多少,至少墙面整洁,房门完好。

        虽然严格上来讲,依旧属于普通房宅的层次,既算不上精修房宅,更谈不上豪华房宅。

        不过刘安用来歇脚,却已足够。

        想到这里,刘安便想起自己和母亲依旧住在没有火墙的土屋中,虽说如今天气渐暖,对火墙的需求已没那么高了,但还是得赶紧把庄园建起来才好。

        届时将母亲接过去,让辛苦半生的母亲好好享享福。

        推开门,刘安走进院子里。

        想来刘备也明白刘安的意图,特意找了处院子较大的房宅,院子中不像涿县那处房宅般满是干草,挺干净的,此前不久或许还有人在打理。

        院子比刘安在涿县的那处要大许多,还多了几间房屋。

        北边正房三间,两间卧室,中间夹着一间客堂,东西两边各一间厢房,靠南墙的位置还有一间仓库和一间厨房,其中家具也有不少。

        刘安进入客堂看了看,家具上堆积的灰尘并不多,虽有些陈旧,却还算干净。

        退出房屋,刘安将大门关好,站在院子里将二十头猪提取了出来。

        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将猪提取出来后,刘安几人紧接着便返回了厩置。

        刘安要了间单独的客房,让人备好酒菜温着,只待甄家家主到来,便上酒上菜。

        临近夜晚,菜刚做好,甄贵便带着一名衣着华丽之人来到了厩置。

        刘安等人早在大厅等候,见甄贵到来,忙起身相迎。

        甄贵将那人介绍给刘安,“此乃在下家主甄逸。”

        “在下刘安,字长生,见过甄君。”刘安对甄逸行李道。

        甄逸看起来二十五六的年纪,一身华贵衣着,让本就儒雅的甄逸平添了几分贵气。

        刘安说话的同时,也打开了甄逸的属性面板查看。

        甄逸,字子信。

        武力:24

        智力:70

        统率:27

        政治:74

        魅力:66

        相性:45

        甄逸朝刘安拱手作揖,道:“在下甄逸,字子信。我观郎君年龄不大,不想竟能做的如此大买卖,真乃少年才俊也!”

        在此之前,甄逸已命人调查过刘安的底细,刘安姓甚名谁,年庚几何,家住何处,有何背景,甄逸皆了如指掌。

        包括他乃中山靖王之后,乾兴侯之孙的家境,以及收拢了近300灾民,受到涿县县令庇护等事皆知。

        甄家生意做遍天下,各州郡皆有甄家之人,即便这时代讯息传播速度艰难,但甄家想要调查一个人却并非难事。

        若非如此,他堂堂天下巨商甄家家主,也不会同意见刘安这一未及冠的少年。

        “甄君谬赞了。”刘安谦虚道,接着将甄逸请到包间内,两人分作两旁,其余人也分别站在两人身后。

        等待小厮上酒菜期间,刘安和甄逸互相寒暄了几句,聊了下各自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