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获得第一亩田开始在线阅读 - 第054章 隐匿人口

第054章 隐匿人口

        公孙瓒听说刘安拜访,很是热情的招待了刘安。

        刘安将自己带的东西拿给公孙瓒,道:“弟近日从异国得了些宝贝,特带来与兄长分享。”

        “这些都是何物?”公孙惊讶的道,不过其目光却不时的瞥向放在一旁的宝刀。

        “此乃奶茶,热水一冲便香味四溢,口感极佳。此乃泡面,亦用热水冲之……”刘安将奶茶方便面和抽纸一一介绍给公孙瓒。

        公孙瓒听得大为好奇,听完之后当场便打开了一杯奶茶,在刘安的指导下冲了一杯。

        待尝到第一口奶茶后,公孙瓒虽然舌头烫的有点疼,却还是大为赞叹。

        “口感确是极佳!”

        刘安又指了指自己带来的宝刀,对公孙瓒道:“此刀亦是异国产物,比我大汉所铸兵器要锋利剑刃许多,兄长看看是否喜欢?”

        公孙瓒拿起宝刀观摩了一会儿,眼中惊异之色不断。

        “此绝品宝刀也!”

        “弟欲将此刀送与兄长,还请兄长笑纳。”

        “这怎使得?此刀珍贵,不在贤弟那柄剑之下,兄岂能再收贤弟大礼?”公孙瓒忙推辞道。

        “宝刀配英雄,怎不使得?只是……”刘安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面色凄然道:“此刀再好,在我心中,还是不及我家传佩剑的……”

        公孙瓒这一听便明白了。

        刘安如今与异国交易逐渐有了起色,这是准备换回穷困时出售的家传宝剑了。

        公孙瓒倒也可以理解刘安的想法。

        不止是理解,甚至觉得理当如此。

        汉以孝治天下,当时刘安卖剑时未点名乃家传宝剑,考虑到其家境确实难熬,别人尚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看不见。

        但你若发达了,还不思将祖传之物赎回,那便是不孝了。

        也正是知道这个道理,刘安才在刘明回来后第一时间想要要回那把可能被公孙瓒当成了自己家传之物的新手佩剑。

        只是送给别人的东西,再要回来怎么说都不占理,于是便拿了把宝刀来还。

        如此,还可顺便交好一波公孙瓒。

        刘安如今只是平民一个,虽为帝室之胄,却无权无势,还是得找棵大树来遮风挡雨的。

        公孙瓒算不上多大的树,但至少目前来看,涿县一块是说了算的。

        “贤弟此言有理,当初为兄怕你不愿无故接受兄的馈赠,才假意收下此剑,实则是为贤弟暂时保管。今贤弟既羽翼已丰,便理当将宝剑归还原主了。”

        公孙瓒解下腰间佩剑,递给刘安。

        “这……”刘安大为感动,俯身双手感激的接过佩剑,道:“兄长大恩,贤弟无以为报,这把宝刀兄长切勿再推辞了!”

        “如此……”公孙瓒略作犹豫,旋即大笑道:“如此为兄便却之不恭了,哈哈!”

        公孙瓒知道这宝刀比那佩剑不知珍贵多少,收下此等大礼,若不还礼,那便枉为节义之士了,便道:

        “听闻贤弟近日收拢了一些灾民,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刘安如实道。

        “贤弟可之,隐匿人口是何罪?”公孙瓒突然板起脸问刘安。

        “这……收拢灾民算隐匿人口吗?”刘安对古代的法律并不了解,他前世玩三国游戏里面可没有相关内容,看的小说也都没有提到有关汉朝时过于详细的内容。

        因此,他还真不知自己犯了罪。

        “成人有算赋,小儿有口赋,是人皆要缴赋,贤弟将那些灾民收拢起来,却不报朝廷,那要如何收赋?”

        “这这……此事是贤弟欠考虑了,还请兄长教我。”

        刘安这次来见公孙瓒,本来只是寻求庇护的,却没想到被公孙瓒点出了自己的错误。

        既然公孙瓒是在这等私下场合点出来,想来是不准备问罪的,刘安倒也不慌,且看公孙瓒准备如何做就好了。

        “贤弟不必担心。今兄为这涿县令,若是连这点小事都不能为贤弟摆平,岂不枉为这涿县令?”

        公孙瓒轻松地笑了笑,接着又慎重的叮嘱刘安:“只是……我为涿县令时贤弟可安枕无忧,但若换了他人,贤弟便不能再如此了,届时或上下打点好,或如实上报人口,总归是要做一样的。”

        “弟多谢兄长指点迷津!”刘安起身,对公孙瓒行礼道。

        午间公孙瓒备了酒食,与刘安同饮同食,两人相谈甚欢。

        期间刘安顺口提了嘴自己庄上从异国买来的牛尚未造册,公孙瓒便答应免去刘安的造册费用,找来一名小吏,让他之后去刘安庄上查验牛的数目,予以登记。

        牛的问题早晚要解决,虽说刘安只要不卖牛和牛肉,暂时不会有人查他。

        但朝廷每年都会派人挨家挨户统计牛的数量,届时刘安若还没给自家的牛登记造册,就出惹出麻烦。

        刘安此行不仅换回了佩剑,解决了牛的问题,还得到了公孙瓒的承诺,公孙瓒在任期间刘安不必再担心收拢灾民会被问罪了。

        八百灾民,一年的口赋算赋不知要多少,其中青壮还要服徭役,若不服役,代役钱每人一年就是两千钱。

        所有人算下来,一年不知要多少钱。

        刘安用一把宝刀,两包抽纸,两杯奶茶和两桶泡面,换来这个结果,已相当满意。

        下午回到庄园,刘安将所有骨干叫来,让他们将手头的事安排后,之后便前往自己的住处。

        除了骨干外,刘安还叫了所有用过死士卡的人,一共十五人。

        半个时辰后,所有人都来到了刘安家。

        此时尚未至黄昏,不过刘安担心自己手下人有夜盲症,太晚了怕他们无法驾驭马车,便提前了些时间犒劳他们。

        刘备已经买来了酒肉,餐具,酒具,还有两张大一些的矮桌以及十几个马扎。

        同时,刘备还自作主张给刘安家里补充了些喝水的用具和些许清茶,之前第一次招募灾民时,刘安家里连个喝水的用具都没有,只能拿碗盛,至今刘备还历历在目。

        十三个人,分别是刘备,刘明,冯严,王持,陈钊,曲泽,左唯,魏川,郭海以及另外几个随刘明北上之人。

        何关被刘安安排去护送徐荣妻子,如今不在。

        刘安看到刘备如此细心,将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心中暗暗夸赞了一番。

        他本想给所有人倒杯茶,却被刘明阻止了,“岂能劳烦叔父亲自为我能倒水?”

        接着刘明便将此事接了过去,负责给众人添茶倒水。