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44章 高价辣酱

第044章 高价辣酱

        待小厮将摆好酒菜的案桌端上来后,刘安端着酒壶起身为甄逸倒了一杯酒。

        “甄君,请!”

        “刘郎君请!”

        刘安坐回案桌,给自己也满了一杯,朝甄逸举杯示意,便一饮而尽。

        之后又闲聊片刻,甄逸便首先问道:“听闻刘郎君有些奇物,不知在何处?”

        “甄君稍等片刻。”刘安说完,对刘备使了个眼色。

        刘备便叫上魏川郭海两人,去刘安房里将六个木箱提了过来。

        刘安拿过一个木箱打开,里面是装了老干妈辣酱的陶罐。

        “此陶罐中,装的乃是极品酱料,不管是放入菜中调味,还是直接放入口中食用,味道皆为绝品。”

        刘安将木盒交给刘备,刘备会意,端着木盒走到甄逸身前,让其查看。

        甄逸从木盒中拿出一个陶罐,掀开盖子,顿时一股香辛之气就从陶罐传了出来。

        刘备将木盒放下,取了一根干净筷子来交给甄逸。

        甄逸便迫不及待的将筷子探入罐中,沾了一点酱料放入口中。

        噗一入口,甄逸脸上便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作为天下首屈一指的巨商,甄逸并非没有吃过辛辣之物。

        但如此极辣而浓香者,却从未品尝过。

        浅尝辄止一点辣酱后,甄逸却还想接着再品尝一番,他感觉这罐中酱料,如同具有魔力般吸引着他的舌尖。

        不过,作为士族的矜持,却让甄逸生生止住了再沾一筷的欲望。

        “此酱料确实极品,不知郎君有多少此种酱料?”

        刘安让刘备等人将四个木盒全部打开,道:“当下只有这些。”

        甄逸见如此稀奇的酱料竟有如此多,心中极为欣喜,且听刘安的意思,之后还会有。

        “不知郎君欲出价几何?”

        刘安前世在网络小说中看到有人说,东汉时期香料价比黄金。

        便早早的按照黄金的价格等重确定了了老干妈的价格。

        将老干妈提取出来后,刘安找小厮要了称量工具,专门称了老干妈带瓶的重量,和空瓶的重量,发现系统给的老干妈都是250g一瓶的。

        将一瓶分成两份后,每个陶罐中能装125g左右,而黄金是1小斤250g,值一万钱。

        虽说如此,刘安却没有直接报价,而是问甄逸:“不知甄君……欲出价几何?”

        “五千钱一罐……如何?”甄逸试探性的给出了价格。

        一上来就给出了理想价,刘安心中暗喜,面上却不动声色,缓缓伸出一根手指道:

        “一万钱,方可。”

        甄逸一惊,没想到刘安看起来年轻,要起价来却如此狠。

        他沉默片刻,端起酒杯对刘安示意,与刘安对饮一杯后才道:

        “在下听说,刘郎君还有二十头猪欲卖?”

        “正是。”刘安点头。

        “我甄家全部以昨日价格收购,不知刘郎君可否将这酱料价格……降一降?”

        昨日收了十五头,甄逸本不欲再收,不过若是能当成筹码,收了倒也无妨。

        但价格却是不能再提了,即便他从甄贵那里听说了这二十头比昨日那些大。

        “哦?”刘安做惊奇装,叹道:“甄君美意,安岂能不从?如此,九千一罐,不知甄君意下如何?”

        刘安也知道能按昨日价格收依然不错,多二十斤肉,也不过一二百钱,总比他再费劲运到别处去卖强。

        “九千……唉!”甄逸故作惋惜,叹了口气没说话。

        双方沉默片刻,刘安开口道:

        “在下于涿县收拢灾民,正需大量粮食,不知甄君于涿县,可有粮铺?”

        甄逸一听,顿时精神了许多,“涿县并无,但其临县方城却有。”

        “既如此,甄君可愿将粮卖于在下?”

        “自无不可,待我手书一封,郎君将之交与方城甄家粮铺掌柜便可。”说到这里,甄逸身体前倾,压低声音对刘安道:“我以一百八十钱一石将稻谷卖于郎君,郎君切不可将此事外传。”

        刘安起身,对甄逸拜谢,道:“在下定不会说与他人!甄君如此厚爱,以至诚待安,安自当以诚相报。此些酱料便按甄君所说价格交易,甄君以为如何?”

        刘安需要的粮食只会越来越多,初期甄逸不会在意一百八十钱一石稻谷的影响,但等以后刘安买了一万石乃至十几万石粮食时,甄逸就会明白自己到底亏了多少钱。

        刘安此时满足甄逸的要求,那以后甄逸想提高稻谷价格时,便会想起今日之事。

        于情于理,他提高稻谷价格都不合适,强行提价,只会令两人撕破脸皮,刘安这算是给甄逸下了个软钉子。

        “这……”甄逸刚刚没想到刘安年纪轻轻能要价那么狠,这次则没想到刘安能如此大方,直接将价格从九千降到了五千!

        他原本的五千报价,其实本就不是心中所想最终价,只是将价格拉低一些才好还价。

        没想到刘安竟如此大方,直接给出了报价!

        甄逸心中,不由重新定义了番如此年纪就有如此魄力的刘安。

        此子或能成大事……

        如此想着,甄逸起身扶起刘安道:“刘郎君真乃高义之士矣!我痴长刘郎君几岁,我为兄,郎君为弟,不知刘郎君可愿?”

        “敢不从命?”刘安再次拱手作揖拜道:“兄长在上,请受弟一拜!”

        “哈哈!贤弟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甄逸大笑道,语气瞬间亲热的许多。

        两人再次落座,甄逸转头看向刘安带来的另外两个箱子,问道:

        “敢问贤弟,那箱中所装,又是何奇物?”

        刘安笑笑,并未作答,亲自过去拿来木箱,走到甄逸的案桌旁为其展开。

        借着微弱的油灯灯光,展开的木箱中瞬间折射出几道光彩。

        甄逸见此,欣喜的拿起一个玻璃瓶来观看。

        对着光看了一会儿,又拿到眼前来隔着玻璃瓶看后面的刘安,接着又透过瓶底看下面的案桌,后来便拿在手中摩挲着光滑的瓶身,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把玩了好一会儿,甄逸才抬头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刘安,期待道:“贤弟此物亦割爱否?”

        “兄长若是喜欢,便赠予兄长一个。”刘安微笑道。

        “此物为兄甚喜,贤弟尽管开价,为兄全要了!”

        “你我兄弟,兄长既如此喜爱,安又岂敢开价?兄长喜欢,尽管拿去便是。”刘安装模作样的推辞着。

        他想交好甄逸,便要做足了态度。

        当然,刘安也只是作态而已,甄逸若果真全都拿去,刘安也不会同意。

        甄家富甲天下,不是金钱就可以交好的。

        甄逸不缺钱,又怎么会初次见面便收人如此大礼,他见刘安迟迟不肯开价,便道:

        “身为兄长,怎可轻易收取贤弟如此珍贵之物。如此,为兄承贤弟的情,以一物两万钱的低价,将贤弟手中此物全部纳之,如何?”

        两万钱还真不算贵,一直到19世纪之前,华夏都没有先进的玻璃生产技术。

        清朝虽已生产琉璃,但也没办法大批量生产。

        当时的琉璃,甚至成了划分阶层的标志物,谁家里有一块琉璃,在外都可以炫耀一辈子。

        这还只是琉璃,而不是玻璃。

        东汉这个时代,一个玻璃瓶,甚至能成为一个世家的传家之宝,可见其珍贵稀有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